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7章 炙手可热
    厉扶尘已经去迎亲,王府中只剩下长史幕僚负责招待宾客,王府总管把厉苍旻带到前厅,才对着慕容泠道,“秦王妃,女眷们都在后头的花厅,请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厉苍旻皱了皱眉,牵着慕容泠的手不肯松开,察觉到周围若有若无地落在身上的视线,慕容泠不免有些尴尬和羞窘,这男人一副孩脾气,这副执拗的模样,像极了他当初装傻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然,不定当初他也是本色出演就是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脸皮虽厚,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的爱好,偏偏厉苍旻毫不顾忌,把身边的人当成活动布景板或者是地上的蚂蚁,我行我素,率性而为,有时候实在让人吃不消。

    于是她只好安抚地道,“王爷,乖,放手。”

    刚完她就囧了,最近在教孩,特别是安筱雨那丫头,至今不能引气入体心情不好,她哄人哄惯了,不自觉把语气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厉苍旻是何种神色,反正大厅中已经传来了压抑的笑声,想必是没来到最近炙手可热的秦王夫妇是这般相处的,一点也威武霸气吧。

    事实上,厉苍旻的耳郭已经红了起来,长长的睫毛扑朔得像个扇子似的,只是他的脸上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,陌生人很难发下他的情绪变化。w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羽毛轻扫过一般,痒痒得难受,恨不得让她多几句软言暖语,即便是把他当孩哄,他也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时间地点不对,他只好十分不甘愿地松开手,不忘嘱咐道,“你要听话,不许乱跑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知道他的性子,慕容泠几乎以为他是故意这么了,什么不许乱跑,她又不是到处撒欢的泰迪,必要这么不放心么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走了,你与各位大人话吧。”慕容泠对赵王府的建筑格局非常熟悉,再加上有不少花草密探,她无需使用神识就能知道越过路上的障碍,步履从容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头也不回地离开,厉苍旻心情愈发不好,冷着脸坐于上座,像一尊被供起来的玉佛似的,本来还三三两两交头接耳互相聊天的宾客们顿时消了声,生怕自己的声音惊动了冷面煞神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当然,宾客当中还是有不怕死的,厅中本来陪在末座的一个官居然磨磨蹭蹭的站了起来,在众人惊讶、嘲讽、鄙夷和看好戏的视线下走近了那尊冷面煞神,“下官李少明见过王爷,请王爷安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的视线落在眼前男人身上,凭着过人的记忆力,立马就认出了来人身份,原来是鸿胪寺少卿李少明。他如今还任着鸿胪寺的职,若不是李少明冒出来,他差点忘记了。

    他作为顶头上司玩忽职守不去上衙,想必一应事物都是李少明承担下来,难得还不去秦王府烦人,厉苍旻缓和了神色,颇为真心实意地道,“李大人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大跌眼镜,李少明也是感动得不要不要的,“不敢,不敢,微臣为秦王分忧,是微臣的荣幸,不敢辛苦。“

    秦王是他名义上的顶头上司,一同出现在宴会中,他理应上前行礼问候的,只是他身上的冷气太吓人了,生怕他上前打招呼秦王不记得他不,还对对他发怒,他可是比窦娥还要冤的。只是他不上前问候,若是被仇敌惦记上了,到时候在御前弹劾他一个不敬上司,圣人发火,他怕是死得更冤。

    左也是死,右也是死,他只好硬着头皮直接上了,还好秦王居然还记得他,甚至还能体察他的公务辛劳,他怕是死了也甘愿了。

    晚上回去一定要和夫人炫耀去,他和秦王搭上话了,那可是能施云布雨的仙人……

    等等,想到秦王刚刚对秦王妃依依不舍模样,李少明觉得他找到了拍马屁的方法,于是笑呵呵地道,“王爷可是在担心王妃?贱内也在后头花厅,若是王妃去了,她定当像微臣一样随侍左右,请王爷放心。“

    虽然不明显,但是李少明还是察觉到秦王身上的气息温和了下来,甚至还与他道,“你不错,日后有什么麻烦,尽管来找本王。”

    这是把他收在羽翼之下了?

    李少明像是被一个巨大馅饼砸中似的,立马就晕头转向起来,旁边响起同僚们羡慕嫉妒恨的窃窃私语,他顿时回过神,意气风发地行了礼,“多谢王爷照拂,微臣一定不会让王爷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淡淡地嗯了一声,不再话了,只是其他人看到了希望,也纷纷上前搭话,只是厉苍旻对他们爱答不理,一点也不给面子,只有几个被仙署选进去当弟子的家人才得了他几分关注,了几句话,其他时间真是把冰冷孤傲进行到底了。

    与僵冷的前厅相比,花厅的情形则是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女人多的地方本来就热闹,慕容泠一出现,花厅中的气氛愈发热烈,就冲她秦王妃和仙人的身份,没人敢得罪她,竞相巴结,甚至有消息灵通的拐着弯打探传中的玉容丹,接着就歪了楼,讨论起石君如的容貌恢复了没有,叽叽喳喳,个不停。

    慕容泠被拥在高位,身边随侍着鸿胪寺少卿的夫人陈氏,笑眯眯地听着诸位夫人的八卦,心里乐开了花,石君如的容貌自然是恢复了,不过嘛……还是让她好好地当几天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吧。

    她伸出神识扫了扫,发现没有慕容华的身影,心中有些好奇,她一心想要嫁给赵王,如今心爱男子另娶他人,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闹出来,难道是转了性?

    不过想到慕容华胡搅蛮缠的性子,她若是能安分下来,怕是母猪也会上树的,恐怕前阵子是被镇国公压制住了,憋了这么久,也不知道赵王成亲这日还能不能忍得住。

    千万别忍住啊,慕容泠心中暗道,她今日可是专门来瞧热闹的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