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4章 本王不想忘记你
    厉苍旻开始解衣裳。

    绣着白祥云纹的月白色腰束在修长的手指间落下,失去束缚的对襟外衫散开,敞露出白皙细腻的肌理,每一块肌肉的线条流畅健美,干脆利落,像是艺术家最精密的描绘,充满了力量和勃发的美感。

    慕容泠连忙收回视线,脸有些红,“你解衣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唇角一勾,扳过她的脸,“你不仅看过,还摸过,这会儿怎么害羞了?”

    慕容泠漆黑的眸子里像是揉碎了满天星辰,清亮闪烁,积石如玉般的脸上带着氤氲的热气,浅浅的一层薄红,“你休想转移话题,再不告诉我真相,以后当真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已经恼羞成怒,厉苍旻终于不再逗她,撩开衣裳露出了被遮掩的左胸,白皙的胸口上横亘着一条长而丑陋的疤痕,弥漫着黑气,狰狞而恐怖。

    在慕容泠震惊的神色中,厉苍旻揉了揉她的脑地,轻叹道,“这是心魔反噬的魔痕,那日筑元,我并未斩断心魔。”他深邃的如潭的眸子带着复杂而浓烈的情绪,像两簇燃烧的烈火烫到人心底,“本王不想忘记你。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一句话宛若千钧重,沉甸甸地压在了心底。慕容泠没有想到,厉苍旻一直对她隐瞒的真相,居然是这个。

    往日种种迹象终于清晰明了起来,不管是故意躲她,还是时不时的隐忍蹙眉,居然都是因为心魔的缘故。她是厉苍旻的心魔,如今心魔未除,她的存在只会加深对方的痛苦,而一无所知,甚至任性地一再试探和撩拨,一言一行都无异于把她放在火架上烤。

    她突然恨起无理取闹的自己。

    慕容泠眼圈一热,眼中迅速氤氲了一层浅浅的水雾,眼前的人影也看不真切了,长长的睫毛一眨,断珠般的眼泪从脸颊滚落,在裙摆洇开一团湿润的痕迹。

    厉苍旻愣住了,他以为慕容泠会生气,却唯独没有想过她会哭,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见她落泪,冷艳的眉眼露出一丝罕见的柔弱和无措,他的心口又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手忙脚乱地替她擦去眼泪,“莫哭,本王一点也不痛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痛?

    长而狰狞的魔痕深深地陷入肉里,打下恐怖的烙印,她伸手碰了碰,指尖就萦绕了一层黑雾,火燎一般的灼烧感从指尖末梢传来,直入心底。w日日夜夜以来,这道魔痕就这样无时无刻地折磨着他,她无法现象,他是如何坚持下来的。

    难怪厉苍旻会走火入魔,他的心魔一直就没有消除。

    慕容泠像是被烫到一样,连忙缩回手,甚至对他退避三尺,“都是我不对,我就不该出现在你面前,只会让你更加痛苦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长臂一揽,重新把她抱回怀里,“之前本王躲你,依旧思之如狂,根本毫无用处,还不如日日看着你,即便被魔痕反噬,也甘之如饴了。”看她眼中又氤氲了泪水,他的心立马软成了一团,又烫又热,“傻泠儿,本王连心魔都不怕,岂会怕了区区魔痕。听话,莫哭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伏在他怀中抽泣,待看到木刺留下的伤口时,更是自责不已,连忙掐了回春诀治好伤口,她没有停下,继续往他心口的丢回春诀,然而雾气根本就没有消退,连疤痕都无动于衷,继续扭曲而狰狞,像是与身体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元力亏空,好不容易生出点元力被因连连施法又消失殆尽,再也掐不出法诀,她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,掌心印在魔痕上,开始运转功法,然而还没开始,就没厉苍旻制住了。

    他抓起她的手,白嫩的手心已经被魔气烫红,眸光暗了暗,“你如今重伤初愈,最近别使用元力,以免损毁根基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眼中的神采瞬间黯淡下来,她引以为傲的治愈能力,在魔痕面前根本无可奈何,她犹带希冀地问着,“这道魔痕,真的无法消除吗?”

    厉苍旻摇头,其实两人都知道,魔痕只是心魔的外现,只要没了心魔,魔痕自然而然地没了。但是,消除心魔,意味着要断情。

    这是两人不能触碰的禁区,一个不想,另一个不敢,车厢顿时沉默下来。直到马车在秦王府停下,下车时厉苍旻紧紧地握住慕容泠的手,低声宽慰道,“别多想,这是本王的选择,你与无关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勉强一笑,黑黢黢的眸子闪烁着难以言喻的暗芒,厉苍旻心中一窒,刚要话,冷秋就迎了上来,一脸的如释重负,“王爷,主子,你们可算回来了,府中的下人们都快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昨夜京中戒严,金吾卫搜了一夜的街,受伤的大臣陆陆续续回府,渐渐有流言传了出来,再加上御林军首领突然被关押到大理寺,任谁都能猜得出来昨日的千秋宴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慕容泠总算恢复了点儿精神,重新摆出了王府女主人的架势,冷静地吩咐道,“无碍,宴会上遇到了刺客。你与张总管约束好下人,莫要生事。”

    冷秋郑重地点头,还未等主仆几人进门,又有一架马车缓缓驶来,稳稳当当地停在王府门前,从里面走出一男一女,正是违命侯吴桂芳和他的女儿吴明珠。

    吴桂芳一看到门口几人,连忙上前行礼,吴明珠规规矩矩地跟在他后面,低眉顺眼毫无往日的嚣张跋扈,显然是受过一番叮嘱的。

    “真巧,秦王和秦王妃可是刚从宫里回来?本候把女送过来了”吴桂芳态度殷勤,面容和善,脸上已经看不出丧子之痛和咄咄逼人,拱了拱手,道,“本候今日便回藩地,女性情顽劣,若有不敬之处还请秦王和秦王妃见谅。”

    吴明珠款款上前行礼,脆生生的道,“日后还请王爷、王妃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扫了父女两一眼,淡淡地道,“秦王府自有规矩,王爷与本妃亦是赏罚分明,女史谨遵本分便可相安无事,若是平生事端,只好对不起违命侯了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一点面子也不给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