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6章 贬为庶民
    周明达挥手让衙役把玉镯呈上来,“敢问云妃娘娘,为何要赏赐玉镯给尚食坊掌事宫女?”

    云妃踌躇了一下,心知不清楚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才开始道,“两月前本宫承蒙圣上嘱托,掌管宫权,然而皇贵妃势力根深蒂固,本宫律令不畅,处处受挫,只好用玉镯收买刁奴,让她们听令办事,绝非是指使她们在暖汤中下药。”

    着,她朝着宣武帝盈盈一拜,“圣上明鉴,臣妾不仅仅赏了尚食坊管事镯子,其他坊的管事也是赏了的。肯定是这刁奴假意投靠,暗地里再行栽赃陷害之事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神色各异,就在此时石和文不咸不淡地开口,“云妃此言差矣,谁知是不是混淆视听、暗度陈仓之法呢。”

    “石相与赵王是姻亲,自然帮着皇贵妃话。”云妃冷笑,瞥了一眼石和文才对周明达道,“最后宫权交还皇贵妃手上,她想动什么手脚容易得很,本宫不过是的妃嫔,如何敌得过手眼遮天的皇贵妃。以她的势力,指使人反咬本宫一口实在太容易了。再了,本宫已经听闻镇国公奏禀圣上,皇贵妃和赵王勾结逆贼,何不把人叫上来问话。只欺辱本宫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明达迟疑地看向宣武帝,宣武帝沉着脸,“传皇贵妃和赵王。”

    皇贵妃虽然脑后淤血未散,但是身子已经在天材地宝中将养过来,镇国公禀奏皇贵妃与赵王通敌卖国之后,圣上大怒,把皇贵妃和赵王一同收押进大理寺,派御医看守,因此皇贵妃想要装病都不行,很快就同赵王一起被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一直沉默的镇国公慕容贲终于开口了,他先拿赵王问话,“赵王殿下,上个月你抱病在家休养,可有其事?”

    厉扶尘一脸镇定,视线在左上首的慕容泠身上溜了一圈,心中沉了沉,道,“确实不错。不过,本王即便在府中养病,想到母妃的病也寝食难安,最终决定微服出京寻找神医名药。为了怕父皇担心,便让侍卫假扮身份在府中掩人耳目,犯了欺君之罪,还请父皇恕罪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淡淡地嗯了一声,不置可否,镇国公心中一阵惋惜,心道赵王倒是机灵,懂得先发制人,倒是让冷冬在王府抓到的假赵王没有了用处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厉扶尘承不承认,他都有办法问责。w

    于是慕容贲微微一笑,“不巧得很,赵王你出行当日正好被秦王府下人撞见,见你们鬼鬼祟祟以为是窃贼,一路跟随,熟料你们居然去了晴雪山仙盟驻地。众目睽睽之下,赵王你被仙盟的人救走,最后还从密道中潜逃,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厉扶尘的脸色终于变了,抬头看到宣武帝的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挤出水来,他心中一沉,眼脑中瞬间闪过诸多法子,却被他一一否决了。

    秦王府侍卫跟踪他们一路尾随已经是事实,若是他否认,便可以追查出蛛丝马迹来,到时候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于是只能将错就错承认了下来,缓缓开口,“本王听晴雪山气象不同,乃神仙驻地,便想带着侍卫前往寻找神仙替母妃治病,结果半路上遇到了皇嫂,她诬陷本王身上有化元丹,引得本王被江湖门派追杀。”他避重就轻,就此顿住,看向慕容泠,质问道,“敢问皇嫂,为何要陷害本王?”

    慕容泠当了许久的布景板,此时终于成了众目所向的焦点,一点也不慌张,笑道,“赵王见谅,当时满茶楼的江湖人,看起来极为不好惹,当初我只是孤身一人,实在害怕,只好栽赃给你的。”她十分厚颜无耻地着,“我给了你修复未婚妻容貌的玉容丹,让你分担一下火力,一点也不过分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默然,觉得她无耻之极,可以飞天遁地的仙人,居然害怕区区江湖人,慕容泠似是察觉到众人心中的吐槽,脑袋转向慕容贲方向,“镇国公与修士交过手,自然可以作证,修为低下的修士根本比不上实力高深的后天高手,本妃谨慎些也是有理由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贲附和地点头,众人顿时意外,没成想在他们心目中无所不能的修士,居然也比不上后天高手?一时间,武官们的心顿时火热起来,看来他们也不止于一无是处,失去了价值。

    察觉到众人态度的变化,知道她是在示弱,厉扶尘心中又气又恨,恨不得把这个心狠毒辣的女人掐死,“本王若没记错的话,秦王府跟踪本王的那一群侍卫就在茶楼中,皇嫂如何算是孤身一人?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要隐藏身份跟踪,自然不能暴露身份了。” 慕容泠无辜地眨了眨眼,气死人不偿命,“我们皆不知你是赵王,自然谨慎行事,当时你若是显露身份,江湖各派人士如何敢攻击了?难道赵王觉得自己的身份有什么羞于提及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厉扶尘气得面红耳赤,宣武帝此时却是怒不可遏,手中的茶盏就向他丢了过来,精准地砸在他身上,怒喝道,“混账东西,你若不是心怀鬼胎,如何会行事藏头露尾。原本镇国公与朕你勾结仙盟,朕还不信,此时你还有什么狡辩的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大骇,连忙磕头,“父皇冤枉啊,儿臣并非与仙盟勾结,而是他们绑架儿臣,想要把儿臣当人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未曾暴露身份,他们如何会绑架你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冷笑,丝毫没有相信他的辞,厉扶尘脸上的冷汗立马就下来了,连忙磕头狡辩,“自然是皇嫂对儿臣步步紧逼,口口声声儿臣是赵王,被他们听到了,才会把儿臣掠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这借口好得很,朕当真是看了你,养出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。”宣武帝愤怒得胸口不停起伏,“来人啊,这个逆子不忠不义,勾结乱贼,从今日起贬为庶民,终生不得出京城半步!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