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何为情根
    吴桂芳脸上笑容一僵,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田,几乎让他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气,但是想到她和秦王的神通,心头的火气立马就熄灭了下来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总有眼前这对狗男女吃教训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秦王妃的是,是本候逾越了。”他温和一笑,“女从此便是王府的女官,兴衰荣辱与王府一体,自然无需本候操心。”

    吴明珠紧紧地咬住唇,脸上闪过一丝不满,慕容泠看在眼里,心中嗤笑,昔日嚣张跋扈的郡主屈居于五品女官,心里指不定怎么怨恨呢,不管违命侯如何嘱咐过,想必她还是本性难移,就不知道她能忍到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吴桂芳又寒暄几番,然而厉苍旻和慕容泠的心情都不好,不咸不淡地敷衍了几句,他的脸色终于挂不住了,嘱咐了吴明珠几句,便忍着怒气告辞了。

    他一离开,吴明珠显而易见地低落了下去,但是瞧着前边列松如翠,郎艳独绝的秦王,脸上迅速染上了娇羞,用着前所未有的娇柔声音道,“王爷,臣女以后一定替您打理书房,处理文书,履行好女史职责的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冷冷地瞥了她一眼,硬邦邦地回答,“不用,你另有去处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女史一般是皇后身边女官的职务,替皇后掌管文书或者礼仪,这还是第一次封赐给王府,皇帝虽然让吴明珠掌管秦王府藏书阁,但是她心怀不轨,做着红袖添香和女密探的美梦,想要乘机进入秦王的书房,没想到就这样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虽然来时父亲已经和她过任务不易,需要徐徐谋之,但是出师不利还是让她不高兴地拉下了脸,“那臣女日后住哪儿?可是王府后院?”

    “后院乃王府妻妾和婢女所住,女史乃圣上亲赐的女官,不能与婢女混为一谈,自然是不能住后院的。”慕容泠毫不留情地打断吴明珠的旖念,“日后女史负责看管藏书阁,便在阁中收拾一间屋子当做住所吧。”

    吴明珠的脸色难看极了,“藏书阁是办公之所,岂能住人?王妃,臣女既然被赐为女官,便是王府的下人,就让我与婢女住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女史倒是提醒本妃了,王府幕僚也未曾在府中居住的先例,不如这样吧,本妃让人在后巷凭租一处宅子,充当女史居所吧。”

    秦王痴傻多年,哪里有什么幕僚,不过是哄骗吴明珠罢了,偏偏她被唬住了,知道慕容泠这是在给下马威,她不想连王府都没得住,只要咬牙道,“凭租宅子太过麻烦了,王妃,臣女还是住在藏书阁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轻哼一声,没再与她计较,让冷秋把她带下去安置,她径直回去了屋子,看到厉苍旻没有跟上来,才把鬼刺藤叫了过来,“我问你,修士若是忘情,能否再次生情。”

    《太上忘情诀》乃天阶功法,本来修的是无情道,断绝七情六欲,修为越高,忘情愈发彻底,虽然厉苍旻不,慕容泠也能猜得到若是继续修炼下去,他的反噬会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心魔反噬,最后走火入魔,身陨道消。只是,她心中还是不甘心,不想让厉苍旻忘了她,才把希望托付在不靠谱的鬼刺藤身上。

    鬼刺藤终于靠谱了一回,但出的答案却不如人意,“忘情即斩断情根,没有情根,如何生情?”

    “情根?”慕容泠重复了一边,疑惑地问道,“何为情根?”

    “人有七情六欲,是以有情根掌控。情根和灵根一样,存于人体,是为根基。”鬼刺藤摇头晃脑地解释着,鼓鼓的包子脸十分滑稽,“修士修忘情道,斩断七情六欲,相当于斩去情根,没有了情根司掌,自然不会生情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恍然大悟,为何潭底老者明明明明有记忆,却没有了情感,原来是没有了情根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心跳得厉害,连鬼刺藤顶着她的脸做出滑稽的表情也不计较了,急切地问道,“情根在哪里?”

    鬼刺藤一愣,这下答不出来了,包子脸顿时憋得通红,“我是妖植,虽然幻化成人形,但是和你们人类终究是不同的,我怎么知道情根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知道草木的构造和人不同,便没再计较,让鬼刺藤帮忙护法,自己内视寻找情根。这是她第一次内视自己体内,因为成了修士的缘故,眼中所见成了另外的世界,充沛的元气在经脉中流淌,五脏肺腑充满了活跃的生机。

    她在丹田下方看到了她的灵根。灵根是绿色的圆柱形体,像是一架乔梁沟通了经脉和丹田,散发着莹莹的绿光,像是一块通透脆嫩的翡翠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然而,翻遍了全部的经脉,却没有找到所谓的情根,她开始气馁,觉得是鬼刺藤瞎诌哄人的话,那根藤一贯不靠谱,有时候比她还没有常识,怎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重伤初愈,才不过是内视了半个时辰就觉得疲惫,她刚要放弃,突然间福至心灵,忘记了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寻找——识海。

    修士的识海在脑部,是最神秘、最难懂的一个地方,里面黑漆漆地深不可测,只有一洼蓝盈盈的池水,显得格外引人注目,那边是她如今的神识。

    因为两世为人的缘故,她的神识非常强,在识海中形成池塘大的积水,而积水之外,是广袤无垠的黑幕,空荡而没有尽头,根本不知道后面藏着什么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慕容泠走了许久,已经看不到那一汪池水,但是这条路却永远都没有尽头一般,一如既往地黑与虚无,她强撑的精神甚至变得虚弱,觉得自己会迷失在这一片无边无际的世界中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看到了变化。

    虚无浩淼的黑暗里终于出现了隐约的光芒,像是黑夜中的灯塔一样清晰透亮,她心中一喜,连忙循着光走去,穿过层层黑雾,终于看到了光芒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柔软透亮,五光十色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