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9章 附骨之疽
    送走慕容贲,厉苍旻才往后院走。府中下人见着了他,纷纷行跪拜大礼,诚惶诚恐又敬仰兴奋的模样。事实上,自从厉苍旻和慕容泠回京之后,府中下人都是这副模样,就差没把两人放在供桌上供奉着了。

    如今满京城的人都知道,秦王府的差事是最受艳羡的存在,上至驻守的侍卫下至倒夜香的下人,身份蹭蹭地往上涨,每个人出门都昂首挺胸的,就差没把秦王府贴在脸上了——他们替仙人办差,连官老爷都奉承了,更别普通老百姓了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出现得意忘形的奴才,只是这些人才刚开始露出劣迹就被冷秋杀鸡儆猴地处理了,二话不直接驱逐出王府。本来还有些膨胀的下人立马就冷静了下来,在秦王府办差是一件体面事,没有人想丢掉,因此下人们办事愈发尽心尽力,就是诚惶诚恐的模样看多了就比较烦。

    厉苍旻眉头一皱,闪身就消失了踪影,自然不知那些个下人又多了一项谈资,瞬间到了正院。因为就近伺候的缘故,正院的下人们倒是镇定,见着了与往常一般打招呼,厉苍旻挥手让人下去,才发现慕容泠正在屋子中修炼。

    慕容泠身上的外伤早就恢复了,噬元散却如附骨之疽未曾消散,因此她是不能修炼元力的,她的心性极好,似乎未曾受挫,每日按时替花圃中花草树木浇水施肥,一派从容自若,一个月过去了,连贴身婢女都没发现她眼睛看不见了。闪舞网w

    变化始于昌平仙署的建立。

    在回京的路上慕容泠就与厉苍旻过要在京中建立修士势力,后来被两人难得的抒情打断了,慕容泠还以为不了了之,但是厉苍旻记在了心里,回京后便于宣武帝彻夜长谈,便是在讨论建立昌平仙署事宜。

    只是厉苍旻没想到,在圣旨颁下时慕容泠非但没有欣喜,反而变得沉默了,修炼愈发努力,就像现在这样,躲着厉苍旻偷偷打坐,但是显然一点用处也没有的。

    果然,慕容泠脸上露出了沮丧之色,黯淡的双眸没有焦距地放空,精致艳丽的五官莹白细腻,却没有一丝表情,冷冰冰的宛若一尊瓷娃娃一般,孤独又脆弱,似乎一碰就会碎的。

    厉苍旻的心像是被蛰了一下,立马痛了起来。慕容泠生性好强,心性也算坚韧,虽然能够调节好心情,但是骤然变成废人,肯定是有心有不甘的,若是久了,怕是会成为心境漏洞,留下隐患。闪舞网w

    只是关于凤鸣花的信息太少了,翻遍了书籍游记也不过是得到寥寥几笔的记载,厉苍旻甚至怀疑凡人界根本就没有凤鸣花存在。

    事关慕容泠修为,厉苍旻自然不肯放弃,命令白觞率宫中弟子满世界寻找凤鸣花,只是两个月过去了,奇奇怪怪的花花草草收了一大堆,却没有一个是凤鸣花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平复了起伏的情绪,厉苍旻才从容地踏进房间,听闻脚步声,慕容泠空白冷淡的表情一收,立马就露出一抹笑来,“王爷你回来了,今日又要送我什么花儿?”

    厉苍旻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捧红艳艳的花束递到慕容泠面前,“今日是凤尾花,长得像红色的羽冠,你闻闻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即便不能看到,慕容泠还是察觉到厉苍旻话语中的期待。这个也不知道怎么了,这两个月来像是开了窍似的,冷冰冰的大冰块居然学会了浪漫,每日送她一束花,还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慕容泠虽然没什么少女情怀,也被他的举动逗得心花怒放,每日都在等待送花这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低头嗅了嗅花香,一股暗香盈鼻,顿时微微一笑,“嗯,好闻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仔细观察,发现她嗅了花香也没什么变化,心中不有失望,声音却没有流露出异常,“今晚让厨房做凤尾花糕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嘴角一抽,“又吃花糕?我都吃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本王吩咐下去,让厨房换个口味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揉了揉她的脑袋,把凤尾花交给春熙拿下去,留下一枝种在院子的花圃里。短短两个月的功夫,慕容泠开垦出来种植忘忧果的花圃已经种满了花花草草,都是厉苍旻送的——秦王的理由非常自恋,他送的花必须都留下来,还硬性规定慕容泠每日浇水,是闻着花香,就相当于他陪在身边。

    对于越来越抽风的某人慕容泠非常无语,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他无耻的要求,她整天无所事事,虽然不能修炼但是异能还在,饲弄花草不再话下,忘忧果树越长越好,如今已经有一人高,厉苍旻又时不时施法,长势越来越好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种完花就听着花草叽叽喳喳地聊天,在厉苍旻看来却是在发呆,心中顿时一颤,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泠儿要不要与我去昌平仙署看一看?”

    这时昌平仙署建立之后厉苍旻第一次与慕容泠提及,之前看出她的抗拒,但不知缘故,今日什么也要弄明白的。

    果然,慕容泠身体一僵,神色也有些不自在起来,“如今我修为不能施展,连丹也炼不了,你让我当署尹和丹部监正,根本就是名副不实,我去了能做什么,还是不要让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厉苍旻心中一叹,揉了揉她的脑袋,道,“你失去元力不过是暂时罢了,总会恢复的。泠儿不必妄自菲薄。整个大周除了你,还有谁有声望和实力担当署尹和丹部监正?再了,仙署百废待兴,一切都正在开始,教养弟子才是最重要的人物,根本无需炼丹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眼睛微微亮了亮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本王骗你作甚。等会儿便有京中孩童的灵根测试,泠儿要不要与本王同去?”

    厉苍旻微微一笑,乘机提出了要求,慕容泠虽然清冷,不爱交际,但是性子还是爱看热闹的。果不其然,没有了顾忌的慕容泠心境开阔,暂且把糟心事撇在一边,眉眼弯了弯,“好,什么也是盛事,我去凑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