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9章 请圣上成全
    “臣女仰慕秦王已久,即便是在王爷身边为奴为婢,也无怨无悔。”吴桂芳还没有话,吴明珠就跪下来朝宣武帝磕头,“圣上,臣女愿意无名无分进入秦王府,还请圣上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请圣上成全!”

    吴桂芳居然也同意了女儿荒唐的请求,还一起跪下来请旨,不仅把朝中百官惊吓得不轻,连宣武帝都顾不上纠结皇后的嘲讽和鄙夷,探究地看着下方的父女俩,“重臣之女,无罪无责,岂有为奴为婢之理,这样吧……”他的视线一移,落在了厉扶尘身上,“赵王如今尚未婚配,违命侯觉得他如何?”

    正在酸溜溜旁观的厉扶尘怔住了,没想到这桩婚事会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违命侯手中掌控十万兵马,实力不可忽视,不然他当初也不会刻意拉拢还是汝南王世子的吴长英,若是他真能娶了吴明珠,有了违命侯的扶持,日后问鼎大宝更是多了重要的筹码。

    他压抑着心中的狂喜,丝毫没有注意打石君如瞬间扭曲的面容,故作从容地看着吴桂芳,等到他做决定。

    吴桂芳显而易见地纠结起来,视线在厉苍旻和厉扶尘之间游移,自从吴长英死后,他一直在京中蛰伏,一边收买京中官员,一边暗中调查秦王府的实力。闪舞网w这大半月发生的大事,都与秦王府息息相关,再加上他有去无回的刺客,让他对秦王府的实力评估更加一层楼,在他心里,秦王比赵王有前途。

    将来他要图谋大事,自然是要把女儿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,于是他果断地摇头,“多谢圣上美意,爱女仰慕秦王,若是让她另嫁赵王,是对赵王不公。不若答应她请求,也算是满足微臣的一副慈父心肠。”

    尽管吴桂芳舌灿生莲,也改不变不了他宁愿把女儿送进去秦王府为奴为婢,也不愿意嫁给赵王的事实,一时之间,殿中人的神色都十分玄妙,纷纷偷瞄赵王,被人嫌弃到这份上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厉扶尘脸上阴云密布,几乎能挤出水来,坐在一角的皇贵妃更是差点捏碎手中的被子,对皇后一脉更是恨进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宣武帝这下是真的诧异了,居然不要正妃之位,宁愿去当一名地位卑贱的婢女,这是真爱还是另有图谋?

    他的声音顿时带上了厉色,“违命侯,你真的想好了?”

    吴桂芳似乎没有看到宣武帝的不虞,而是恭恭敬敬地道,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微臣之女于秦王,与婢女何异?微臣愿意一家子伺候皇室,为大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还请圣上体恤微臣一片诚挚之心,让微臣之女待替微臣伺候皇室,伺候秦王,抵偿微臣之前猖狂之罪。w”

    宣武帝想起违命侯前阵子围堵秦王府之事,又被他吹捧得龙心大悦,心中疑惑顿解,拊掌大笑,“好,好一个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’,吴爱卿果然忠心耿耿,乃朕肱骨之臣。”他看向跪在地上的吴明珠,眯起了眼,“皇后不欲秦王贪图耽于女色,今日又是她生辰,朕只好委屈爱卿之女了,这样吧,就封吴氏为正五品女史,掌管秦王府藏书阁,爱卿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,吴桂芳自然不会拒绝,连忙谢恩,吴明珠更是信誓旦旦地保证道,“多谢圣上恩宠,臣自当恪尽职守,殚精竭虑,当好女史一职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满意地点头,区区四品女史就能牵制住吴桂芳之女,简直太值得了,同时心中隐隐有些自得,厉苍旻是他最中意的儿子,如今能够吸引吴桂芳的女儿不顾脸面地倒贴,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。再看一旁的皇后脸色,似乎并没有不悦的地方,更是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厉苍旻却十分不满,皱着眉头看他,“父皇,这个女人居心叵测,儿臣不想要她。”

    被浇了一盆冷水,宣武帝有些不悦,虽然没有发火,但是语气不怎么好,“你不愿意娶侧妃,朕答应你了,如今赏你一个宫人,难道也要拒绝不成?”

    看到他脸上的威严和厉色,这是独属与帝王的霸道和不容置喙的气势,厉苍旻明白过来,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是慈父,但首先是一位乾坤独断的帝王。他的心中不仅有儿女情长,还有皇图霸业,即便面对最喜爱的儿子,他的算计和江山还是放在最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顿时没有了反驳的心思,只是淡淡地点头,“儿臣明白了,但凭父皇做主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的眼神这才柔和下来,语重心长地对他道,“以后你就会明白,父皇所作的一切,都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隐隐有交付江山的意味,若是寻常皇子听了会欣喜若狂,但厉苍旻已经是修士,看淡红尘权力富贵,对此不置可否,反倒是慕容泠的态度更能牵动他的心。

    侧首看去,见慕容泠正沉着脸,心中对吴桂芳父女愈发厌恶,悄悄抓住她的手,低声道,“泠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的思绪被打断,转头惊讶地看着厉苍旻,问道,“好端端的你为何要与我对不起?”

    “本王没能阻止那个女人进府。”

    他的情绪有些低落,本来还郁闷不已的慕容泠忍不住笑了,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,“没关系,一个宫婢而已,本妃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,到时候受罪的还不知道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脸色稍霁,只是依旧忍不住心疼,“本王不想让你操心,等她进府就关进清秋院吧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圣上赐进府的女官,不能随随便便处置,慕容泠摇头,“无碍,回去让下人收拾厢房让她住着吧,有咱们在,她起不了什么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违命侯打得什么算盘慕容泠一清二楚,但是妖魔鬼怪都见过了,岂会怕了吴明珠这个手下败将,这父女俩千方百计地要进入秦王府,不过是自投罗网罢了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