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9章 本王给你上药
    怀中的冬瓜般大的白虎蛋一点也不重,尚且带着温暖的热度,稀奇的是,蛋壳似乎会呼吸,一起一伏,手放上去,像是放在幼兽软绵绵的腹部似的。闪舞网w

    虽然是颗蛋,但它明显是有情绪的。刚刚厉苍旻拿着它,它像是浑身长着虱子一般不安地扭着,与其是厉苍旻把蛋放在她怀里,好不如是它自己蹦进来的。

    它一进慕容泠的怀里,就拼命往衣领钻,似乎要藏起来一般。厉苍旻脸色一黑,立马把蛋捏了上来,对着慕容泠道,“快契约了。”

    白虎蛋在厉苍旻手上瑟瑟发抖,慕容泠甚至能感受到它传来一股委屈的情绪,不由一愣,伸手碰了碰,那蛋顿时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心,孺幕而依赖。

    慕容泠心中一怔,心底那股郁气和不喜也渐渐消散了,白虎不过是受制于杨烈,她随意迁怒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想到它受制于人时血红的双瞳,微微摇了摇头,“神兽有灵,想必是极其骄傲,不会愿意被修士控制的。既然我先祖都没契约它,那我也不必枉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白虎蛋立马传来喜悦的情绪,它甚至开心地摇晃起胖嘟嘟的身体来,若是落在实地上,恐怕要旋转跳跃了。

    厉苍旻见不得它这副样子,冷哼一声,白虎蛋便消失无踪了,察觉到情绪失消失,慕容泠疑惑地皱眉,“你把它放哪儿了?难道是须弥戒?别放在那里,会憋死的。”

    联想到江云音体内的女鬼,她可不想弄出个人格分裂的蛋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它死不了。”她一对白虎蛋投入过多的关注,厉苍旻立马不高兴了,目光落在她满身的伤口时又沉了沉,“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与慕容泠离开不久,凌乱的战场突然出现了一个人,那人似乎是被杨烈惨烈的死状惊住了,惊呼了一声又戛然而止,怔愣了许久才有动作,弯下身在尸体上摸索了许久,也不知拿到了什么东西,就匆匆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清剿行动已经完成,尽管仙盟乃江湖第一大势力,但是诸派联盟与在大军压境之下,根本毫无还手之力,盟中弟子死的死,伤的伤,剩下的毛三两只纷纷缴械投降,被压着出了晴雪山,正好碰上了抱着慕容泠的厉苍旻。

    王府侍卫和葬花宫弟子俱是大吃一惊,冷秋看着浑身浴血的慕容泠,顿时一急,“王爷,主子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重伤不愈极其消耗精神,慕容泠一路上靠在厉苍旻怀中闭目养神,听到冷秋的声音便睁开了眼,不过并无用处,同样是一片昏暗罢了。闪舞网w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轻声道,“受了点伤,并无大碍。冷秋,你身上可带有伤药?”

    噬元散造成了她的身体无法吸收元力,法术和丹药没用,只能用凡人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冷秋没有多想,连忙掏出许多瓶瓶罐罐,对着厉苍旻道,“王爷,让我给主子上药吧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冷秋突然觉得身上一寒,头皮发麻,心里有些怪异,只是还来不及多想,手中一空,那些伤药已经落在了厉苍旻手中。接着只见白光一闪,眼前便失去了两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王府的侍卫和葬花宫的弟子们齐齐低呼起来,原来王爷与王妃一样,都是会飞天遁地的仙人啊。

    冷秋顾不上议论纷纷的众人,而是看向白穆,向他拿主意。白穆到底是跟随厉苍旻多年的侍卫,对他性子有几分了解,沉声道,“我们先回京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些修士怎么办?我们押送回去还是交给镇国公?”

    修士们虽然被慕容泠的鬼刺藤绑住,失去了反抗能力,但是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恢复正常。白穆多少有些忌惮,但是想到慕容泠的吩咐,便道,“镇国公怕是不会留下他们的性命,我们带回去便是。沿途让葬花宫各分部弟子前来护送,即便他们恢复了神通,也翻不起浪花来。”

    事情便这么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穆等人收拾回京,厉苍旻却还没启程,他带着慕容泠去了最近的客栈,要了一间上房便开始替她处理伤口。她浑身都是伤,厉苍旻把她放在床上,心翼翼地替她剥开沾着血迹的衣服,也许是看不见的缘故,慕容泠的感觉格外灵敏,察觉到身上的肌肤渐渐裸露出来,又冷又痛,连忙按住他的手,“别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宽大的手掌在她脑袋上揉了揉,声音沉沉,带着温柔安抚的意味,褪去了昔日冷冰冰的味道,暖融融地几乎要渗进人的心里,“乖,本王只是替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身上的细碎的伤口众多,势必得把衣裳都褪去,想到她不着片缕的场景,脸上顿时氤氲起一片红霞,难得地扭捏起来,“要不,你替我寻一个医女吧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许外人看你。”厉苍旻声音带着微微的低哑,强势又霸道,“咱们本就是夫妻,何须忌讳?待你筑元,咱们便行周公之礼罢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的脸瞬间热得几乎能够煎鸡蛋,从前厉苍旻装傻,她也乐于轻松,两人成亲后也没有亲密的举动,唯一僭越估计也就是中了春日绵延散那日了。

    即便厉苍旻恢复了正常,也从未提过同房之事,她渐渐也忘记了自己当妻子的义务,没想到他不是不想,原是等她筑元罢了。

    修士一般在筑元之后才开始双修,只因为过早泄去元阴和元阳会对修为不利,慕容泠此前从未想过这一层,没想到厉苍旻居然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想必,这件事他已经深思熟虑过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的脸色愈发红艳,连带着身子也变得敏感起来,那双大掌似乎打着热度,几乎能把她烫得化成一团春水。

    厉苍旻眉宇间终于露出了点笑意,漆黑的眸光中染着璀璨的光芒,峻冷的面容更显得俊美清逸来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烧红得几乎要冒出烟来,他忍不住弹了弹她的脑门,低笑道,“别胡思乱想,本王给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