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4章 秦王妃,好久不见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燃烧的大火终于停歇,最后一层阵势随之破解,被掩藏了许久的晴雪山终于在一片浓烟中露出了真面目。

    背后是连绵起伏的青山黛色,像是丹青妙手在山水画中清逸的一笔,朦胧而娟秀,带着薄薄的雾色,氤氲了山清水秀的隽雅和风华。

    娟秀之中,唯独一峰格外突兀,像是顶天立地的擎天柱,以睥睨的姿态傲立在群山之间,陡峭而高耸,遮云避雾,山体堆满了积雪,像是误入春山的一个寒冬巨人,傲然而立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慕容泠暗自惊奇,总觉得这一座晴雪山不似是天然存在,倒像是移山填海的修士挪过来的,不然实在无法解释如此怪异的景象。

    晴雪山被隐藏了几十年,许多年轻人都未曾见过,待他露出庐山真面目,不免惊叹,暗道奇迹。不过想到世上都有仙人存在,有此奇异的景象倒也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群山之中,远远便能看到晴雪山脚下的一座山丘上,建着一座城堡,慕容泠问了那符箓修士,确认那便是仙盟驻地,还未等他们有所动作,便有一群人持械冲了出来,看那衣着,正是仙盟弟子。

    无需她吱声,慕容贲已经让士兵迎上去,而那些武林人士则是直接前往城堡清剿,慕容泠望着晴雪山皑皑的白雪,又把那俘虏修士提溜了上来,“叶振天的闭关之所在何处?”

    命被掌握在她手上,修士不敢不答,苦着脸回道,“在晴雪山上。闪舞网w盟主乃冰系灵根,一直在晴雪山上修炼。”

    着,他还指了指位置,慕容泠看了一眼,心中有底,便把这群修士丢给白穆等人,吩咐他们看好,便使了轻身术纵跃而去,慕容贲和杨烈见此,也施展了轻功跟上。

    慕容泠没有阻拦,放出神识感知,在半山腰出看到了正在巡逻的两名修士,不过是炼元五层修士,还未等他们有所动作,便迅速丢出鬼刺藤把他们绑住,纵跃上前扭住了其中一名的脖子,咔嚓的两重声响,抬头便对上杨烈阴沉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丢下手中已经没有气息的修士,脸上扯出一抹僵硬的笑,“秦王妃,咱们明人不暗话,我知道你已经发现我身份,彼此恩怨以后再,你我暂且联手,解决了眼前之难如何?”

    慕容泠松开手,“好。w”

    杨烈似是没有想到她这么容易话,微微一愣,眼中闪过一抹暗色,“不过我有一个条件,若是发现化元丹,秦王妃必须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化元丹对我无用,自然不会与你抢。”

    刚刚慕容贲乘着他们解决巡卫的功夫已然上山,隐约听到些声响,想必是对上了另外三人,两人便不再耽搁,快速往上,果然看到了正在疲于招架的慕容贲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些狼狈,已经沾染了血迹,一看到两人顿时大喜,“泠儿,杨烈,快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刚刚能快速解决两人靠得是击其不意,如今已经惊动了三人,免不得要一番纠缠,慕容泠毫不犹豫,对上了修为最高的一名水系修士。此时在雪山之上,水汽浓郁,水系修士施展起法术来如虎添翼,饶是她也左支右绌,一时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好在她元气度衡量比对方丰富,在对方元气枯竭之际,直接甩了鬼刺藤过去把人困住。那人眼中闪过阴毒之色,从怀中掏出一物丢了过来。慕容泠心道不好,连忙闪避,然而终究是慢了一步,被烈焰弹爆炸的余**及,震得整个人砸在山壁上,碎裂的山石扎在身上,剧痛传来,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再看慕容贲和杨烈,两人多多少少受到波及,杨烈距离远,倒是没受伤,只是慕容贲的情境不妙,一时不慎便被对方打中胸口,从山道跌了出去,只听到回荡山间的惊喊,慕容泠的心顿时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慕容贲还不能死。

    她连忙跑过去,看到慕容贲正抓着山岩摇摇欲坠,当机立断抛下长藤,等他抓牢了才往上拉。大男人的重量并不轻,但慕容贲也同时使力,很快就把他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劲风从身后袭来,慕容泠侧身一滚,躲过对方的土刺,甩着刺藤打过去,劲道极大,那人立马得到了慕容贲同样的遭遇,哀嚎着滚落下去。与此同时,杨烈也解决了他的对上,只剩下刚刚丢烈焰弹的水系修士。

    那人已经被鬼刺藤的毒麻痹得半个身子都僵硬了,面对这虎视眈眈的三人,面露惶恐,结结巴巴地道,“你们,你们不能杀我,我师父就要出关了,他一定不会饶了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讥讽地勾起了唇角,“先杀了你,等他出来再论。”

    伸手召出金刃,对着那人心口刺去,然而就在此时,堆积的山雪突然颤动起来,凝聚成一堵厚厚的冰墙,挡住了金刃,慕容泠眉头一跳,连忙飞离原地,下一刻,她站立的地方便爆炸开来,山石和积雪滚滚而下,形成了石碓雨。

    她心有余悸,抬头望去,便看到一个白衣男人站在山峰,负手而立,衣袂飘飘,若不是他脸上的苍白泄露了些许痕迹,当真像一个填山倒海、实力高强的仙人。

    水系修士一看到他,大喜过望,“师父,救我。”

    叶振天眉头一皱,露出了厌恶之色,却也没有坐视不理,元气形成的抓手把人拎起来丢在一旁,才看向慕容泠,眼中带着冷冽的寒意,“秦王妃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稍稍一探,便知叶振天体内生机紊乱,恐怕内伤未愈,更重要的是,他的修为已经跌倒了筑元初期,甚至隐隐有些不稳。区区一个月的功夫,根本就不足够他修补好强行提升修为而损伤的根基。

    她心中有底,知道叶振天不过是外强中干,便泰然自若地浅笑着,“一月不见,叶盟主的情况似乎不妙啊。怎么,难道门中没有神医替门主炼丹疗伤?哦对了,应该是有的,那个江神医是吧,可惜已经自伐了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