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6章 卑劣不堪的小人
    叶振天被溅了一脸的血尚且来不及擦干净,白虎的利爪已经再次扑来,他连忙闪避,同时从乾坤袋中拿出一个铃铛,手中不停地摇动,便有音波一层层地扩散开来,白虎的动作一凝,痛苦地哀嚎,便被他逃出了虎爪。

    那铃铛原本是音攻法器,专攻神魂。白虎只是幼年,神魂不盛,一时被诡异的音波压制住了。二级妖兽尚且如此,更别只是凡人杨烈和慕容贲,虽然铃铛并没有攻击他们,只是扩散出来的余波,就足够让他们脑袋胀痛,血气翻涌,因此俱是惨叫一声,吐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杨烈的笛音因此一顿,白虎的攻击也随之迟缓,叶振天发现了异常,明白是他在操控白虎,神色一厉,随手挥出一条冰龙,朝他攻去。

    慕容泠岂会让他得逞,不知是她神魂强大还是叶振天实力不济,未曾发挥出铃铛的全部实力,这一阵阵的音波根本就无从撼动她的神识,因此她根本不受影响,就地取材,掀起地上的石块挡住冰龙,还竖起了三堵土墙,挡在了杨烈跟前。

    随着土墙粉碎,慕容泠便察觉到这次与皇宫之战的不同,彼时她拼劲全力也无法阻挡,如今不过是耗费一半的元力而已。

    被保护了的杨烈重新拿起了短笛操控白虎,只见它张嘴咆哮了一声,如滚雷轰鸣,叶振天本来消耗巨大,此时神识一荡,没防备居然被白虎爪到了实处,正好落在他曾经受创的腹上,未曾痊愈的伤口瞬间崩裂,露出暗红的血肉来。

    慕容泠乘胜追击,耗尽全部的元力化出一排利刃,密密麻麻地朝他刺去,与此同时,杨烈的笛音也变得急促,白虎吐出巨大的风刃一同袭去,叶振天躲避不及,顿时被扎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他本就在悬崖边缘,此番受到攻击,在巨大的冲劲下开始下坠,哀嚎惨叫在山间彻响,几人对视一眼,连忙奔下去,在山底下看到了血肉模糊的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因为从山上滚落,他的面容和外露的皮肤血淋淋一片,面目模糊,但是他身上的伤口和衣服,确实是叶振天无疑。

    慕容泠有些疑虑,好歹是筑元修士,即便身受重伤,也不至于毫无防备摔死才对。谨慎起见,她在晴雪山周围寻找了一番,没有发现第二具尸体,才终于相信那便是叶振天。

    待她转了一圈回来,慕容贲和杨烈已经把尸体身上的东西瓜分完毕,只是一个打不开的储物袋。慕容泠毫不客气地据为己有,发现里面的东西少得可怜,除了刚才使用的铃铛,便是几瓶丹药,寒碜极了。

    再看杨烈和慕容贲,两人脸上俱是带着压抑不住的欣喜激动之色,心中便有了猜测,他们怕是搜出了补元丹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贼首已经伏诛,接下来便没有什么大问题了。父亲,我还有急事,先行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出来这么多天,也不知厉苍旻如何了,她心中有些急,就听杨烈喊了一声,“秦王妃,且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疑惑地回头,迎接她的却是扑洒而来的毒粉,她始料未及,又加上刚刚耗尽了元力,一时无法阻拦,居然被毒粉扬在了眼中、脸上,顿时火辣辣的刺痛,一股钻心的刺痛从受创之处传来。

    她尚且来不及愤怒,连忙拿出解毒丹吃下,然而已经迟了,解毒丹只能防止毒素继续深入,造成的伤害却无法恢复,她受创的眼睛一阵刺痛,所见俱是蒙上一层血雾,伸手一抹,是潮润粘稠的液体,正是血。

    一股眩晕从脚底窜起,她连忙运转功法,然而诡异的是,她的体内刚伸出一丝元力,就消失无踪,像是被什么吞噬了一般。

    耳边突然响起杨烈的大笑,“别白费力气了,这是我用上百只噬元蚁尸体制作出来的噬元散,沾之即入人体,吞噬元力,无药可解。”他的声音微微一顿,似乎在欣赏慕容泠愤怒的神色,笑声愈发得意,“修士又如何,还不是逃不过我的算计。秦王妃,你该荣幸,成为第二个享受噬元散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杨烈得意大笑,“自然是你的短命的亲娘,起来,但年的镇国公也是同谋呢。镇国公,你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慕容贲恼羞成怒,呵斥道,“杨烈,你胡八道什么!”

    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得到化元丹之后,杨烈便彻底没有了顾忌,与慕容贲撕破脸,声音嘲讽而鄙夷,“当初若不是镇国公配合,我还没能那么容易让圣女中招呢。啧啧啧,谋害发妻,谁能相信堂堂的镇国公居然是如此卑劣不堪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过是背信弃义的属下,也不比我高贵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慕容贲大怒,开始与杨烈互揭其短,慕容泠听了一耳朵,渐渐把事情原委猜的七七八八,原来杨烈居然是世外天宫的人,也是原主娘曾经的下属。如此便可以解释他为何能够以凡人之身控制二级妖兽了,恐怕都是从原主娘身上夺过来的。

    趁着两人狗咬狗的功夫,慕容泠往嘴里塞了一把补元丹,却发现补元丹爆发出来的元力同样很快就消失干净,脸上终于露出了凝重之色。更糟糕的是,她的眼睛越来越痛,原本还能看到血雾,忽而一暗,便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慌了起来,想要乘乱离开,结果本来与慕容贲争执的杨烈看到了,顿时大喝,“哪里走!”

    利剑随之而来,慕容泠听音辨位,躲过了这一招,却没有躲过脚下的山岩,顿时被绊倒在地,手心顿时蹭出一层血,火辣辣地疼。杨烈没有放弃,今天势必要把她杀死,攻击再次到来,慕容泠侧身一滚,结果没能彻底躲开,手臂上挨了一剑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地上无力反抗的女人,杨烈心中更是得意,像是看到十几年前对他不屑一顾的女人一般,畅快地笑着,“要怪就怪你是那个女人的女儿!若是有九泉,你便去向她索命吧!”

    着,他手中的剑在阳光下闪烁着冷冽的寒光,朝着无力反抗的慕容泠心口刺去!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