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0章 除之而后快
    慕容泠等人一离开,本来还规规矩矩的弟子们再也绷不住仙姿飘渺的模样,凑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,“刚刚那位女子是何人?居然让左右护法亲自迎接,好大的阵势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宫主夫人?”

    “你刚来不知道,咱们的宫主是当今秦王,夫人是声名赫赫的女神医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我只听过江神医,不过他似乎与人斗法,失败后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江神医斗法的正是咱们宫主夫人,她擅长炼丹,之前杨师兄重伤垂死,吃了夫人的丹药,立马就生龙活虎了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赞叹,互相分享着关于秦王妃的传言,仙女下凡的法自然也没有落下,于是慕容泠在他们心目中愈发神秘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神秘的宫主夫人慕容泠被白穆和白觞带前往葬花宫禁地。越往里走,气温愈冷,最后停在一处冰雪覆盖的山壁处,山壁凿了密密麻麻的山洞,白觞指着最上层唯一的一处石洞,“夫人,主子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抬头看去,发现山洞口黑黢黢的看不真切,外边罩着一层凡人看不见的流光,与峰顶的结界一样,都是阵法,“必须得青龙令才能进去?”

    白觞有些惊讶,没想到秦王妃居然连青龙令都知道,看来她和宫主的感情比他想象中还要深,于是愈发恭敬,详尽地解释道,“是的,夫人,葬花宫宫主功法特殊,因此闭关之地只适合宫主进入,若是其他弟子需要修炼,则是在其他的洞府,这些洞府也被宫中弟子称为暗室,里面设置了各种暗器和障碍,但凡进入,不通关则不能出来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起暗室,白觞和白穆脸色有些发青,显然暗室不是一般的凶残,两人不定都吃了不少苦头,慕容泠体贴地没有追问,而是望着山壁顶端的山洞,“我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她的身形已经离开了原地,她像一只轻盈的燕子在山壁上跳跃,衣袂飘然,如履平地,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落在了山洞前。

    山洞门口笼罩着结界,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连神识也伸展不进去,伸手一碰,可以感觉到一层柔韧的薄膜,根本无法进入,试着使用了元力,结果立马就被结界反弹,差点没摔下山壁。吸取教训的慕容泠不敢轻举妄动,白清离的实力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,上千年前设置的阵法,威力居然还如此强悍。

    慕容泠顿时有些丧气,也不知道自己眼巴巴地跑过来做什么,近在咫尺却不见相见了,心情愈发不好了。

    她愤愤地踢了踢了脚下的石块,等厉苍旻出来,非得给他教训不可,一声不吭地跑去闭关,难道是又要开始躲她了?

    正在郁闷的慕容泠并没有看到,被她踢中的石块穿过结界飞了进去,砸到地上,骨碌地转了几圈,然后静止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冰洞,目之所及皆是琉璃剔透的冰面,弥漫着似烟非烟、似雾非雾的水汽,若是有修士在此,就会知道这是液化的冰元气,若是凡人进来,根本就无法承受如此浓郁的元气,只有爆体而亡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这处冰洞虽然是宫主才能进来修来的禁地,但是根本就没有哪一任宫主能在此处待下去,因此山洞里的冰元力,浓郁到一个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厉苍旻盘腿坐在冰室中央,浓郁的冰元力萦绕在周围,伴随着他的吸收,冰雾甚至形成了型的漩涡,飞速地窜入他的体内,他的修为肉眼可见地增长,从筑元期初期顶峰到中期,一路飞窜,最后在中期顶峰停了下来,再无增长。

    修为增长的同时,他被浓雾模糊的五官渐渐染上了丝丝缕缕的黑色,最后越来越浓,然而就在这时,被慕容泠踢进来的石块在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在寂静的冰室中宛若暮鼓晨钟,只见厉苍浓密的睫毛微动,脸上浓郁的黑气散去,只剩下几缕如附骨之疽,在眉心萦绕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睁开了眼,狭长的凤眼中瞳孔漆黑如浓墨,瞳孔深处是一片荒芜与冷寂,忽然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暗红之色,本来就清冷的眉梢突然染上一抹诡异的邪气,冰冷淡漠的面容突然邪佞狷狂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红色只是一闪而过,下一刻他重新恢复了孤峭冰寒的模样,紧接着他取出了青龙令,令牌被祭炼在半空,淡淡的青雾从中散发而出,突然飞进了眉心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令牌消失的瞬间,厉苍旻的眉头紧紧地蹙起,额头淌汗,像是在忍受着剧烈的痛苦,连嘴唇都被他咬破,鲜红的血滴在白色的衣衫上,异常刺目。

    慕容泠在洞外等了两天,厉苍旻一直没有动静,洞口的结界不仅隔离外人,连声音都挡住了,她时不时地轻喊着他的名字,一直没有反应,她只好死心,离开了禁地。

    白穆一直等在禁地外边,一看到她就连忙问道,“王妃,主子可曾出来?”

    慕容泠摇头,心中的忧虑一直萦绕不去,虽然想一直等下去,但是仙盟一事已经不能耽搁,不然冷秋到时候怕是难以收场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有事先离开,等到你家主子出关了再让他来寻我。”

    白穆没有话,紧紧地跟着她的步伐,以实际行动表达跟随之意,慕容泠已经体会到他的固执,无奈地叹了口气,只好把白觞叫过来把原话再次交待一遍。

    结果白觞比白穆还要恐怖,听闻她是要去剿灭仙盟盟主,立马就义愤填膺地道,“夫人,叶振天二十年前不仅伤我前任宫主,而且对我葬花宫弟子赶尽杀绝,双方已成宿仇,弟子们恨不得除之而后快,您若是要剿灭仙盟,请务必要带上我们。”

    彼时他们正在广场,上百名弟子俱在练剑,听到白觞的言辞,不约而同地跪下来,“请夫人带上我等,歼灭仙盟,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