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5章 明察秋毫
    在衙役执仗威武之中,穿着刑服、手脚带着镣铐的前御林军首领徐州国被押了上来,他一进公堂,看到上首威坐的宣武帝,立马跪地俯首,眼含热泪地大喊,“圣上,罪臣冤枉啊,请圣上替微臣做主。w”

    周明达看了慕容贲一眼,见他没有动作,便拿起惊堂木拍了一下,“罪臣徐州国,不许咆哮公堂!你若有冤情,待本官审问过后,圣上自会替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徐州国立马擦干了眼泪,“周大人请问。”

    周明达满意地点头,“本官且问你,皇后千秋宴你负责戍守皇宫安全,如何让刺客进了皇宫?且,刺客进入之后,你为何不前来救驾?请一一陈情!”

    “圣上明鉴,罪臣当日率领御林军巡守皇城宫殿,未曾擅离。戍守宫外的侍卫不曾发现刺客翻墙,罪臣巡逻宫殿,也不见刺客踪影。罪臣斗胆猜测,刺客乃从密道进宫,又提前知道巡逻班次,故意避开,才会成功潜入焰火台,行刺杀之事。”他声音一顿,陈述起第二问,“第二问,属下等人听到焰火台动静,匆匆刚往,谁料半道瘫软无力,纷纷倒下,乃中了软筋散,才会无法及时救驾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完,他又朝宣武帝磕了一个重头,“罪臣跟随圣上二十多年,尽忠职守,一心为主,从未有过二意,此番被奸人陷害,让圣上身陷险境,罪臣万死难辞其咎。但是万望圣上明察秋毫,铲除奸人,才无后顾之忧啊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脸色动容。御林军乃天子近军,负责戍卫皇宫和皇帝安全,非心腹之人不能担任,首领大将军徐州国是他当皇子时的心腹幕僚,为人如何他最清楚不过,此番绝对是被人陷害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脸色微微缓和,问道,“当日巡逻班次除了你之外还有何人知晓,另外,你们可曾吃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如此询问,意味着已经相信他的清白,徐州国顿时大喜,连声道,“巡逻班次乃罪臣与左右将军商议而定,除了他们没有第四个人知晓。而且,当日因为是皇后千秋,尚食坊曾给御林军赐宴,大家都吃了一碗暖汤。”

    得到圣上示意,周明达连忙拍了惊堂木,“提御林军左右将军与尚食坊总管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左右将军与总管姑姑被押了上来,战战兢兢地跪下,皆喊冤枉,徐州国眉头一竖,先拿左右将军开刀,“你们二人,在与徐大将军商定班次之后,去过哪里,见过何人,一一与本官道来。w”

    皇宫巡守班次,早中晚要换一次,值守的官员不能随意走动,要想知道他们定策后的行踪轻而易举,于是两人不敢隐瞒,纷纷道来。这两人未曾见过什么特殊的宫女太监,唯一与他们有接触的,只有当时派发暖汤的宫女。

    于是周明达连忙让衙役带人,结果衙役上前禀报,那宫女听闻候审,惊吓之下咬舌自尽了。周明达大怒,连忙让人搜查宫女住所,发现宫中敕造处出品的玉镯。敕造处的东西皆有记载,很快就查到了来源——那只镯子,乃敕造处几月前给云妃的俸例,后来被她赏给了尚食坊总管,最后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一个宫女那里。

    周明达让人去请云妃,接着审问尚食坊总管,“大胆贱奴,暖汤中的软筋散是谁下的,那只玉镯怎么会在宫女手上,与你有什么关系,立马与本官道来。”

    那管事姑姑立马抖如糠筛,不停地磕头,“圣上圣明,大人明鉴,这事与奴婢一点关系也没有啊。是云妃,云妃她让奴婢联络左将军,还让奴婢在汤中下药,但是奴婢不敢,便让底下的宫女干了,请大人明鉴啊。”

    还未等周明达发话,左将军立马就怒发冲冠,“大胆贱婢,安敢诬陷我!”

    他要冲过去打人,立马被衙役们拦下了。以他的武力值,自然是可以轻易地掀翻几个衙役的,只是他不敢大闹,加重罪名。此时被人泼了脏水,他也不再沉默,即便可能背上污蔑朝廷命官的罪名也要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朝宣武帝磕头,“圣上,罪臣冤枉啊。泄露班次的是右将军,几月前他骤然暴富,虽然低调,但是依旧漏了痕迹。他门中奴才在集市大买珍品,只需询问座下诸位大臣,便可知晓啊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询问左右,这些大臣至乐于在别人府中安插探子,自然是知道一二,闻言纷纷点头,证实左将军所言非假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骤然暴富自然逃不了嫌疑。宣武帝问责,右将军连忙喊冤,“罪臣不过是家人做生意营当,赚了些银子,并非有什么不法勾当,还请圣上明鉴啊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直接吩咐道,“既然如此,来人,彻查右将军家产来源。”

    右将军脸色顿时灰败了下来,见他如此,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泄露与宫女勾结、巡逻班次的就是他了。所谓的银子,恐怕也是幕后黑手给的好处。

    宣武帝顿时冷笑,“你且告诉朕,是谁给你的银两,若是属实,朕可以从轻发落。”

    右将军神色顿时挣扎起来,看了看尚食坊的管事姑姑,艰涩地回道,“回圣上,是云妃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,是咬定云妃不放了。

    此时云妃被请了上来,因为她后妃身份,即便是嫌疑人,周明达也不敢把人关在牢里,而是让她和丽妃住在专门让值守官员休息的房间,派专门把守,未曾苛待半分,因此云妃虽然神色憔悴,却并不狼狈,一上公堂就向宣武帝行礼,“臣妾见过圣上,不知请臣妾前来,有何事要问。”

    担惊受怕了一个多月,此时终于审案,云妃反而镇定起来,宣武帝若有所思,让周明达问案。周明达不敢坐着,与镇国公一同站了起来,把刚才案情与她了一遍,才问,“敢问云妃娘娘,他们所言是否属实?是你拉拢右将军得到宫中巡逻班次,并且指使宫人在暖汤中下药的?”

    云妃愤怒地涨红了脸,斩钉截铁地反驳,“不是!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