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7章 夫复何求
    “圣上请三思啊!”

    石和文连忙跪下求情,其他人见丞相都跪下了,不好意思在坐着,也纷纷跪下,口中劝道,石和文再继续道,“圣上本就子嗣单薄,只有秦王和赵王两脉,如今再废了赵王,如何有子嗣宗承,绵延万事呢。闪舞网w届时每年宗庙祭祀,圣上又该如何向先皇们交代?圣上请息怒,收回成命吧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被石和文的话触动了心中某个隐秘的心思,眉头微皱,但是心中怒气未消,冷笑道,“有此等逆子才厉家之耻,少他一个又如何?朕还有嫡子!”

    厉扶尘心中剧震,抬眼望他,“儿臣知道父皇素来喜爱大哥,心中从未有过怨言,但是儿臣也是您的亲生儿子啊,为何您总是对儿臣抱有偏见,一定要置儿臣于死地?”他目露绝望,“血浓于水,儿臣敬爱父皇,怎会与乱臣贼子勾结?一切都是误会,父皇为何不肯相信儿臣呢?”

    他一声声的控斥让宣武帝怒气更甚,“混账东西,还有脸朕偏心!你明明是与贼人勾结,证据确凿,还敢狡辩,气煞我也,来人!把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宣武帝的话还没话,皇贵妃已经重重地磕起了头,她一脸病容,本就憔悴苍白,此时泪流满面,更是惊惶脆弱,“圣上明鉴,这一些都是臣妾的错,尘儿丝毫不知情,您莫要怪罪他,要怪就怪臣妾吧!”

    厉扶尘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“母妃,你胡些什么呢!你明明是被奸人陷害,怎么可能是你的错!”

    皇贵妃流着泪看他,眼中闪过一抹决绝,才继续对宣武帝道,“仙盟的盟主乃仙人,他与皇后有仇,便找上臣妾多番威胁,让臣妾配合他谋划千秋宴的刺杀一事。w臣妾本来不依,但是他威胁臣妾,若是不答应便杀了圣上和赵王,臣妾才不得不屈服。无论是甘露宫旁边的地道,还是暖汤和焰火的软筋散,都是臣妾一个人做的。”她看了看厉扶尘,又继续道,“后来臣妾受伤,尘儿日夜劳心,最后还病了,臣妾实在不忍心他担心,才骗他去晴雪山寻找仙人,不料那居然是仙盟驻地,惹出一串误会来。圣上,尘儿是无辜的,您一定要明鉴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毒妇,安敢如此!” 宣武帝震怒,“来人啊,皇贵妃萧氏以下犯上,与贼人勾结,罪无可赦,今日撤其皇贵妃之位,打入天牢,择秋日问斩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云妃顿时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,厉扶尘却是大惊失策,连忙求情,“父皇,母后是被胁迫的,并非是她的错,您饶了她死罪吧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冷冷看他,“朕念你被毒妇蒙蔽,不想再与你计较,若是再求情,朕连你一起办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赦免的厉扶尘一点也不欣喜,他连忙朝石和文看过去,希望让他帮忙求情。皇贵妃明显是弃车保帅,自动承当了罪名,石和文乐见其成,只要不是赵王失势,日后还有东山再起之机,如何再让他弥足深陷,于是苦口婆心地劝道,“赵王贤孝,但不能愚孝。萧氏不管被胁迫还是自愿,犯罪已经成为事实,您莫要再不依不饶,伤了圣上的心。”末了,他意味深长地着,“圣上是您的君父,赵王应该事事以圣上为尊才是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像是被人敲了一闷棍,恍然地看向已经被贬位的皇贵妃,她含泪地朝他摇头,眼中意味不言而喻。他心中一痛,才终于俯首向宣武帝叩头,“儿臣迷怔,犯了大错,请父皇恕罪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冷冷地看着他,“朕看你是被罪妇养左了性子,是非不分,还不如丞相明事理。看来你的婚事不能再拖,望你早日成家立业,明事识礼,不至于辜负朕的一片厚望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含着泪点头,心中暗暗下了决定,口中缓缓道,“儿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石和文起身谢恩,宣武帝挥手让他起身,才对着场中众人道,“仙盟贼首叶振天伏诛,俘虏亦打入大牢,等候与萧氏一同问斩。至于御林军所属,大将军徐州国护驾不力,革职查办,右将军死刑!云妃与丽妃等人,无罪释放,此案就此终止,任何人都不许再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至于尚食坊掌事姑姑,她的身份还没重要到让皇帝亲自过问的份上,自有宫中刑司处决。而其他人或是如释重负或是瘫软在地,纷纷口呼万岁,目送着圣驾离开。

    刺客一案就此告一段落,听了判决的慕容泠心中犹有不满,与厉苍旻嘀咕,“太便宜厉扶尘了,圣上怎么就轻易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对此心知肚明,他前阵子与父皇过,修仙之人子嗣不丰,恐怕他已经记在心上,怕断了子嗣传承,才轻易饶了厉扶尘。不过他没有直言,只是淡淡地道,“他毕竟是父皇的儿子,血浓于水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撇了撇嘴,最终没有多。这一次多亏厉扶尘跑出去仙盟被她抓到把柄,不然皇贵妃也不会主动站出来替他定罪——刚刚周明达层层推进,没有第一时间把皇贵妃提出来,是因为罪证机会被毁灭干净,若是皇贵妃狡辩起来,没有确凿的证据,恐怕最后遭罪的还是云妃和丽妃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能把皇贵妃扳倒已经是意外之喜,她捏了捏厉苍旻的手心,“也算是替母后与你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皇贵妃欺霸后宫多年,皇后和厉苍旻肯定受了不少委屈,故而慕容泠才有此猜测。然而她并未知晓皇贵妃是叶振天义女身份,就连当初厉苍旻中的毒药,都是对方让人下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厉苍旻都瞒了下来,生怕慕容泠知道后怒火冲天又做出什么事来,便笑道,“此番多亏了王妃机智盯住赵王,不然此案也不会如此轻易破解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顿时得意起来,双眸中染上璀璨的色彩,“那是当然,本妃算无遗漏,如诸葛再世,这世上再也没有比本妃能干的女子了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回想起她刚刚戏耍赵王的模样,顿时忍俊不禁,眼神瞬间柔和了下来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得卿如此,夫复何求,此乃本王之幸也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