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2章 究竟是怎么回事
    身为婴元期妖修,鬼刺藤对气息非常敏感,眼看着厉苍旻身上的黑气愈来愈多,甚至还多了煞气和戾气,心中一抖,就知道这子估计没能敌得过心魔。w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一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他不舍地逼出一滴散发着浓郁生命力的木灵液,喂进慕容泠嘴里,心痛得包子脸都皱了起来,“亏死老夫了,跟了女娃娃这么久,一滴本源都没吃到,还赔去了一滴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万年修为的本源效果不俗,慕容泠眉头一皱,立马就醒过来,她的五脏六腑像是被一阵清风刮过,迅速恢复了生机,连紊乱的元气都安静下来,形成一股和谐的元力循环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观察身体状况,鬼刺藤就惨戚戚地扑过来,“女娃娃,快想想办法吧,你相好的快走火入魔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这才注意到坐在床边的厉苍旻,脸上爬上一条条狰狞的黑气,面目狰狞阴森,紧皱的眉宇带着戾气和不耐,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厌恶至极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震,连忙坐起来,却不敢动他,只能问唯一的知情者鬼刺藤,“这是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怎么会走火入魔?”

    “老夫也不知道啊。w”鬼刺藤无辜地撇了撇嘴,“你们人修太脆弱了,动不动就走火入魔,真麻烦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果然不靠谱,慕容泠放弃了询问他的打算,眼看厉苍旻的面容几乎要被黑气占满,她只好死马当活马医,搭上了厉苍旻的手。

    “女娃娃,你在干嘛,快住手!”鬼刺藤看到她开始运行功法,吓了一跳,连忙叫住她,“心魔只能自己解决,你擅自干扰,容易引起反噬,两个人都会爆体而亡的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恨不得过去拉开慕容泠,但是又怕让她岔功,只能急得团团转,“算了算了,你自己寻死,老夫不管了,横竖你死了,老夫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他们签订的只是主仆契约,又不是血契,主人若是死亡对妖宠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,鬼刺藤气哼哼地坐在一旁,看着慕容泠作死,然而让他意外的是,一刻钟之后,无论是慕容泠还是厉苍旻,一点事都没有,而且厉苍旻看样子还好转了。

    难道还真是让慕容泠瞎猫碰上死耗子了?

    不鬼刺藤,就连慕容泠也诧异不已。修士对外人的神识和元力都有本能的抗拒,更别此时陷入心魔的厉苍旻了,防备级别更高,然而意外的是,她的元力输入厉苍旻筋脉后居然畅通无阻,根本就没有受到他的阻拦。w

    慕容泠稍稍一愣,转而一看自己体内的元力,立马就明白了过来,她纯粹温和的木元力之中还残留着独属于厉苍旻冰元力的气息,想必是他昨夜替她疏导时留下了痕迹,才没有被他体内的元气当作侵入者阻挡下来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喜,继续运转功法,调动厉苍旻体内的元力,缓缓地形成一个元力循环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滚烫躁动的血液似乎平息了一些。

    抱着微末的希望,她在他耳边道,“厉苍旻,快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陷入心魔中的厉苍旻突然觉得体内流淌过一股熟悉的波动,温暖而生机勃勃,像是一股清风吹散了蒙在心田的阴霾和黑雾,露出明净污垢的天空来。

    有人在耳边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,声音温柔却又急切,他心尖一颤,暴戾的情绪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立马消失无踪,脑海瞬间清明,发现自己正在执剑劈向对面慕容泠,而对方,不闪不避。

    宛若醍醐灌顶一般,他立马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,生生在中途强行移开法剑趋势,几乎是擦着慕容泠而过,暴戾凶残的剑气斩落在地上,激起滚滚的烟尘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想到刚刚两人的话,厉苍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脸上的黑雾消散得一干二净,他执剑而立,皎皎然如天神下凡,俊美清然,正气凌然,“原来是连环心魔,本王差点上了当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的心魔实在狡猾,他自以为破开筑元心魔已经清醒,实际上是又进入了新的心魔,为了降低他的戒心,甚至还如实制造了他筑元后所经历的一切,最后再在他看到受伤不醒的慕容泠时露出真面目。

    温水煮青蛙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突然而来的清明和声音让他意识到不对劲,他现在恐怕已经把斩杀情丝,堕入了魔道。他清醒后心魔自然灰飞烟灭,只是胸口的魔痕依旧烫得厉害,昭示着心魔随时都会有死灰复燃的可能。

    刚睁开眼,就看到慕容泠软软地倒下去,她连忙把人扶住,看到她愈发苍白的神色,心中大惊,“泠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他已经苏醒,慕容泠松了口气,“我没事,体内的元力耗完了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这才知道刚刚千钧一发之时,体内的生机波动和声音是怎么回事,原来是慕容泠在运功唤醒他,想到其中的危险性,他不由后怕,既是愧疚又是自责,心疼地擦拭她脸上的汗水,“都是本王不好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实在底气和权力去责怪慕容泠冒险,毕竟有错的是他,若不是他心境有漏洞,让心魔钻了空子,就不会造成眼前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鬼刺藤这时凑了过来,包子脸上心有余悸,疑惑地问他,“好端端地你怎么走火入魔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也看过来,在她心目中厉苍旻一直是强大、无可撼动的,以他平日清清冷冷的模样,根本就不像是有什么心境漏洞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功法?”她想来想去,只有这个可能了,“难道你的心魔没有灭吗?”

    当初潭底老者厉苍旻的心魔是她,他成功筑元后她便认为厉苍旻的心魔已经消除了,但是根据他最近的表现来看,明明还对她有情,根本就不像是斩灭心魔的样子。

    越想也不对劲,慕容泠的神色郑重起来,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究竟有什么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