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6章 赵王大婚
    宣武帝对昌平仙署十分关心,时不时把厉苍旻拎进宫询问进度,前期需要的一些修炼资源也让各地加急送进京城,并且毫不犹豫地下发到他手上。w对此,朝中有部分大臣颇有微词,提议在仙署设置御史,进行监督把控。

    这些上蹿下跳臣子宣武帝并没有放在眼里,他不相信自家儿子,难不成还要相信外人?不过这窜跳的大臣很快就安静了下来,原因无他,他们都是赵王的人,再过几日赵王就要与石相结亲,他们得准备贺仪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赵王是何等风流才俊,不仅在百姓中享有贤名,就连朝中的文武百官都对他评价不错,办差不过才几年就被他收拢了不少势力,结果自从秦王与秦王妃横空出世后,他一再倒霉,诸事不顺,最后连皇贵妃都成了死囚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赵王的名声下滑得厉害,名间多有恶评,就连之前投靠他的不少文武大臣都纷纷叛离,他如今势力中只剩下无法脱离的同盟关系——比如姻亲。

    石和文当丞相十几年,势力根深蒂固,错综复杂,门生故旧遍布全国各地,算得上是跺一跺脚整个大周都震一震的人物,即便宣武帝暗中削权也没能动弹得了他的根本,可见其厉害。

    以厉扶尘如今现状,他只能紧紧地靠拢石相,才能在大周有立足之地。因此对于石君如,在纯粹的喜欢之上添加了不少功利,在昌平仙署沸沸扬扬地闹腾起来时,他则是紧锣密鼓地筹备聘礼和成亲等事宜,又因为石和文承办婚事,他更是一天两头地往石相府跑,比之前道歉的时候还要用心。

    理所应当的,慕容泠的那瓶玉容丹便被他送到石君如手上。

    刺客一案,若不是因为慕容泠掺和了一脚,厉扶尘也不会败露形迹,皇贵妃也不会被判死刑,如今双方已经成为死仇,厉扶尘但凡有时间都在琢磨着怎么把秦王府和慕容泠置之死地,但是如今秦王府正炽手可热,他即便心里恨得牙痒痒的,也得欢欢喜喜地上表称赞秦王府创办仙署的万世之功,选择暂避锋芒一时蛰伏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瓶玉容丹,他心中更是膈应,原本想要毁掉的,结果石相在大理寺当日从慕容泠口中得知了玉容丹的存在,主动询问,厉扶尘无法,只好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玉容丹果然厉害,石君如吃了丹药之后不仅脸上疤痕全消,全身的肌肤还变得光滑细腻,容光更胜以往,容貌比以前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石君如大喜,几乎要忍不住要在全京城炫耀了,但是亲事在即,作为即将出门的新娘不宜出门招摇,她只好生生忍了下来,只等着成亲当日再惊艳出场,气一气那些暗地里嘲讽她毁容的贱人,特别是慕容华,好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千盼万盼,大婚之日终于来临了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赵王失势,但是他依旧是宣武帝的儿子,当今身份尊贵的郡王,他的亲事自然热闹非凡,且不提他的身份,就冲着石丞相的面子,也不会有人在新婚当日与他过不去。

    因此赵王府当日车往马来,热闹非凡,伺候的下人几乎要跑断腿,一直报名的门房嗓子沙哑得几乎要冒烟,正待他要喝点儿水歇一歇嗓子的时候,门口又停下了一辆华盖宝车,从中走下一对仙姿玉容的男女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是秦王和秦王妃又是谁?门房惊吓过度,立马被茶水呛到,猛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大周怕是三岁孩都知道赵王府和秦王府不对付了,今日赵王大婚,秦王夫妇纷纷道贺,不是来添堵又是什么。

    待秦王冷冷的视线看过来,门房立马吓得一个哆嗦,生怕仙人有窥人心声的本事,连忙停止了胡思乱想,扯着几乎要罢工的嗓子喊:“秦王、秦王妃到!”

    声音又大又响亮,最后还破了音,又尖又锐,颇有石破天惊的架势,不仅把慕容泠吓了一跳,其他宾客也被他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,纷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门房的脸顿时涨得通红,赵王府总管听到动静连忙跑过来,让人把门房带下去,才恭恭敬敬地对两人行礼,态度看不出丝毫的勉强和异样,“府上下人没见识,被秦王和秦王妃的仙姿所慑,一时失态,还请秦王和秦王妃恕罪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听音辨位,冲他微微一笑,“无妨,今日是赵王大喜日子,莫要让事坏了兴致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宾客暗暗嘀咕,你们连个煞神来了,赵王高兴得起来才怪呢。不过他们也不敢显露在脸上,毕竟两人还有修士的身份,纷纷上前巴结,期望能在他们面前留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不过一切美好的奢想止步于秦王冷冽的注视,那目光像是寒冰似的让人在大热天除了一层冷汗,纷纷避之不及,心道怕是阎王爷没有这般恐怖的。

    慕容泠又免费蹭了一番厉苍旻散发的冷气,顿觉透心凉,心飞扬,“你吓唬人家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冷冷地吐了一个字,“烦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眼神一转,就知道他还在为她执意来参加婚宴生气,暗道吃不消。秦王殿下事事听她的,没想到也有自己的脾气的,生起气来是连她也哄不好那一种。

    她觉得非常新鲜,晃了晃他的手臂,故作不知地问道,“王爷你生气了?为什么生气呢,难道是不喜欢我了?我就知道,你一定是嫌弃我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她是故意装可怜,厉苍旻还是不由自主地上了当,“胡,本王何时不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偷笑,“可是你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无奈叹了口气,刚想和以前一样揉她脑袋,但是看着她精心梳起来的鬓发,还是放弃了,“不识好人心,本王是担心婚宴人多杂乱,你身体不便,若是出了意外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在担心她。

    慕容泠心里顿时暖融融的,紧紧的与他十指相扣,“放心吧,不是还有你么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