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3章 问鼎大道
    占据了一条街的昌平仙署开阔宽敞,里面的布置一应俱全,有办公总署,各部分署,执事堂、启蒙堂等等。w仙署中原本只有驻扎的侍卫和一些办差的官吏,待应选的弟子们纷纷入住后,偌大的仙署增添了活力,慕容泠还担心这些幼童难对付,后来发现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在尊师重道的古代,即便是三岁孩都明白要听夫子的话,更别着一群半大不的幼童们了。再了,慕容泠不仅仅是夫子一层身份,还是堂堂秦王妃和修士,弟子们想必在家中已经被嘱咐过一遍,对上她俱是恭恭敬敬,不敢有半分僭越。

    当然,还是有例外的。这个例外便是后来增录进来的女童之一,安筱雨。这姑娘不过是六七岁左右,生的玉雪可爱,机灵聪颖,还是弟子中资质最好的水木双灵根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灵根相近的,姑娘特别爱亲近慕容泠,每次她来授学,必定蹬蹬蹬地跑出去搀扶着她到夫子席上坐下,才回到自己座位上,弟子们有人暗自嘀咕安筱雨是马屁精,慕容泠却觉得这个姑娘细心体贴,秉性纯善。

    某日她特地问她,“为何要搀扶我?”

    安筱雨姑娘害羞地低下头,清脆的声音宛若熟透的瓜果一般清甜可爱,“弟子也不知,总怕夫子摔倒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在仙署有三重身份,秦王妃、署尹和监正,一开蒙时这些孩子开口叫她秦王妃,她不是很喜欢,便让他们改口叫夫子了——称她秦王妃的人有很多,但是叫夫子的就没几个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难得的师生情谊,慕容泠对这些孩子多了几分耐心和喜爱,但是人心是偏的,她最喜欢的还属安筱雨,没想到这姑娘居然如此贴心伶俐,心中更是多了几分爱怜。

    神识看到的世界是压抑可怕的,如非必要慕容泠一般都不会开神识,只是凭着五感和无处不在的耳线活动,她仪态从容威仪,缓步行走,众人只当她是稳重,却没想到她是看不见。

    安筱雨久久没听到慕容泠话,心中有些忐忑,毕竟夫子是无所不能的仙人,她出这番话岂不是冒犯?她心中一急,生怕因此遭了夫子厌弃,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脑袋一重,夫子已经是揉着她的脑袋笑道,“筱雨如此贴心,以后就当夫子的便携拐杖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筱雨眼神一亮,连忙抬头看向夫子,见她浅浅地笑着,漂亮的脸蛋仿佛会发光,她立马就高兴起来,觉得夫子真是好人,不仅没有怪罪她,反而顺水推舟把她带在身边,这可是其他伙伴都不能享受的好处。闪舞网w

    她顿时重重地点了点脑袋,笑逐颜开,“学生最喜欢和夫子待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忍俊不禁,又问她的功课,安筱雨一一答来,末了还得意地道,“学生已经把《灵草图鉴》背熟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顿时惊讶,《灵草图鉴》一点也不薄,不过是六七天的功夫她全背熟了?便挑选着抽查了,果然丝毫不差,她不由暗叹果然聪慧,心中愈发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再过两天,外出挑选弟子的修士陆陆续续地回来,他们满大周地跑了一遍,也不过是收到七名弟子而已,六男一女,加上京邑的十二名,一共十九名。

    有灵根的修士万中无一,对于这个结果慕容泠并不是很意外,只是宣武帝有些遗憾,毕竟弟子愈多,实力越强,对大周有益无害。虽然如此,他还是抽空召见了十九名弟子,并给他们家人加官进爵,设宴庆祝,文武百官皆认识了这十几名未来的修士,羡慕惊叹不一而足,他们家人亦是成为被人巴结交往的对象,热热闹闹了许久,关于仙人的热度才渐渐散了下去。毕竟仙人虽然稀奇,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题。

    与此对应的,那些要观看仙人的百姓也渐渐散去,慕容泠顿时松了口气,无时无刻的窥视视线让她很没有安全感,若真是有敌人藏在暗处,这种情况下很难分辨得出来。

    仙署一概事物步入正轨,传授弟子功法也被提上了日程。

    仙盟的十三名修士也是有功法的,只是烂大街的黄阶功法,得知厉苍旻要亲自传授十九名新弟子功法时,苏星宇等人顿时眼热不已——秦王年纪轻轻就筑元后期,他传授的功法肯定也不凡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打着九九,不敢去烦秦王,最后找到了看似非常好话的秦王妃。最近大家一同为新弟子的启蒙夫子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他们觉得总该有些情谊的。

    苏星宇被当做代表推到慕容泠面前,只是他心中的阴影依旧存在,不敢上来就他们也想学功法,聊家常似的开口问道,“署尹,听署正要给弟子传授功法,不知定在何时?”

    慕容泠心中有底,不动声色地回道,“三日后。”

    两人虽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但是实在没有多少情谊的,苏星宇灵光一闪,从袖子中拿出一个纸鹤递过去,“署尹,这是我前几日刚制成功的纸鹤,我并没有什么用处,就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讨好,慕容泠心道苏星宇天赋不错,这些日子冷眼旁观,也不像是心思奸诈之人,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,“不用了,你留着自己用吧。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星宇一急,也顾不上不好意思,连忙出了找他的目的,“署尹,我和师弟们也算是仙署的弟子了,您看,这个,我们能不能也学署正的功法?”

    慕容泠没有第一时间答话,苏星宇心中愈发忐忑,末了才听对方问道,“你们能保证忠心不叛变吗?”

    苏星宇刚想他们已经发过心魔誓了,但是转念一想,许多人资质不好,修为终其一生恐怕也不得寸进,至于有没有心魔誓似乎也没有区别了。

    署正和署尹并未真正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低落,但是他们是有前科的人,提防着也算是正常,苏星宇释然了,道,“我不敢保证其他人,但是弟子希望能够问鼎大道的,绝对不会和做出自毁前程的事。请署尹给弟子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他放低姿态,诚意十足,连自己都被感动了,结果高冷的署尹兼秦王妃娘娘,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苏星宇原地风化,这倒是是答没答应?好歹给他个准话啊!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