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8章 大展宏图的好时机
    厉扶尘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,皇贵妃病重不起,又与石相关系僵硬,他要两头跑,自然而然就病倒了。闪舞网w他要寻访仙丹名医,一方面是为了石君如,更多的是为了皇贵妃。

    他此番病倒,未尝没有借机休息的意思,此时躺在病床,心腹心翼翼地站在一旁,“王爷,属下已经寻遍了神医,但是都是徒有虚名,招摇撞骗之辈,一听赵王府的名头就吓跑了。属下办事不力,请王爷责罚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翻身下了床,他瘦了一圈,不复往日的清润温和,漆黑的眼眸染上一层淡淡阴翳,整个人显得阴郁和戾气十足,视线像是淬了毒的毒蛇,“没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脚边的珐琅花瓶直接被踹倒,碎了一地的残渣,心腹头皮发麻地跪了下去,“王爷,皇贵妃虽然危在旦夕,但是对于仙人来不过是区区事罢了,叶盟主是皇贵妃义父,您何不向他求药?”

    厉扶尘何曾不想,但是那晚皇宫一战叶振天身受重伤,回去后一直在闭关养伤,连仙盟都没心思理会了。在皇榜张贴之下,仙盟所有明面上的驻地都被清剿一空,暗哨也损毁不少,现如今仙盟如过街老鼠,自身难保,如何能够理会他的请求。闪舞网w

    看他一脸郁气,心腹多少猜到他心中所想,“王爷,如今仙盟重创,正是您大展宏图的好时机啊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终于提起了精神,“此话何解?”

    “王爷不妨想一想,以前仙盟实力庞大,自然无需依靠王爷,但如今成了乱臣贼子,只能由明转暗,许多明面上的事情都不方面进行,能依靠的只有王爷您了。”心腹分析地条条是道,“仙盟若想重振辉煌,唯一的途径是离开大周或者重新正名,但是这么多年来叶盟主不知何故一直留在大周,剩下的只有最后一种办法了。王爷,您是皇子,将来的皇帝陛下,只有您才能让仙盟正名啊!”

    心腹得慷慨激昂,厉扶尘听得也很舒服,脸上重新有笑颜,其实他想得更深一层,自从那晚见到了厉苍旻和慕容泠的手段之后,他已经不满足于当一名普通人了,得到叶振天传授仙术,才是他最大的渴望。

    想到他以后将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本事,立马就激动地在房间转圈,许久之后,终于下了决定,“准备一下,本王要亲自去拜访叶盟主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心腹顿时为难了,“王爷,如今风声正紧,你贸然出去若是被发现,恐怕会让局势更加不利。”

    皇贵妃本来就被怀疑与刺客有干系,厉扶尘如今要去探望刺客头子,岂不是落人话柄?

    厉扶尘心中自有计较,“无妨,让人假扮本王养病就是,事不宜迟,今日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赵王府,抱病的赵王神不知鬼不晓地换了一个人,然而几个容貌普通下人出了府,离开了京城,根本就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除了慕容泠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她已经把境界稳定在了第八层,并且把之前采来的轻雾草炼制了雾云丹,只是她神识尚未恢复,不敢太过损耗神识,每日只炼了一炉而已,因此产量不多,只有八瓶而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没有忘记打探京中消息,厉扶尘更是重点对象之一。因此厉扶尘与心腹刚谈完话,就被花草传回了信息,她让冷秋盯着赵王府动静,果不其然就盯上了乔庄易容的厉扶尘。

    冷秋看到慕容泠开始收拾东西,不由有些疑惑,“主子,您是打算跟踪赵王吗?”

    “叶振天身受重伤,又强行提升修为,如若没有陨落,恐怕也实力大跌,正是斩草除根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那晚她虽然昏迷,但是后继的发展还是打探到了七七八八,自然知道叶振天负伤潜逃了。叶振天老奸巨猾,即便重伤也不忘隐匿形迹,她的花草失去了作用,只能依靠官府之力。然而仙盟的老巢实在太隐蔽,动用了举国之力也没能查找出来,如今有厉扶尘带路,自然不能错过绝世良机,

    厉苍旻闭关还没出来,也不知道仙盟老巢有多少修士,她一人前去恐怕胜算不大,眼睛一转,顿时有了主意,“冷秋,你带上冷冬在王府侍卫中挑人,就发现刺客踪迹,一路假扮商人尾随赵王等人,记得不要走漏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冷秋有些迷糊了,“王妃是何意。冷冬是镇国公的人,带上他岂不是走漏了风声?”

    “刺客一案已经过去了大半月,刺客首领一点消息都没有,想必镇国公如今已经焦头烂额,但凡有关于刺客的蛛丝马迹都不会放过。“慕容泠眯起了丹凤眼,一脸高深莫测,“本妃让你带上冷冬,自然是想借他之口告诉镇国公,希望镇国公莫要让我失望才是。”

    冷秋恍然大悟,秦王府秘密行事,以镇国公的多疑性子,肯定会觉得是秦王想要邀功,届时必定派兵跟随,届时可以借镇国公之手剿灭仙盟。

    冷秋刚领命下去,白穆就来了,“王妃,石相府递来了拜帖,属下已经让人拦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石相府,他们来做什么?”慕容泠转念一想,立马就猜到了一个可能,“为了石君如的容貌而来?”

    白穆点头,慕容泠顿时不屑地笑了,“当初嫌弃本妃,现在倒是巴上来了,还当本妃没脾气不成。吩咐门房,本妃的病还没养好,谁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要出门?”慕容泠已经换了一身外出的简装,故而白穆才有此一问,“王妃,请带上属下,属下可以保护您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一人行事方便,不耐烦带着人,闻言便似笑非笑地看他,“白侍卫,这世上能伤得了本妃的,即便你在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白穆顿时哑口无言,以王妃的时候,到时候谁保护谁还不定呢。他顿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哀愁,垂死挣扎了一番,“主子吩咐属下留在王府照看王妃,若是他知道属下擅离职守,一定会惩罚属下的,请王妃不要让属下为难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