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0章 狗咬吕洞宾
    违命侯之后,其他的藩国使臣的寿礼再也不兴波澜,奇珍异宝常见,但是送女儿为婢的稀奇事不常见,宴会上百官的视线若有若无地在几个当事人身上打量,连宴饮欢畅都低了几分热度。

    直到首领太监孙公公前来禀告,“启禀圣上,皇后,焰火台已经准备完毕,请圣上皇后移驾观赏焰火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大手一挥,率领皇后、后妃与文武百官前往焰火台,乌泱泱的一群人逶迤而去,才终于有了热闹的架势。

    焰火台是一座六米高的高台,长长地白玉阶梯蜿蜒而上,尽头是一片露天的空地,没有雕栏围墙,只有中间耸立的一座三层高的华盖宝楼,碧瓦朱甍,檐牙高啄。

    宣武帝并没有进入宝楼,而是直接站在露台上,身边站着皇后,皇贵妃与后妃次之,厉苍旻、慕容泠、厉扶尘同站一排,往后是文武百官和藩国使臣,次第排列,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“旻儿、尘儿,你们上前来,不必拘束。”宣武帝回头把儿子都叫上来,视线在慕容泠的身上一顿,却没有多言,想必是为她刚刚在大殿上的嚣张而不虞,故意冷落。

    君心难测,伴君如伴虎,果然并不只是而已,欢喜时待如座上宾,厌弃时冷眼相待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闪舞网w

    对于皇帝忽冷忽热的态度,慕容泠根本就不放在心上,毕竟不是她什么重要的人物,但厉苍旻心里却有些不满,不顾皇帝没有邀请慕容泠,也把她拉上去。

    宣武帝淡淡地瞥了一眼,没有多,抬手上孙公公燃放焰火,高台之下的广场,迅速抬来一排排的焰火,由太监点燃,砰砰砰地飞上高空,打破黑夜的沉寂,绽放出一朵朵璀璨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焰火之中,有松鹤贺寿,有牡丹倾国,更有山河表里,璀璨而辉煌的焰火在黑夜中炸开,绘出一幅幅五光十色的世界,露台上众人都抬头望天,沉浸在盛世美景之下。

    “泠儿,好看吗?”

    厉苍旻低头看她,璀璨的焰火在他积石如玉的脸上留下绚烂的色彩,本来清冷无波的神情瞬间丰富起来,高高在上的仙人染上了俗世的烟火,多情和缱绻,俊美得宛若一副画。

    慕容泠不自觉的屏住呼吸,看着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的厉苍旻,心跳如擂,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好看的是焰火,还是人,连她都不清了。闪舞网w

    厉苍旻身上的色调越发地柔和,脸上带上了笑,“等你生辰,本王也送你一场焰火表演,比这场还要盛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也笑了起来,心中暖洋洋的,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看过无数场或长或短的烟火表演,璀璨华美,但转瞬即逝,未曾在心中留下丝毫痕迹,但今日,却因为一个男人在心弦震动,久违的体验到感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是一道璀璨的焰火在空中绽放,散落了千千万万灰烬红光,焰火硝烟的味道渐渐弥漫,空气中开始充斥了难闻的味道,慕容泠心中一跳,敏感地察觉到气味有异,连忙大叫,“都捂住口鼻,这焰火不对劲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劲,你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皇贵妃居然第一时间开口反驳她,“你别妖言惑众,制造混乱。”

    高台上已经有人惊慌地乱跑起来,嘈杂不堪,宣武帝看到这种情景也皱起了眉头,孤疑的视线在慕容泠身上打量,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辞。

    慕容泠脸色微冷,轻哼了出声,再也没有提醒的**,反正到时候受罪的又不是她,简直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

    不比宣武帝带着偏见的孤疑,皇后却毫不犹豫地相信了她的话,“全部撤进宝楼内,不得喧嚷!”

    她一完,就捂住了口鼻,走向宝楼,以实际行动表明立场,高台上的百官开始迟疑不决地看向宣武帝,后者脸色一变,“听皇后的!”

    然而,此时已经晚了,他的话音方落,宽敞的露台上立马躺倒了一堆人,大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女眷,身强体壮的武官还站着,但也是脸色苍白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这是软筋散!”人群中一个三大五粗的五官惊呼,立马挡在宣武帝跟前,“有刺客,快护驾!”

    宣武帝此时也察觉到身体异常,环顾四周,发现广场上燃放焰火的太监已经不见了踪影,驻守在焰火台四周的守卫皆无声无息地倒下,心中震怒非常,他的皇宫防御何尝变得如此脆弱不堪,居然让刺客悄无声息地潜进来!

    一定有内奸!

    恰在此时,皇贵妃突然指着慕容泠和厉苍旻大喝,“为什么你们会没事,难道这一切都是你们策划的?你们这是打算逼宫吗!”

    本来还嘈杂的露台瞬间安静,众人惶恐不安地看过来,生怕变成了皇权争夺的陪葬品,连宣武帝都阴下了脸,沉沉地看向厉苍旻,“旻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厉苍旻还没话,半路折回来的皇后就冷笑起来,“仅凭几句捕风捉影的风言风语就怀疑我家旻儿?厉玄颉,我看你是被美色糊了心智吧,本宫的寿宴是谁安排的,你难道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正借势软绵绵地躺在宣武帝怀中皇贵妃脸色不变,脸上带着被冤枉的委屈和难过,迎着皇帝怀疑冷漠的视线,哭啼啼地道,“圣上明鉴啊,臣妾虽然负责筹办皇后寿辰,但是月前臣妾身子不好,避宫休养,宫务由云妃和丽妃执掌,寿辰之事皆有她们安排,等臣妾再次执掌宫务,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胡,你这个妖妇,居然陷害我母妃。”

    云妃和丽妃因为年纪大,此时已经中了软筋散倒下,承平公主因为知道慕容泠有些门道,当机立断地捂住口鼻,如今并无大碍,听到皇贵妃诬陷他母妃,立马就跳出来,“寿宴起头是皇贵妃办的,谁知道是不是你一开始就动了手脚!”

    “圣上,臣妾冤枉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