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6章 给本王一点时间
    无垠的夜空中悬浮着掌长的长柱,质地细腻绵软,由内而外地闪烁着七彩光芒,光色柔和,缓缓地铺亮了一方天地,一层又一层的瑰丽色彩,像是彩虹铺满了整个天际,绚丽得让人窒息。w

    试探地伸出手,堪堪碰到柔软的表层,识海中像是炸开了绚烂的焰火,一股甜丝丝的情绪从心底蔓延起来,毫无缘由,总有本该如此的感觉。

    慕容泠顿时心跳如擂,再次伸出手,落在染着蓝色的外层,忧郁与悲伤蔓延,黑色,暴戾而厌恶,红色……

    一一点了过去,尝遍了七情六欲,终于确定这就是她的情根。

    她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头顶的光柱,绕着走了一圈,终于下定决定伸手一抓,然而毫无动弹,甚至还感到一股尖锐的疼痛从眉心传来,顿时吐了一口血,睁眼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鬼刺藤被吓了一跳,看她软软地躺在榻上,出气多进气少,皱着眉头满头大汗,立马瞪圆了眼睛,“你不是去找情根吗,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,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慕容泠毫不介意他的斥责,漆黑的眸子绽放出惊人的光芒,她抓住他的手,“我找到情根了,真的有情根!”

    她一激动,脸色又惨白了一层,扶着脑袋歪了下去,鬼刺藤真是拿她没辙了,叹了口气,“找到情根又如何?你这般激动做什么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忍着神识的疼痛,慕容泠从戒指中取出润神丹吃下,快要炸裂的识海渐渐缓和下来,虽然依旧有刺痛,但在可以接受的范围。

    缓了缓神,她才终于问出了心中大胆的想法,“鬼刺藤,情根可不可抽出来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立马就蹦了起来,再也绷不住卖萌的包子脸,骇然地看她,“你要抽谁的情根?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反应,慕容泠愈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,鬼刺藤能够知道情根,肯定是与前主人有关,不定是亲眼看到过的。

    “厉苍旻的情根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目光灼灼地看着他,“鬼刺藤,帮我!帮我把他情根抽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无情道需要斩断七情六欲,与其让厉苍旻慢慢斩去自己的情根,不如一开始就抽出来,同样的无情无欲,免了七情六欲的烦恼,待他修为大成之后,再把情根种回去就是。

    听了她的想法,鬼刺藤不知道该气她胆大包天还是赞赏她精明睿智,一个凡人界的丫头,居然能有此见识想法,也算是罕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他还是毫不留情地打击道,“别痴心妄想了,若是抽情根这般容易,人人都抽了情根修炼,就不会有那么多情劫了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心中刚窜起的火苗就被鬼刺藤一句话无情地泼灭了,慕容泠一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,“为什么,你的前主人不是可以吗?”

    鬼刺藤暗道这丫头真邪门,这都被她猜到了,“老夫前主人可不是一般人,全天底下估计也就他能随随便便抽人情根了,换了其他人,保准变成傻子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心里又有了希望,急切地看着他,“你前主人在哪儿?”

    本来还得意洋洋的鬼刺藤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来,哀怨地看了她一眼,“老夫若是知道,又怎会跟了你这个臭丫头。以他的修为,这会儿不定已经飞升成仙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眼中的光芒迅速地黯淡了下去,她似是累极了,摆了摆手,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见不得她这副蔫啦吧唧的模样,对厉苍旻那子有了意见,“既然无法忘情,那子为何要修无情道?”

    “他的功法有问题,只能修无情道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还当是什么大事,原来是功法问题。”鬼刺藤闻言松了口气,“虽然在凡人界修仙不易,但是那子不过是筑元期,废了修为重新找一份心法修炼就是,以他的资质,重新筑元并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除非找到传中的神级功法,废去全部修为重修,他不管修炼什么功法,都会按照现如今的功法路线运行的。”这是潭地老者的原话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居然有这般霸道的功法。神级功法,要去哪儿找?”

    无怪鬼刺藤吃惊,虽然世上大部分功法不相容,但也可以废去功法重修的,像厉苍旻这种情况他是前所未闻。若是放在后世,《太上忘情诀》就是卸载不掉的流氓软件,牢牢地驻扎在系统里,比钉子户还钉子户。

    抽情根不成,神级功法更是无迹可寻,要避免厉苍旻走火入魔,他似乎只有忘情一条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心如刀割,像鸵鸟一般缩起了脑袋,“罢了,鬼刺藤,这几日你替我寻一些灵草吧,我有些用处。”

    记着了所需灵草,看着她疲惫地睡去,鬼刺藤才走出去,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,一点也不意外,挑眉看他,“你都听见了吧。”他是婴元修士,早就察觉到厉苍旻在门外,只是没有拆穿罢了,“她面冷心热,又格外护短,若是不能给她未来,就别招惹她。”

    绿光一闪,鬼刺藤消失了踪影,厉苍旻像是才回过神,进了房间在床头坐下,慕容泠拧着眉躺在床上,细碎的头发被汗湿黏在额头上,一绺一绺,殷红的薄唇也惨淡了颜色,只剩下浅浅的一层红晕,像是褪了色的朱砂,娇柔又脆弱。

    细细地擦干她脸上的热汗,厉苍旻沉沉地看着她的睡颜,指腹在她脸上描摹,像是要把她刻在心底似的,最后低低地呢喃了一句,“泠儿,再等等,给本王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应该是累极了,并没有醒来,恍惚中觉得脸上有烦人的东西扰了了安宁,捉住他作乱的手,闻道了熟悉的冷香,唇角不自觉地挑了起来,紧紧地把手抱在怀里,再次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厉苍旻不敢再动,就僵坐在床头守着她,还施了结界隔绝了外边的声音,瞬间只能听到浅浅起伏的呼吸声,一室安宁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