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1章 小旻子,伺候着吧
    第二日,慕容泠刚睁开眼,发现厉苍旻不在身边,正疑惑间就听到房门被打开,沉稳从容的脚步踏进来,紧接着就响起了一道低沉的男声,“醒了?我刚给你买了早点,吃一些再出发吧。w”

    她敏感地察觉到厉苍旻的心情似乎疏朗开阔了许多,随口问道,“今日碰见什么喜事了,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厉苍旻诧异地抬眉,昨日他查了一夜的资料,终于找到治疗噬元散的线索,或许凤鸣花便是突破点,虽然尚未确认真假,但终究有了曙光,心中难免欢喜,没想到居然被慕容泠发现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切尚未定论,不想让她空欢喜一场,便隐瞒了下来,“你的伤口已经好了许多,难道不算是喜事?”

    确实如此,估计是因为体质的缘故,她身体的恢复能力十分不错,一些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痒,是要结痂的前兆,慕容泠心情也愉悦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翻身下床,犹豫了一下,心翼翼地探出神识找鞋子,结果厉苍旻走了过来,还是是被他发现了自己的动作,连忙收回神识,睁大眼睛佯装看风景,胡乱问着话,“你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雕花红木的架子床上,只着一身轻薄的灵蚕丝织斜逸的女子强装镇定地坐在船头,清艳的面容上染着一丝丝瑰丽的红色,浅绛色的朱唇紧紧地抿起,凤眼却睁得溜圆,点漆般的眸子不停地转着,生生把一双凤眼睁成了杏眼,生怕别人知道她看不见似的。w

    她这副样子,宛若一只炸毛的猫,心翼翼地触探着陌生的世界,一被人发现就连缩回了爪牙,戒备又谨慎。

    厉苍旻的心像是被人扎了一下,刺刺地痛了起来,昔日张扬明艳的慕容泠,向来自信而强大,何曾这般强做姿态。他几度欲开口揭穿,但是想到她刚刚心翼翼探出神识的模样,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既然想维持着自己的骄傲,那便由她吧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在床前蹲下,拿出罗袜套上她白皙细嫩的莲足,穿上绣鞋,才对已经怔住的人儿道,“本王昨日过了,要伺候王妃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,像是被捋顺了毛发,乖巧又温和,老老实实地把手搭在他的掌心,拿腔作势,“旻子,伺候着吧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哭笑不得,捏了捏她的鼻尖,“本王才知道,原来王妃促狭得很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眯着眼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厉苍旻果然到做到,不仅伺候着她洗漱穿衣,连头发都替她梳了,先不他揪掉了多少头发,慕容泠扶了扶颤巍巍的发髻,总担心回掉下来,变成了披头散发的女疯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梳得不好?”

    厉苍旻的声音有些紧绷,连带着替她画着眉的笔尖也顿住了,慕容泠眨了眨眼,勉力控制着情绪,才没让自己露出傻子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笨手笨脚又如何呢,这份真心相待的情谊,已经让她像喝了蜜一样甜滋滋起来,整个人幸福得几乎要冒泡儿。

    她甚至在想,厉苍旻不定早就猜到她看不见了,却有故意不破罢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试探地伸出神识,黑白分明的世界缓缓在脑海中展开,她看到了房间的布置,看到半人高的梳妆台,还有站在她身后的厉苍旻。

    神识所见的世界是没有颜色的,简笔勾勒的线条,灰暗而沉闷,让人看着也压抑起来,就连看人,本来鲜活的人也变得死寂起来。

    神识探物太过损耗,不消一会儿她脑袋就有些疼,索性收了回来,靠在厉苍旻身上,“你似乎瘦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果然没有对她突然之举表露出疑惑,语气一如既往地低沉平和,“估计是闭关的缘故,无需担心,很快就能养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轻叹了口气,他果然是知道她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一叹气,厉苍旻就听到了,担心地问道,“怎么了,可是伤口疼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虽然伤口有些痒,但她还是能忍得住的,不想让他操心,故意道,“只是担心你把我画成浓眉粗犷的大妖怪,出了客栈的门被老道士给收了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下意识地看向她的眉头,可不是么,因为刚刚的停顿,此时已经洇开一团墨色,显得滑稽起来。唇角不受抑制地挑起了一抹弧度,“有本王在,谁敢欺你。”

    着,便拿了帕子擦掉坏掉的眉线,重新画了起来。如此折腾了一番,距离起床已经半个时辰了,早膳已经凉了,厉苍旻要去重新买一份,被慕容泠拉住了,“用火温一下便是,不用麻烦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果然一点天赋都没有,好好的一碗豆腐花和油条,生生地被他烤成了豆腐干和火柴棍,那滋味她一生难忘。

    偏偏罪魁祸首还不知晓,他从未吃过这两种民间食,根本就没注意到被他加热后的早膳前后情态变化,还颇为奇怪地咦了一声,“怎的如此难吃?店儿还是当地美食,难不成是在骗本王?”

    慕容泠抽了抽嘴角,善良地没有揭穿他,“约莫是口味不同吧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立马附和,嫌弃道,“正是如此,南边的百姓,口味委实奇怪了些。”

    扑哧一声,慕容泠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,软软地靠在他怀来,“王爷你怎么这么可爱呢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不满地皱起了眉头,他堂堂一个大男人,怎么能用可爱这个形容词呢,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尖,“乱话,该罚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受伤人士,你不能欺负弱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不依,结果就有冷香袭来,唇上一热,已经被厉苍旻侵袭了上来,他胡搅蛮缠了一番,把她闹得气喘吁吁,眼含春水,连呼吸都不畅了,他才恋恋不舍地在唇上咬了咬,松开对她的纠缠,声音沙哑得一塌糊涂,低沉又性感,“以后不许再犯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的脑袋乱糟糟的,深怕他又来,连忙地点头保证道,“我知道,我知道,再也不敢了。王爷您威武霸气,千万别与我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顿时勾起了唇角,目光缱绻而温柔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