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7章 散播谣言
    慕容泠睡了一天,再次醒来头还有些痛,只是不见厉苍旻的身影,问了白穆,才知道他在葬花宫闭关了。她不由心中诧异,他才突破筑元初期没多久,怎么这么快又闭关?

    白穆自然是不知道原由的,不过倒是给她带来了一条消息,“昨日圣上下旨给赵王赐婚,择石丞相之女为赵王妃。圣旨一下,皇贵妃病情就开始恶化,据闻已经昏迷了一天了。“

    “皇贵妃病情如何?”她从长长的石阶上跌下,还砸了脑袋,每一个脑震荡是不可能的,昨日厉扶尘还急匆匆地找她帮忙,想必情况并不好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白穆罕见地露出幸灾乐祸的情绪,“大脑淤血不清,随时都有可能因此丧命,听也不太记得事了。”

    再问刺客一案的进展,得知除了皇贵妃之外,所有涉案人员都被抓起来了,前朝后宫牵连甚广,可见圣上是下了狠心整治的,皇贵妃因为病重,倒是因祸得福了。

    白穆看她在沉思,又补充道,“昨日赵王去了一趟镇国公府,还特地与慕容二姐了几句话,如今镇国公府已经闹翻天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华对厉扶尘一往情深,前阵子还被鬼刺藤坑了一回,可见心魔已深,如今厉扶尘娶石君如为妃,她肯定是不同意的,也不知道昨日厉扶尘昨日与她了什么。

    慕容泠有些好奇,“闹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慕容二姐让镇国公请旨,选她为赵王妃。镇国公震怒,把她禁足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华还是一如既往地嚣张无脑,虽然如今镇国公负责刺客一案,权势滔天,但也不过是的臣子罢了,岂是那么容易撼动圣意的。而且,以慕容贲的精明,想必也不想在此关头与赵王有所牵扯。

    不过嘛,慕容泠有预感,这事恐怕还没完。

    果然没过多久,京城就出现了流言,石相之女容貌有亏,不堪为赵王妃,传得有鼻子有眼,不久全京城都知石君如已经毁容,成为无盐女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果然不出你所料,谣言是赵王散播的。”

    彼时慕容泠正在院子里种树,正是忘忧果,的树苗在锦囊里放了几天,已经萎靡不振,生机不多了,若不是换衣衫时被春熙看到,慕容泠差点忘了这回事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就近照顾,把院子里的下人清场,只留下白穆和冷秋,慕容泠才把树苗拿出来放进树坑里,施展了落雨诀,饱含着元力的雨水落在树苗上,本来奄奄的绿苗立马就焕发了生机,并且在冷秋和白穆惊讶的目光中愈长愈大,直到有半人多高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慕容泠满意地点头,施了一个障眼法,才露出看好戏的微笑,看来厉扶尘对石君如的感情也不过如此,居然拿她的容貌作筏子,也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“京城怕是要变天了,吩咐下去,本妃最近要养伤,无论谁登门都不见。”抚摸着忘忧树上的叶脉,慕容泠眯起了双眼,“想必石相如今还蒙在鼓里,实在可怜,冷秋,你悄悄把消息透露给他,别泄露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冷秋知道自家主子算无遗策,因此并没有多问,二话不地应了下来,又起另外一事,“主子,刚刚镇国公府的人来找冷冬了。”

    “盯紧他。”

    她在皇宫暴露了实力,慕容贲想必已经坐不住了,还有那个御兽的刺客,看来镇国公府的水也深得很。一思考脑袋就开始痛,慕容泠不再理会外界的纷扰,看向木头人一样的白穆,“王爷可有动静?”

    白穆依旧摇头,慕容泠皱了皱眉头,压下心中的忧虑,轻叹了口气,“罢了,退下吧。等等……”叫住要离开的两人,她从须弥戒中拿出半扇烤肉,正是入京前夜厉苍旻烤的逐云兽,“你们的烤肉,一起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半扇烤肉在须弥戒中放了好几天,她是在润神丹中吃到了烤肉味,才想起了厉苍旻的惊天巨作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睛立马就亮起来,连连道谢,慕容泠看了他们一眼,心觉有异,“难不成这烤肉对你们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厉苍旻都不在,如果他们实在没必要在她面前拍马屁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冷秋非常诚实地出了真相,“王爷的烤肉虽然难吃,但是这肉质非凡,吃了之后能够让内力有所增长,是灵丹妙药也不为过了。”

    这头逐云兽是二级妖兽,肉质含有元力,对于武者来是大补,难怪冷秋和白穆追捧成这副样子了。不过,想到烤肉酸甜苦辣的味道,慕容泠又觉得两人有些可怜,这头烤肉的滋味,她不想回味第二遍。

    冷秋和白穆在暗暗提升实力,慕容泠则是闭门养伤,顺便稳固境界,在与叶振天一战中,她突破了第八层屏障,只是因为重伤兼元力不足,根本没有进阶,如今只需要吸收足够的元力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修炼之余,慕容泠得空了就看厉扶尘的笑话。

    冷秋已经按照吩咐把流言的出处透露给石相,听闻石相查明之后,立马进宫告状并请旨退婚,本来就因为刺客一事焦头烂额的宣武帝对厉扶尘大加申斥,甚至答应了石相退婚的请求。

    如今皇贵妃牵扯进了刺客一案,镇国公又是负责审案的主力,厉扶尘便把主意打到联姻上,只是宣武帝不允许,他便想了一箭双雕的好主意,让人散播流言败坏石君如名声,以宣武帝的性子自然不会让她进门,婚事自然作罢。他又在慕容华那里下了一步棋,只要婚事一退,她什么也会闹着镇国公求皇帝赐婚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上他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,以为可以得偿所愿,然而理想是饱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,偏偏就遇上了专门盯着他的慕容泠。

    以她的手段,监控区区一个赵王府实在太简单了,可不就把他给坑了么。

    厉扶尘自然也想到是遭了别人的道,自然不会承认是他散播的流言,还狡辩是贼人陷害,情真意切地表示非石君如不娶,把宣武帝给骗住了,最终没有下退婚圣旨。

    只是石相人老成精,对赵王将信将疑,好端端的婚事便耽搁了下来,厉扶尘为了表明心意,每日都要往丞相府跑一趟,还让属下遍寻仙丹名医,做足了姿态。等到石相终于消气,他也病倒了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