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7章 赵王脸皮挺厚的
    各大门派的江湖人士此时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消息给炸懵了——白衣女子是秦王妃,被追杀的是赵王,晴雪山是仙盟驻地,想到皇帝的圣旨,他们岂不是误打误撞找对了地方?

    然而此时更惊骇的当属厉扶尘,没想到慕容泠居然知道他与仙盟有关系,还猜到晴雪山是仙盟驻地,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种被窥视的恐惧感,似乎在慕容泠面前,他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,这种感觉比光裸着身子在闹市中行走还要难堪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恐惧和忌惮无所遁形,慕容泠突然有种猫捉老鼠的兴味,唇角勾起恶劣的笑意,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赵王堂堂的王爷,勾结乱臣贼子刺杀圣上皇后不,居然还装病外出,跑到贼人面前当孝子贤孙,真是丢尽了皇族气节,不忠不义,枉为人子。”

    她什么都知道了!母后的身份,还有皇宫的刺杀的……

    厉扶尘眼中阴霾丛生,心中的杀意再也止不住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他是赵王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“在下只是无名之辈,不敢当赵王大名。只是在下与秦王妃素日无仇,往日无怨,为何诬陷我拿了化元丹。闪舞网w”他环视了一番虎视眈眈的武林人士,冷笑道,“听闻秦王妃医术高强,擅长炼丹制药,前几日那两颗化元丹是你炼制的吧。在场这么多武林好汉,只有两颗如何分得了,不如秦王妃大发慈悲,给他们每人赏赐一颗,当作你这些日子里把他们耍得团团转的报酬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,全部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慕容泠身上,一张张脸上是无法掩饰的贪婪和狂热。夺一两颗不能分摊的化元丹又有什么用,还不如把生蛋的母鸡抢了,日后化元丹还不是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然而周鸣山忌惮着慕容泠的实力和身份,没有当出头鸟,结果他不动,其他人也没有动作,局势一时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慕容泠没想到厉扶尘祸到临头还给她挖坑,虽然她不忌惮这些人的实力,但是被一群苍蝇盯着,她心情也不会舒畅。于是手中鬼刺藤一扯,直接把厉扶尘拖过来,另一只手只取他的门面,“你是不是赵王,待本妃取下你的人皮面具再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眼中闪过慌乱,眼看着慕容泠近在咫尺,他手中一扬,被他偷偷抓在手中的沙土朝她双眼洒去,在她下意识闭眼的那一瞬间,拔出腰间的匕首,冷喝道,“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他的匕首终究不能触碰慕容泠分毫。

    他本就中了鬼刺藤的毒,身体麻痹僵硬,出手更是慢吞吞的,站在慕容泠身后的冷秋和白穆第一时间上前护驾,一人踢开他手中的匕首,一人把他反手一扣,跪按在慕容泠跟前。

    厉扶尘这一辈子,除了宣武帝和皇贵妃,从未跪过第三个人,如今被白穆以如此屈辱的姿势按压在慕容泠面前,像个卑微下贱的奴隶,还无还手之力,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和愤怒让他赤红了眼,立马怒喝,“慕容泠,你好大的胆子,居敢让本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泠已经睁开了眼,漂亮的眸子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似乎正在等着他出‘本王’二字,彻底落实他的罪名。本来腾烧的怒火立马平息了下来,他立马止住了声音,眼神却像猝了毒的蛇一样阴冷,恨恨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没先到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想起被厉扶尘弃之如履,最后死于非命的原主,看到他如此落魄的模样,心中十分解气,“别怪本妃心狠手辣,这一切都是报应。”

    她眉眼一抬,冷秋就领会了意思,目光在厉扶尘脸上打转,最后在脖子出发现了异常,连忙捻着一扯,撕下面皮,露出一张英俊帅气的面容。

    慕容泠有些意外,这副模样根本就不是赵王。看到他眼中的得意和嘲讽,她不由摸了摸下巴,似笑非笑,“没想到赵王脸皮挺厚的。冷秋,继续撕,我倒要看看他披了多少张面皮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身体一僵,他为了预防万一,确实披了不止一张面皮,但是面皮再多,也禁不住被撕,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张了,他心中一急,仙盟的人怎么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曹操曹操到,厉扶尘念念已久的救兵终于从桃花阵中出来,所有人都听得到一声厉喝,“慕容泠,你还敢出来,还我爷爷命来。”

    桃花林中窜出一队黑衣高手,为首的是一个白衣女子,容貌娇媚,却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阴气,整个人气质大变,不是江云音又是谁。

    她杀了承平公主驸马,慕容泠把人交给勇毅侯府,最后被她逃脱,没想到是回到了仙盟。

    此时江云音已经袭来,所到之处带起一股阴寒之气,慕容泠不由皱起了眉头,总觉得这股气息有些不对,江云音分明是活人,却带着沉沉的死气和阴气,阴寒逼人。

    她本是木系灵根,体内生机最旺,对死气和阴气有本能的厌恶和敏感,再看江云音剑刃携裹的淡淡灰白,心知其中利害,连忙制住要上前的冷秋和白穆等人,“此女有古怪,别轻举乱动。”

    手一提,鬼刺藤便从厉扶尘身上解开,挥舞着朝江云音抽去,多日未见,江云音的武功更上一层楼,不但灵活地躲开了她的藤蔓,还有余力挥剑在鬼刺藤上一砍,铿的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,慕容泠便看到白光一闪而过,鬼刺藤居然被一剑斩断,切口出甚至残留着一团灰白色的光芒,阴气大盛,瞬间腐蚀了藤蔓的生机,在她手中变成了一株干枯的纤维组织。

    慕容泠心中大惊,这根虽然不是鬼刺藤的本体,但也是用他的种子催生而生的,放在江湖中也算是神兵利器的存在,居然就这样轻易地被江云音斩断,究竟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那诡异的灰白光芒,究竟是什么力量?

    “哈哈哈,慕容泠,你也有今天。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,今日我便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报应!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