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6章 赵王好眼神
    周鸣山乃后天巅峰武者,厉扶尘才后天七层,自然是敌他不过,随扈下属连忙上前护驾,然而前来围攻的又何止周鸣山一人,其他武林人士此时不约而同地忘掉江湖道德,厚颜无耻地以多欺少,迅速地包围起来,各种各样的招式往他身上招呼,饶是他躲避的功夫厉害,依旧吃了挂落,被刀剑砍中了手臂,血肉模糊。w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随扈下属大惊失色,连忙回防,左支右绌地招架着武林人士的攻击,厉扶尘此时哪里不知道是被白衣女子阴了一道,捂着皮肉翻滚的手臂面色阴沉,这群围攻他的人,在他心里已经与乱臣贼子无异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能暴露赵王身份,眼看着属下已经支撑不住,当即果断地下了命令,“入阵。”

    仙盟的桃花阵杀机重重,进去的人稍有不慎都会丧命,与其在外边被武林人士围攻而死,还不如进入桃花阵争取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赵王府下属听他吩咐,齐齐聚拢起来护着他入阵,周鸣山立马大喊,“诸位同道,晴雪山不定就是此子贼窝,别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桃花阵的凶名在场的都有所耳闻,若是人进去了,恐怕化元丹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更何况几乎全部的武林人士倾巢而出,若是让一个后天七层的子在眼皮底下跑了,以后传出去脸要往哪儿搁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下手愈发狠辣无情,在外边层层保护着厉扶尘的下属在凶猛的攻势下纷纷重伤而亡,渐渐把厉扶尘的身形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已经被包抄在人群中心,似乎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厉扶尘望着人墙后面的桃花阵,眼神露出沉沉的阴霾,“周掌门,在下是被人栽赃陷害的,那日在茶楼,白衣女子给我的只是玉容丹,她不过是祸水东引而已,真正的化元丹还在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周鸣山一时犹豫,当初在茶楼白衣女子确实只是把玉容丹的瓶子给了眼前的男子,那两颗被她塞进荷包里,根本就没见她拿出来过。但是想到她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功夫,谁知道她有没有偷偷塞到对方身上呢,但凡用毒的高手,手法总是比别人不同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白衣女子实力高强,他无法匹敌,只能相信她的辞。

    “休要狡辩,前辈武功高强,要杀我等轻而易举,何须祸水东引。闪舞网w”事到如今,他只能将错就错了,就算化元丹不在此子手中,若是能把他杀了,不动白衣女子心中高兴还会赏他一颗化元丹呢。他算是明白了,白衣女子与此子有仇,不然也不会算计到他的头上,“大家一起上,化元丹在不在他身上,把人拿下便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觉得有道理,一步步逼近包围圈,厉扶尘心火愈盛,正要表露身份之时,他仅剩的最后一名下属视死如归地看着他,“主子,属下清路,您记得用轻功趁乱进阵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还没反应过来,那名下属已经朝法阵那一面飞去,突然砰的一声爆炸,血肉飞扬,他居然是自爆了。而本来堵住路的武林人士,此时此刻死的死,伤的伤,躺在地上毫无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甚至来不及哀悼忠心的下属,连忙脚下运功迅速向法阵飞去,即便知道尽头凶多吉少,依旧宛若飞蛾扑火地冲进去。他心里明白,若是那群人在他身上搜不到化元丹,肯定是要杀人泄愤的。

    这一场自爆确实让众人措手不及,慌乱之下让厉扶尘越过人墙,眼看着与桃花阵只有一线之隔,他即将逃出生天之际,突然腰间一重,居然是缠绕上了一根结实柔韧的刺藤,不过是轻轻一扯,藤蔓上的刺就深深地穿破衣裳深入肉里,一阵眩晕的麻痹从脑海中传来,他像是一具僵硬的死尸一样,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惊呆了,怔怔地循着藤蔓看过去,看着熟悉的行头,周鸣山和那日的茶客都认出来了,是那日先天之境的白衣女子。她手中缠绕着幽绿色的藤蔓,藤蔓的刺在她手上变成了软绵的纤维,温顺无比,她缠绕手信步而来,像是牵着一头不值一文的牲畜,漠不关心,与厉扶尘的低哼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身上还跟着一群人,白衣长剑,锋芒毕露,再看那衣服上的白雕纹饰,立马就有人认了出来,“葬花宫!是葬花宫的人!”

    但凡是江湖人士,都会听过葬花宫的声名。葬花宫建宫历史悠久,至今已经上千年。这片土地的王朝更迭已经不知凡几,而葬花宫却依旧长盛不衰地生存着,低调而神秘,甚至有传闻葬花宫是仙人创立的势力,没有人敢不长眼去招惹葬花宫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仙盟盟主叶振天。

    江湖的人都不知道两派是如何生出恩怨的,只知道二十年来,仙盟与葬花宫水火不容,但凡双方弟子遇见到了,都是不死不休的结局。

    只是葬花宫素来不问江湖之事,怎么这回突然现世了,还用化元丹引发了一场江湖纷争,究竟是何目的?

    “慕容泠!是你!”

    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白衣女子,厉扶尘突然醍醐灌顶,出神入化的用毒本事、瓶瓶罐罐的丹药,还有现在绑在他腰间的刺藤,那晚在皇宫对战,慕容泠就曾经使用过的。这个女人绝对是在他出京的时候就盯上了,这么多疑点,可叹他一点都没发现,还被当成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“赵王好眼神,本妃带着帷帽都被你识破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终于不再伪装,掀开遮挡的帷帽,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容貌来,她瞳仁极黑,却闪烁着耀眼的光华,像是揉碎了星辰散落其中,愈发地光彩夺目,艳丽逼人。

    她的嗓音不再是刻意假装的清脆,带着一丝懒洋洋的音调,漫不经心却凌厉非常,“赵王不在京中养病,跑来仙盟做什么,难道是要通敌卖国不成?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