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8章 金玉良缘
    不知是慕容泠意念太强还是慕容华对赵王情深似海,约莫过了一刻钟,她终于出现在花厅现场。从周围夫人叽叽喳喳的询问中可以推出,今日的慕容华一身大红色长裙,妆容华丽,艳光逼人,像是穿了战袍即将上场的将军似的。

    花厅中也是有亲近的石君如的女眷,知道慕容华肖想赵王,看她不顺眼,当即就嘲讽道,“慕容姐这一身大红色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新妇呢。”

    今日的慕容华带着一股破釜沉舟的决绝,气势瞬间逼人起来,闻言立马不客气地反唇相讥,“赵姐何意,难道觉得石姐不配赵王吗?”

    那人一时语结,继而反应过来,气急败坏地道,“你胡,石姐与赵王乃天作之合,自然是金玉良缘,只可惜了某些乱七八糟的女人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成了满京城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若是以往的慕容华,被人指桑骂槐地讥讽,肯定得恼羞成怒,此时她居然八风不动,脸上甚至还带着嘲弄的笑,柳眉一挑,淡淡地问道,“哦,我倒是孤陋寡闻了,不知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是谁,赵姐可愿意与我一新闻。”

    慕容华乃镇国公嫡次女,当今秦王妃之妹,在众多女眷中身份算是拔尖了,不管怎么看不惯她,含沙射影些也就罢了,若是指名道姓地出来,那是要得罪人的事。

    那位赵姐支支吾吾,还顿时不话来。其他人见此连忙插科打诨把此事揭过去,慕容泠听了全程,不由对慕容华刮目相看,多日不见居然变得伶牙俐齿了,难道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开窍了?

    还未等想出个结果,就在此时,赵王府下人进来禀告,“秦王妃,各位夫人姐,花轿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华第一时间蹭地站了起来,气势汹汹,像是要去抓奸一般冲了出去,各位夫人姐面面相觑,忍不住拿眼偷觑慕容泠,却见她面无异色,若无其事地道,“各位请把,若是慢了一步,怕是看不到新人拜堂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称是,当作看不见慕容华的异常,簇拥着慕容泠前去,最后到了拜堂的厅堂,此时男宾们已经到达,正一一坐在位置上,所有人当众,只有秦王在看到女眷进来那一瞬间站起来,几步走过来牵住慕容泠的手,低声问道,“没有惹祸吧?”

    他五官冷峻凌冽,仿佛出鞘的刀锋一般冰寒,却在低头那一瞬间温柔了棱角,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倒映着女子霞明玉映的姿容,深情而缱绻,看的周围的姐们脸色绯红,眼神迷离。w

    即便是已婚的妇人,也抵不过秦王俊美深情的模样,既是羡慕又是酸涩,秦王与秦王妃成亲都快半年了,没想到感情依旧如此深厚,焦孟不离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慕容泠此时看不见厉苍旻惹人犯罪的模样,丝毫不被美色诱惑,据理力争,“我一直都安安分分与诸位夫人姐话,什么事都没做,不信你问李夫人。”

    陈氏连忙道,“是的,王妃一直在花厅里话,哪里都没去呢。”

    看到秦王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,陈氏忍不住嘀咕,秦王妃好端端一个大人,怎么秦王像是把她当成孩子一般管束着,难道这就是夫妻情趣?

    厉苍旻不知道已经被人腹诽了一遍,刚牵了慕容泠的手回到位置上坐下,就听到外边传来喜婆的声音,“新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厅堂门口出现了两道火红的身影,厉扶尘穿着一身新郎服装,身姿颀长,儒雅英俊,行举之间自有风流气韵。他手中牵着红绸,另一头牵着的自然是披着盖头的新娘石君如,随着他的步伐莲步轻移,艳丽的红色嫁衣衬得她露出的手腕莹白如玉,光泽诱人。

    慕容泠甚至能听到那些妇人们在讨论石君如的肌肤,心中暗笑,却被旁边的厉苍旻戳了戳脸蛋,“泠儿又想着什么鬼主意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完又觉得像是欲盖弥彰,便开始揭老底,“我只是在想,当初成亲你居然不去接我,还与侍妾捉迷藏,现在想起来恨得牙痒痒的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也想起当初成亲时的荒唐事来,追悔莫及又觉得对不起慕容泠,“是本王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时间能够重来,他多么希望能够回到过去,以盛大的婚礼迎娶他相伴一生的挚爱,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,只是他终究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他紧紧地握住她的手,保证到,“日后本王一定在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顿时傻眼了,她对古代的婚礼并没有什么多大向往,反正她是半路出家的新娘子,根本没什么感觉,两人的感情还是婚后才培养起来,刚刚她不过是随口一提罢了,难道厉苍旻当真了?

    她不想二婚啊。

    以厉苍旻的性子,当真有可能把他塞回慕容府再娶她一遍。想到那场景,慕容泠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苦口婆心地劝道,“秦王殿下,请你务必要冷静啊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一直很冷静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知道但凡女子没有不对婚礼期待备至的,慕容泠如此激动,难不成也是十分期待?他觉得自己看透了真相,方才的郁闷才稍稍纾解开来,轻声道,“冷儿放心,本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懵了,什么叫做不让她失望?厉苍旻这是脑补了什么剧情啊,总觉得两人的脑回路不在同一个频道上,好难沟通。

    于是她明确地表示,“嫁一次就够了,我不想再嫁人了,太烦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厉苍旻神理解,理所当然地道,“你这辈子都是本王的王妃,自然只需嫁一次就够了。乖,别乱想,新人拜堂了,再赵王得气疯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么,此时此刻,厉扶尘用上了全部的修养才没在当场变了脸色,他的生死仇人厉苍旻和慕容泠,来参加他婚礼也就算了,居然还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,当他是死人吗?

    简直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