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2章 真正的一家人
    磨磨蹭蹭了大半天,两人终于终于开始出发。w考虑到慕容泠的身体,厉苍旻飞得并不高,可以清晰地看到底下的风景,镇国公慕容贲带着大军远远坠在后面,白穆等人因为带着十几名修士的缘故,动作只是比慕容贲快上一些。

    碰到白穆的时候,那群修士正巧在闹事,与葬花宫弟子对峙,厉苍旻直接降落了下来,把人都冻成一个个冰雕,葬花宫的弟子们呼啦啦地跪了一地,口呼宫主,慕容泠听了忍不住想笑,这人嘴上不想理会,待弟子们遇到困难,动作一点也不含糊,口是心非得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骤然知道自家主子是仙人,无论是葬花宫弟子还是王府侍卫此时都处于懵圈状态,如今看到从天而降的厉苍旻更是大受刺激,仿佛集体梦游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慕容泠没看到,即便看到了也会冷淡处理,这种事只要给他们时间反应就是了,解释起来怕是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并未多,只是把冷秋和白穆叫到跟前,“赵王和江云音可否抓到?”

    “回主子,仙盟驻地中并未找到赵王和江云音。不过守着西面的官兵被杀了,每一个都变成了干尸,死状与被厉鬼吸干了精气极为相似,镇国公带人顺藤摸瓜,找到了一条密道,应该是他们借助密道逃了。w”

    慕容泠非常可惜,又让厉扶尘给跑了。还有江云音身上的厉鬼,也是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厉苍旻问了白穆才知道事情原委,脸色有些不好,“江云音势必是纯阴之女,那女鬼寄生在她的身上,慢慢把活人祭炼成阴偶,阴偶吸收天地阴气事半功倍,还可以不断进阶。她想必一直打着夺舍江云音的主意,比起修炼成人,现成又资质上佳的身体显然是便捷多了。”

    前几日交战,江云音尚且还有个人意识,显然女鬼尚未夺舍成功,想起她凶残的手段,慕容泠神色凝重了起来,“一定不能让这种妖物成长起来,否则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叹了口气,抚了抚她眉宇的皱纹,“此事交给本王便是,你好好养伤,不必操心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才意识到自己如今已经是一个废人了,不由黯然,勉强一笑,“听你的便是。”

    她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让厉苍旻心中一痛,更加坚定了要尽快去寻找解除噬元散的决心,至于女鬼如何,只能从长意义了。w

    为了不让她继续伤心,他连忙转移话题,“泠儿活捉那十几名修士,是有什么安排吗?”

    果然,慕容泠脸上终于浮现了些跃跃欲试的神色,暗淡的双眸也飞扬起来,“随着你我一再在人群中施法,修士的身份终究是瞒不住的。既然如此,疏不如堵,与其让叶振天之流掌控者修士,为害一方,还不如咱们自己组建一个势力,光明正大地收拢大周的修真苗子,为我们所用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久久没有话,慕容泠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,不由有些失望,以为他不赞同,毕竟按照以往的习惯,他总是以修炼为要,并不理会这些俗事的。

    她正想算了,结果便被搂在一个宽阔厚实的胸膛里,冰凉的嘴唇在她额头碰了碰,厉苍旻沉沉的声音才缓缓在她身边响起,“泠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有些疑惑,不明白他突然的道歉是为了何事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提问,厉苍旻已经继续了下去,“以前本王训诫你,不要操心俗物,潜心修炼才最重要,却没有想到,这些俗世的麻烦都是本王带给你的。本王一直要保护你,成为你的依靠,却从未主动帮你承担过什么,才会让你一次次操心劳力,处处处于被动,最后还受了重伤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越想着,脸色愈发阴沉,眼底渐渐爬上一层红光,不过他们早就离开白穆他们在空中御剑飞行,未曾有人见到他此刻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轻抚着慕容泠的脸颊,郑重地承诺着,一字一顿,宛若千钧重,“这一次,本王一定会付出行动,真真正正地做到保护你。无论是朝中的局势实力,还是所谓的修士,都交给本王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愣住了,没料到厉苍旻会如此想,心中即是感动又是温暖,她紧紧地搂住他的腰,笑道,“傻王爷,这又何曾是你的错呢,我自己也是有错的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他身体动了动,似乎要话,她连忙制止了,“别动,听我。我的性格向来强势,又爱管事,王府的麻烦都是我自个儿揽上身的。从我决定待在王府,这便是我的责任,也是我的义务。别你未曾奉献过什么,单凭你给我提供的修炼资源,怕是整个凡人界也没有了。当然,这些并非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我自作主张惯了,许多都自己拿主意,擅做主张就行动,未曾问过你的意见。毕竟你才是秦王府的主人,又是我的夫君,我都该尊重你,不该把你隔离开来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对自己的性格最了解不过了,以前厉苍旻傻着,她便仗着身份和他的包容为所欲为,纵看这几个月来,发生的大事都是她自己拿主意的。就连这一次清剿仙盟和叶振天,也是她亲自导演了一场混战。到底,她太高估了自己,又忽视了厉苍旻。

    叶振天何时清剿不行呢?只需等厉苍旻出关,她根本无需苦心筹划各方势力便可直捣黄龙,又怎么会生出这么多的麻烦?到底,还是她自作自受罢了。

    她前世运筹帷幄全靠自己,还未真正学会如何去依赖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原本就不喜尔虞我诈、俗事烦身,你无需为了我去改变自己,潜心修道,一直默默站在我身边支持我、帮助我的厉苍旻,才是真正的厉苍旻啊。”慕容泠想清楚以后,靠在他怀中蹭了蹭,郑重道,“以后每一日,我都会让自己多信赖你一点,学会与你风雨同舟,休戚与共,这样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