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太岳峰峰顶
    慕容泠终究还是没能敌得过白穆的纠缠,同意带他出去,不过前提条件是白穆必须得带她去一趟葬花宫,查看一下厉苍旻的情况。w白穆没有拒绝,慕容泠与冷秋约好暗号之后,便率先去了葬花宫。

    葬花宫宫主白清离是冰灵根,当初创宫之时便选了极寒之地,因此两人一路向北,快马加鞭走了两天,才终于到了冰雪覆盖的天山。

    天山终年被冰雪覆盖,冰寒彻骨,白穆已经披上了厚厚的皮毛,看到慕容泠依旧是一身春装的模样,顿时一抖,“王妃难道不冷吗?”

    如今他们已经弃马不行,踏着冰雪入山,白穆呼气成冰,靴子一深一浅地陷入雪地里,留下一串蜿蜒的痕迹,再看慕容泠,脚步轻盈,踏雪无痕,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步伐,却比最上等的轻功还要厉害,着实让白穆羡慕。

    慕容泠确实是使用了轻功,但并不是俗世武功,而是法术中的轻身术,与轻功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仅能够使修士身体轻盈,还能瞬息十里,是筑元期一下弟子赶路好法子。不过因为此举也耗费元力,像铭岫一样用纸鹤赶路才是主流。

    “稍微感受到一丝寒意,倒是不太冷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慕容泠呼出一口暖气,自从进了天山,她就发现空气中充满了冰元力,木元力少得可怜,想了想,她还是放弃了耗费元力使用轻身术的奢侈行为,踏着风雪与白穆一起行走,“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白穆估计是度衡量单位与人不同,足足走了一个时辰,慕容泠的鞋子都结了一层冰才达到了目的地。她连忙运功驱了寒意,望着四周光秃秃的冰山,愣住了,“就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最高的一座山峰,亦是太岳峰,峰顶便是葬花宫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循着他的指尖看去,只见一座高耸入云的冰山矗立在天地之间,宛若一柄出鞘的利剑,带着孤寒冷冽的杀气和威严,劈开了天与地,成了唯一的脊梁。

    她肃然起敬,望着云雾笼罩的冰山,“这要怎么上山?”

    这座山覆盖了冰雪,陡峭巍然,寻常人怕是很难上去。

    白穆露出一抹浅笑,手指放在唇上吹了一声口哨,然后就看到一个白色阴影从峰顶飞了下来,居然是一只白雕。

    白雕的双翅展开足足有一丈长,羽毛坚硬如铁,遮天蔽日,宛若一只型战斗机。闪舞网w白雕极通人性,在白穆和慕容泠面前停下,歪着的脑袋看着他们,似乎在等待些什么。

    白穆取出一个香囊打开,一股浅浅的幽香传了出来,白雕顿时清啼了一声,飞到两人头上,慕容泠这才看到,白雕的爪子上绑着一圈绳子,白穆上前把绳子解开绑到腰上,转头看向慕容泠,“王妃,这是葬花宫驯养的白雕,极通人性,葬花宫弟子回总部,都要靠白雕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心想葬花宫还挺会玩的,比仙人还要仙人,学着白穆的样子绑住了腰,好奇地问道,“你香囊装的什么香?”

    “这并非是熏香,而是太岳峰盛产的冰凌花研磨的粉末,白雕自食用冰凌花,能够辨别冰凌花的香气,用以判断敌我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了解地点头,不然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搭载白雕,葬花宫的大本营怕是早就被攻灭了。

    白雕已经起飞的,凌冽的寒气呼啸而来,白穆冷得缩起了脑袋,慕容泠随手掐了一个结界,寒风顿时消失无踪,白穆眨了眨眼睛,才伸出脑袋看着越来越远的山地,他们来时的踪迹已经被风雪掩盖了痕迹,一片无垠的雪地,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没。

    如此飞了一刻钟,终于到达了峰顶,慕容泠才察觉到阵法的痕迹,白雕已经飞了过去,停在一个宽敞的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太岳峰像是被人一剑削了峰顶,留下一处望不到边的宽敞平地,因为占据地势之险,峰顶甚至没有建筑围墙,大咧咧地在空地上建筑了错落有致的宫宇楼阁,精致华美,白云袅袅,像是仙人住所。

    而他们落地的广场上,此时站着百来个穿着白袍的弟子,从十岁到二十岁不等,每人手中都举着一柄剑,整齐划一地比划着招式,一丝声音也无,只有剑气破空之声铮然齐鸣,气贯长虹,奇伟磅礴,空气都弥漫了肃然的杀气,在气机牵引之下,慕容泠觉得瞬间从暖春到了冷冽的寒冬。

    是的,暖春。

    太岳峰的峰顶并非冰天雪地的世界,恰恰相反,此处鸟语花香,百花盛开,正是草长莺飞的春天,与山底的冰天雪地简直是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慕容泠想到刚刚察觉到的阵法,想必是它的功劳了。

    白穆看慕容泠脸上并无意外之色,不由有些丧气,葬花宫奇景但凡见过的都惊为仙境,当初他突破重重考核,终于被认可为葬花宫核心弟子,第一次进入总部时,惊讶得半晌都合不拢嘴,谁料王妃居然是一副稀松平常的模样。

    想起几年前自家主子第一次回宫的神色,与王妃此时一模一样,波澜不惊,一派从容,不禁心中暗道,果然不愧是仙人,见识比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强多了。

    在一片白衣弟子中,白穆和慕容泠尤为显眼,很快就有人走了过来,他一袭白衣,手执长剑,容貌俊秀,仪表堂堂,刚到慕容泠跟前,就报剑行礼,“属下葬花宫右护法白觞,见过夫人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是第一次见右护法,与容貌普通的白穆简直是天差地别,“右护法不必客气,我今日前来是想见一见你们主子,不知他在何处闭关?”

    白觞脸上浮现了忧色,“夫人,宫主在宫中禁地闭关,已经大半月没动静了,连属下送进去的吃食都没见动弹,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属下有心进去查看,只是禁地只有宫主才能进入,根本无从知晓里面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筑元期已经辟谷,慕容泠之前炼了不少辟谷丹塞给厉苍旻,倒是不用担心他会被饿到,只是担心他会不会受到心魔的影响,再次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于是脸上不免出现了焦虑之色,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