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0章 为父的至交好友
    周鸣山瞧了瞧周围的武林同道,见他们不敢话,只好自己硬着头皮问了一句,“秦王妃,晴雪山占地甚广,我等人数不多,如何能够包围起来。w”

    虽然各门各派的人都来齐了,但并非倾巢而出,在场的人满打满算才四百多人,对于连亘起伏的晴雪山来,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抬眼看他,并没有因此不悦,“无需固守,只需派人盯梢,守望相助即可,镇国公的大军即将达到,不愁有漏网之鱼。”

    冷冬惊诧地看向慕容泠,心中惶然,她是如何知晓镇国公率军在后?他忍不住试探地问着冷秋,“难道主子联系了镇国公?如何知道镇国公在后头?”

    冷秋唇角勾起了讥讽的笑,“主子手眼通天,这世上未曾有什么秘密能瞒得过她的,你跟了主子这么久,难道还不知晓?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犀利而冷漠,像是看进人心里,冷冬愈发惴惴不安,冷秋深得主子信任,她此番含沙射影,肯定是主子知道些什么了。想到慕容泠先前的手段,心中不免生出些绝望来,他若是早知道她是通天彻地的仙人,又何必会效命于镇国公呢。

    被慕容泠手段震慑到的并非冷冬一人,那群武林人士亲眼目睹了传中的仙人手段出现在大周的秦王妃身上,敬畏又好奇,无论是忌惮于她的身份地位,还是无人能敌的实力,他们都必须听从她的指挥,自觉地按照吩咐包围起晴雪山,等待镇国公大军到来。w

    待众人散开,没有了嘈杂吵嚷的人声,慕容泠才让白穆等人护法,吞了一口补元丹补充元力,一个周天后空荡荡的丹田开始充盈,连舒缓神识的紫灵丹也发挥了效果,然而解毒丹却丝毫不起作用,心口那三道灰白色的伤口,依旧在缓缓地腐蚀着她的生机,如附骨之疽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的伤口……”

    暮色西垂,慕容泠才终于睁开眼,冷秋看着她伤口愈发严重,心知她对此也束手无策,不由担心起来,“主子,坤元子是道士,擅长除邪祛秽,不如问他有没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觉得有理,展开神识找到坤元子的位置,他正在闭目打坐,听到脚步声立马警觉地张开眼,一看是慕容泠,脸上立马就堆了笑,“原来是秦王妃,不知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指教不敢,我此番前来是向与道长讨教,阴气该如何祛除?”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慕容泠不敢自视甚高,客客气气地执了平辈礼,虚心求教。闪舞网w

    坤元子连忙避开,又行了一礼,“秦王妃折煞老道了,老道行走江湖,斩妖除魔不知凡几,对于阴气也有所了解,若是秦王妃不嫌弃,老道也倒也有破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请。”

    坤元子从随身袋子中取出符纸和朱砂,符笔沾了朱砂在符纸上笔走蛇龙,画出一道复杂的符文,只见灵光一闪,笔落符成。

    “秦王妃可有水?”

    慕容泠从须弥戒中取出杯子,随后便添了一杯水递过去。坤元子暗自羡慕,把符纸浸在水中,才道,“秦王妃只需喝下去,阴气即解。”

    符纸被水浸泡糊成一团黄色,看起来尤其恶心,冷秋欲言又止,见慕容泠已经毫不犹豫地把杯中的符水喝了进去,只好止住劝阻的话,把视线落在她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神奇的是,那些萦绕不去的灰白之色渐渐散去,露出红色的血肉来,再过一盏茶的功夫,连外露的血肉也不见了,伤口缓缓结痂褪去,露出莹白细腻的肌肤来。

    慕容泠从须弥戒中拿出外袍披上,脸上终于有了红润之色,感激地朝坤元子作揖行礼,不动神色地把一颗补元丹放在他手心,“多谢道长相助。”

    坤元子睁大了双眼,望进她含笑的眸子里,得到她肯定,才终于敢相信,江湖人梦寐以求的化元丹就这样轻易地被他得到了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忍不住微微颤抖,“秦王妃客气了,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。王妃高德,日后但凡有差遣,莫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真心结交,连道不敢,客气地与他寒暄了几句,为了避免被发现异常,便与冷秋离开,重新回到了桃花阵前。

    白穆和几个葬花宫弟子守在原处,看到她回来,关心地问了几句,得知伤口已经治好,俱是松了口气,这时白穆才问出心中的疑惑,“王妃,镇国公的大军何时才能到达?”

    “明日晨曦。”

    旦日,太阳刚在云层中露出一抹稀薄的橘红,草地中就传来了踏踏的马蹄震动之声,慕容泠睁开眼,跃到枝头看过去,便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从远处逼来,他们手执刀戟,身着铠甲,坐在高头大马之上,带着晨曦的寒露跋涉而来,目光炯炯,精神抖擞,丝毫不见倦色,仅凭这番气象,便可知晓这是一队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狼虎之师。

    镇国公慕容贲的军事之能,果然不容觑。

    慕容泠从树上跳下,为首的慕容贲已经到了她跟前,他穿着一声银色的铠甲头盔,平添了杀伐的血气和戾气,像是一头蛰伏雄狮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落在慕容泠身上,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,“泠儿,你如何在这里?”

    这装腔作势的本事,同样高明极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与他装模作样,一脸被他发现的心虚与懊恼,“我府中发现有人鬼鬼祟祟,疑似仙盟中人,便一路跟踪到此,果不其然,晴雪山便是仙盟驻地,我便召集武林人士,打算一网打尽。”她顿了顿,又道,“父亲的消息真灵通,如何率着大军到此的?”

    慕容贲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冷冬一眼,淡淡一笑,“我亦是听到消息,尾随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恍然大悟,相信了他的辞,忽而目光一转,落在他身侧的男子身上,好奇地问道,“这位先生从未见过,不知姓甚名谁?”

    “他叫杨烈,乃为父的至交好友。”

    慕容贲一脸的意味深长,眼中藏了千言万语,却故作高深地隐瞒起来,带着自负掌控一切的得意和傲然,似乎觉得把慕容泠耍得团团转非常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