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0章 咱们家王妃最尊贵
    慕容泠满脑子的黄色废料,思维想脱缰了的野马一样,拉都拉不住,只是厉苍旻已经开始解她衣裳,伤口隐隐刺痛,她才冷静了下来,以她目前糟糕的状况,能不能继续修炼还是问题,更别筑元了。闪舞网w

    她恢复了正常,安静地躺着,身体上的感觉愈发真切起来。

    冰凉又干燥的大手在身上缓缓而下,破碎粘粘的衣裳被细细的刀刃切碎,不少半刻,她她外头的衣裳已经悉数褪去,只剩下几根绳子绑起来的肚兜和贴身亵裤,慕容泠紧张得脚指头都蜷缩起来,感觉自己是躺在砧板待宰的鱼。

    人类进化出文明,懂得以布帛遮羞,如今被人剥去衣裳,像是坚硬的盔甲都被卸去一般,慕容泠心中羞耻难当,忍不住挪动了一下,结果被按住了腰腹,她顿时痒痒,动得愈发离开,“别碰,别碰,好痒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的视线落在她如凝脂般滑腻腰腹,不盈盈一握,宛若柳枝纤细,此时正不安分地扭动着,如灵蛇曼舞,他不由眸色一深,呼吸急促起来。但是抬眼一看,她身上大大的伤口,什么旖旎的心思都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是心疼和自责,若是他能早点寻来,她也不至于受此磨难。

    “听话,别乱动,蹭到伤口又该疼了。w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慕容泠眉头一皱,立马僵住了,厉苍旻连忙看过去,却是她的后背一片淤青,应该是被撞击的伤口。他眉头一凝,顿时叹了口气,把她扶起来,倒了药油在手心替她推淤化血,慕容泠痛得直抽气,他的手一顿,安慰道,“稍微忍一忍,力道轻了没效果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并非娇气之人,以前枪林弹雨也曾走过来了,即便子弹嵌入骨头也岿然不动,如今却变得娇弱起来,不知是身侧的男人巍然如山岳般可靠,还是失去了光明和实力,整个人都变得脆弱起来。

    一旦产生依赖,尝着被宠溺、珍爱与呵护的滋味,就再也难以戒掉习惯了。此时此刻,她沉溺在厉苍旻编织出来的网中,心甘情愿地沉沦。

    推淤化血之后,厉苍旻又帮她处理前面的伤口,他显示用温水细细地擦掉伤口周围凝结的污血,因为从未服侍过人的缘故,他的手劲有些大,慕容泠痛得皱了皱眉头,他立马就发现了,紧张地问道,“弄疼你了吗?”

    慕容泠却笑了起来,带着点回忆,戏谑地道,“犹记得当初你抢了婢女的活儿,替我洗脸,结果把的脸当墙擦,差点没把我的脸擦破一层皮。闪舞网w后来我就想,你当时莫不是故意要报复我吧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时的情景,厉苍旻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眉目柔和,深邃的眸子几乎能挤出水来,“自然不是故意的,都怪本王笨手笨脚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不管是洗脸沐浴,穿衣打扮,一定会把王妃娘娘伺候的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即使讶异又感动,没想到冷冰冰得像一块千年寒潭的厉苍旻居然会开玩笑,便眯起眼睛笑了起来,“您是堂堂王爷,怎可做这等粗活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使不得?咱们家王妃最尊贵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像是抹了蜜一样,甜言蜜语个不停,仿佛有暖融融的春水流淌而过,慕容泠的心像奶酪一般融化开来,他们不再是因缘际会、胡搭乱凑起的陌生人,而是生死与共、福祸相依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想,也许她穿越一场,只是为了遇见他吧。

    厉苍旻依旧在清洗着伤口,只是这一次动作轻柔了很多,慕容泠甚至没有感觉到痛,谈话间就清理完毕了,接着他便一一在伤口上了药,便有一股凉凉的感觉从伤口传来,她的眉头缓缓地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身上被套上了一件衣裳,冰凉顺滑不同以往,她不由好奇地问道,“这是什么缎子,如此别致?”

    “泠儿可还记得当初与你过要制法衣?这件衣裳便是灵蚕吐丝织成的法衣,神识不透,寒暑不侵,一共得了两套,另外一套你放进自己的须弥戒中吧。”

    着,他又把另外一套放在她的手心,慕容泠触摸着料子,水一般丝滑,天衣无缝似的,她忍不住问,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本王的不急。”

    他是男子,修为又高,料想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用神识偷窥,慕容泠则不同了,只是想到有人看着她的身体,他就恨不得杀人,自然是忍不得的。

    慕容泠也想到这一次,再加上也不想再修士面前裸奔,便没有矫情地接下来,放回须弥戒中,“我们何时回京?”

    “等你伤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不赞同地摇头,“你御剑飞行,回京不过是一天的功夫,我可以支撑得住。再了,我让白穆他们抓了十几名仙盟的修士,他们怕是应付不过来。我们得快些回去,把他们都安置好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不赞同地皱起眉头,“不急,白穆若是连这点事都做不要,要他何用。”

    他向来有主意,慕容泠知道自己奈何不了他,只好曲线救国,“我想回王府,外边我住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看了她许久,虽然明白是她的托词,却也不忍心拒绝,只好谈了口气,“依你便是。如今天色已晚,明日再启程吧。”

    他解了衣裳躺在床上,慕容泠立马转了脑袋看过来,漆黑清澈的瞳孔中倒映着他的身影,像是已经看到了他一般,但是厉苍旻清楚,她只不过是强撑罢了。

    既然她想看见,那便让她看见吧。

    他佯装不知,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,低声道,“师祖给你的书可都还在?”

    慕容泠有些疑惑,“要这些书做什么?你不是有师祖传承?”即便如此着,她还是挥手把那些书籍都取了出来,慢慢地堆在房间里,“除了灵草图鉴被白穆拿去拓印,都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嗯了一声,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精力不济,忘记了刚刚的疑惑,撑不住睡了过去,待她睡熟之后,厉苍旻才悄悄地翻身上来,开始翻找资料,终于在一本游记中找到关于噬元蚁的记载。

    噬元蚁,喜食元气,多居与干燥而元气充沛之所。噬元蚁无所不食,未有凤鸣花能可之。

    凤鸣花么……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