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5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
    叶振天脸色骤然难看,冷笑道,“秦王妃嘴皮子倒是利索,只是本事却不怎么样。起来你不带秦王一起过来,反倒带了两个凡人,是太自负还是瞧了本座。”

    慕容贲和杨烈身居高位多年,向来自负,如今被叶振天不以为意地嘲讽,顿时脸色青白交加,露出羞怒之色。然而在叶振天眼中,凡人不过是蝼蚁,余光都未曾放在他们身上,反而一直盯着慕容泠,目光如毒蛇,恨不得把她噬骨而食。

    再恶毒的目光慕容泠都承受过,自然不会在他的视线下露怯,掩住心中听到秦王那一瞬闪过的忧虑,她面色如常,把玩着手中的刺藤,“我们家王爷修为精进,如今已经闭关突破,自然没有跟来。对付一个强弩之末的手下败将,只需本妃出马便可。”

    叶振天心中震怒,刚要动弹,之前被厉苍旻刺穿的腹一阵剧痛,脸色顿时苍白,他勉力支撑,才没吐出口腔的鲜血,满口腥甜。

    他顿时赤红了双眼,压抑住满腔的愤怒,看向眼前艳丽得过分的女子,缓和了语气,“本座素来与你无冤无仇,秦王妃何必要赶尽杀绝。若是之前有所冒犯,本座愿意道歉,你我化干戈为玉帛,共寻大道,岂不妙哉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眼神一转,嘲讽道,“叶盟主的心胸本妃不敢恭维,谁知道你会不会暗处捅我一刀,岂不是冤枉。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叶振天温文尔雅的面容扭曲了一下,却被他强行压抑住,依旧好言相劝,诱惑道,“你年纪轻轻已经是炼元八层修为,将来前程无可限量,你若加入本座麾下,本座承诺,只要你替本座炼丹,任何修炼资源都优先向你提供!”见她神色淡淡,似是不信,他咬了咬牙,出了自己的秘密,“本座早年探访到古修洞府,得到无上资源,只要你愿意为本座效劳,本座与你共享。”

    那水系修士闻言,看向慕容泠的眼神中便带上了嫉妒,慕容泠眉梢微动,未曾动心,“叶盟主所谓的资源,不外乎是功法、丹药和法器。本妃已经有功法,丹药亦是不缺,至于法器嘛……如若没有猜错的话,叶盟主遇到的古修洞府,便是在晴雪山中吧。堂堂一介冰系修士,连功法都是低级货色,想必法器也不会高级到哪里去。叶盟主,你本妃猜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何止猜得对,若不是他探访古修洞府的秘密只有他一人知晓,叶振天几乎以为慕容泠亲眼所见。闪舞网w

    他早年突破先天之境,四处游历的时候来到久负盛名的晴雪山,无意中进入了古修洞府,得到修炼功法,又恰逢身具灵根,他便欣喜若狂地开始修炼。只是那功法不过是玄级功法,多年后他便察觉功法无所寸进,开始翻看古修留下的随笔书籍,发现了葬花宫的秘密,才有了他与皇后的恩怨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苦苦追寻了几十年,非但功法没有得到,连好不容易修炼到筑元后期的修为也暴跌,顿时满心愤然,如何再忍得住慕容泠的冷嘲热讽,立马冷下脸,“慕容泠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冷笑,“真不巧,我什么酒都不喜欢吃。”

    被她傲慢的态度激怒,叶振天维持不住伪善的面目,怒火翻腾,随手一扬,冰凌凭空而生,纷纷扬扬地向慕容泠刺来,慕容泠念着口诀,一堵木墙挡住了冰凌,只是如今在雪山之上,冰凌尤其厉害,轻易地刺透木墙。

    慕容泠连忙再竖起一层,才终于挡住,经此交锋,她的元力去了十分之一,叶振天脸色也稍稍苍白,但是相对来,还是叶振天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叶振天轻嘲,“木系天灵根确实厉害,但是不能否认木灵根攻击不强的事实。慕容泠,你若是识相,趁早归顺本座,免得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微恼,“到底是谁吃苦头,比试一场才见真晓。”

    着,她手一扬,丢出一颗雾云丹,叶振天手疾眼快,祭出钟鼎一样的低阶法器,把他和弟子笼罩起来,雾云丹只是砸在钟身上,哐啷的一声轻响,顿时薄薄的烟雾在山顶弥漫,慕容贲和杨烈只是闻着了些许,便脸色一青,已经是中毒的征兆。

    慕容泠没想到叶振天堂堂筑元修士,居然当起了缩头乌龟,只是她中并无利器,根本不能破开钟鼎的防御,只好给身旁两人递了解药,对着杨烈道,“接下来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杨烈吃了解药,顿时有了精神,心知她指代什么,便在慕容贲惊诧的目光下,打开腰间的灵兽袋,轻声道,“白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咆哮声骤然响起,白雪簌簌之间,一道白色的身影顿时从里面扑出来,慕容泠瞬间便对上一双黄色的虎目,只见那白虎鼻尖微动,便朝着她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慕容泠心中惊骇,尚未忘记这只白虎的实力,连忙闪避,那白虎顿时扑了空,爪子在山道上留下深深的痕迹,顿时心有余悸,若是被它扑实了,她的身体与山道便是同样的遭遇。

    杨烈不悦地皱起了眉头,冷冷地看了慕容泠一眼,才对着白虎吩咐道,“白,回来!不许胡闹,把前方的钟鼎破开!”

    白虎黄澄澄的眼睛中露出了不满之色,甩了甩尾巴,并不理会杨烈的吩咐,反而继续盯着慕容泠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烈的脸瞬间沉了下来,从腰间拿出短笛放在唇边吹奏,本来还对他爱答不理的白虎顿时眸然赤红,痛苦地咆哮了一声,冲着前方的钟鼎扑去。它只是轻轻地挠了一爪,就见那钟鼎颤抖,从抓痕的地方迅速皲裂,露出里面惊骇不已的叶振天两人。

    白虎已然没有了神智,看到里面有人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吐出风刃,叶振天躲避不及,便推出身边的徒弟阻挡,顿时热血飞剑,那徒弟被穿透了胸膛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