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9章 重修无情道吧
    “父皇放心,修士万不存一,又避世修行,轻易不会插手红尘俗世,多添因果业力。w而且在凡俗行走的大多是炼元期修士,实力不足为惧,仙盟盟主只是例外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又介绍了修士实力划分,先天之境相当于修士的炼元期,其次是筑元期、丹元期、婴元期,至于往后的大境界,根本不可能存在与的凡人界。

    想到昨日那贼人厉苍旻已经是筑元期,宣武帝这才放下心来,再不济还有儿子在呢。不过想到刚才那番话,眉头一皱,立马就紧张地看着他,“旻儿你如今已经是修士,不避世可会沾染因果业力?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?”

    皇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,立马慌乱起来,“是啊,旻儿,传闻中的仙人都是居住在仙境中的,你怎么还留在这儿?”她的眼中迅速含上了泪水,不舍又决绝,“旻儿,要不……你还是寻一处仙山修行吧,别让我们拖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也在一旁猛地点头,厉苍旻心中一烫,心口涌起一股复杂而陌生的情绪,居然让他胸口的伤痕也隐隐作痛起来。

    《太上忘情诀》所要求的忘情,不仅包括男女之情,更是包含了血脉亲情,但凡修炼这个功法的修士,只能走一条无情道,任何与情丝有染的情绪,都能引起反噬。

    连忙压住心弦的颤动,极力维持着冰冷的模样,但是语气却不知不觉变得软和下来,“父皇母后尽管放心,所谓因果,有因有果,儿臣是大周皇子,欠了大周的因,必须还了果才能了结尘缘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放下心来,宣武帝有着心思,连忙问道,“旻儿与大周的因果要如何了结?”

    厉苍旻如今不过是筑元修士,对天道的感悟并不强,只是冥冥之中知道时候未到,但是具体是何时,如何了结,根本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不受掌控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悦,顿时皱起了眉头,“儿臣亦是不知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却是高兴地眯起了眼,笑道,“朕与你母后日渐老迈,光阴不多,你留下来多陪陪我们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想到自己只剩下半年的寿命,眼中闪过一抹黯然,“母后这辈子恐怕是无福看到孙子出生了。你和泠儿都是修士,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澜儿。”宣武帝捉住皇后的手,突然希冀地看向厉苍旻,“旻儿,据闻仙人都有长生不老药,你能不能找来给你母后?不管需要多大代价,哪怕是倾国之力,父皇都愿意付出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“圣上怎可出如此昏聩之言,如此糊涂,与桀纣何异?”皇后红了眼,狠狠地瞪了宣武帝一眼,才急忙忙地劝厉苍旻,“旻儿,你别听你父皇乱,生死有命,你如今已经是修士,别胡乱插手母后的命数,平白折了你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顿时沉默了下来,脸上浮现了为难和纠结,显然陷入了皇后的命数和儿子的福气的两难之地。

    厉苍旻抿了抿唇,“父皇、母后放心,儿臣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究竟是答应没答应,却没有明,宣武帝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放弃了,与其听到拒绝,还不如暗自心存期望更加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宣武帝与皇后又继续问了一些修士的问题,厉苍旻选择性地了一些,至于笼罩在大周的境内那一个怪异的阵法,为了不引起他们不必要的惊忧,便瞒了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厉苍旻只是删减性地与他们了修士的世界,依旧能从中窥见弱肉强食的残忍和无情,皇后心中忧虑不已,却也只能压下,打算以后吃斋念佛,替儿子祈福了。

    谈话间不知不觉过了许久,看到厉苍旻神色已经染上了焦急,皇后知道他在担心慕容泠,便没再留他,“罢了,泠儿至今还没醒,你去看着她吧,别出了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确实但是慕容泠,告退之后便回去了偏殿,刚进去就感觉到有陌生修士的气息,脸色一变,匆匆进去之后发现来人是鬼刺藤。

    他是孩模样,此时正趴在床沿,与慕容泠一模一样的脸上出现了纠结、疑惑和不解,感觉到厉苍旻回来,转头看他,“她为什么不召唤我?如果老夫在,她就不会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在床边坐下,盯着慕容泠脸色苍白的慕容泠没有话,鬼刺藤是妖修,修为增长只靠吸收元力,虽然耗时艰巨,却根本没有所谓的心魔,对人修根本就不理解,会有此疑问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一个正在被心魔困扰的一名修士,厉苍旻知道慕容泠的拼命一搏是正确的,但凡在大道走得长远的修士,没有一个是受人庇护的弱者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厉苍旻依旧心痛且不忍,更是对自己的无能产生了厌弃,若是他修为高深,实力强悍,慕容泠根本就无需受到这么多的磨难。

    “想要变得更强吗?我可以给你力量!”

    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在识海中出现,五官模糊不清,却莫名地阴桀,魔气横生,“无心无情,无困无扰,只要你修无情道,天地乾坤,由你执掌!来吧,放弃你可笑的坚持,重修无情道吧,一切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厉苍旻紧紧的皱起了眉头,额头布满了汗水,俊颜扭曲,显然是在承受着某种痛苦。

    鬼刺藤察觉元气波动不对劲,发现厉苍旻脸上有黑气环绕,显然是走火入魔的征兆,立马就吓了一跳,“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这子怎么会走火入魔?难道是心境上有破绽?”

    他急得团团转,但是修士走火入魔只能靠自己走出来,外人根本就束手无策,若是强行干扰,反而会让对方气血倒施,情况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“子,你可要撑住啊,要是有了三长两短,女娃娃醒了肯定会杀了老夫的。”毕竟是在他眼皮底下出事,他少不得受到牵连,于是死马当活马医地在厉苍旻耳边念叨,“你想想女娃娃,你王妃慕容泠,要是你入了魔道,她可就不要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