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章 嗟尔昔人,何以忘忧
    皇后千秋,百官来贺。闪舞网w

    神武大街的御膳已经撤去,闹市中开始燃放焰火,而百官的车马才缓缓驶向皇宫,摆宴的庆延宫陆陆续续地坐满了人,无论是后宫妃嫔、王公大臣还是番邦使臣,一个不落。

    殿中众人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,厉扶尘从殿外走来,敏感地发现殿中众人俱是一静,形形色色的视线落在身上,他的身形不免一僵,脸上的笑容几乎挂不住。

    自从产生幻觉行为失常之后,他的名声一落千丈,京中百官生怕他发狂伤及自身,纷纷对他避而远之,因此尽管他前几日已经大好,也没有出来行走,只是为了等到皇后寿宴这一日完美复出,宣示众人他已经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看来,效果似乎并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好在石相石和文挽救了他的尴尬,主动与他打招呼,“赵王,许久不见,你身子可大好?”

    周围一群人竖起偷听的耳朵,厉扶尘宛若未见,朝石和文拱手,“多谢石相关心,本王前些日受人戕害,不慎染病,举止异常,如今已经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联想到最近赵王府已经不再传出什么杀人传闻,石和文才松了口气,“此乃大喜,背后的人实在可恶,不知赵王可抓到人?”

    厉扶尘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,“已经有眉目。w”

    他派出去刺客有来无回,最后还是让厉苍旻和慕容泠全须全尾地回来了,今晨他几乎摔碎了书房所有的瓷器,也不能消解心中之恨,那两人的实力,比他想象中还要强。

    这些天的刺杀,他私养的刺客损伤大半,实力大减,心中时时刻刻都在滴血,此时不欲多谈,视线一扫,立马就落在石相身后的石君如身上,向来粉黛不施的她此时涂了厚厚一层胭脂水粉,看不出脸上如何,不由迟疑地问道,“石姐脸上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石和文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,一直低着头的石君如终于抬眸看向厉扶尘,眼中寒着薄雾,楚楚可怜,“父亲替我寻遍了神医,脸上的伤虽然治好了,但是留下两道抓痕,一直消除不去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这副模样,厉扶尘心中不禁难过,有心狠手辣的慕容泠作对比,他愈发觉得石君如慈和善良,温柔可人,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美色吸引,看上了那个毒蝎心肠的女人呢,石君如比她好上千倍万倍。w

    “石姐,你放心,本王一定替你寻找名药,治好脸上的疤。”

    石君如顿时感动地看向他,眼神中全是敬仰和爱意,连日被打击的厉扶尘觉得自己突然高大起来,对她愈发怜惜。

    而坐在不远处的慕容华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,眼中闪过怨毒之色,狠狠地把酒樽搁在案几上,惹来慕容贲的怒目而视,“你什么脾气,还嫌不够给老夫丢人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老爷您别生气,华儿如今在京中声名进失,在家中闷久了,心中郁结也是正常。”柳华裳连忙替女儿道歉,这几日慕容贲的脾气暴躁得厉害,像是吃了炮仗一样逮到谁就炸谁,他身边的人都惊若寒噤,生怕被他处罚,“如今是国宴,有什么事您回去再吧。”

    “慈母多败儿。”慕容贲虎目圆睁,枣红色的脸上阴云密布,想起近日的诸多不畅,他愈发愤怒,“若不是你纵容,又怎么会教养出这么没用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柳华裳不服气地咬了咬唇,没敢反驳,倒是慕容华又被刺激到了,“你嫌我没用,怎么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华儿!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完,就被柳华裳打断了,慕容华瞥了旁边脸色阴得几乎能滴水的慕容贲,心中一悸,再也不敢多言,好在这时响起了太监的通报声,“皇上、皇后驾到!秦王、秦王妃驾到!”

    宫殿中众人纷纷下跪迎接,“吾皇万岁万万岁,皇后千岁千千岁!”

    “众爱卿平身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大手一挥,让众人起身,才扶着皇后的手让她坐下,他才回到龙椅坐下,笑容满面,“今日乃皇后生辰,邀众卿宴饮同乐,接下来不必拘束,尽情畅饮。”

    “谢吾皇,谢皇后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谢恩,待看到宣武帝身边坐的皇后时,俱是大惊,这个看起来只是二八少女的女子,真的是皇后?

    皇后重病多年,大部分都是在凤鸣宫卧床养病,只有大典时才匆匆露一面,导致很多人只问皇贵妃而不知皇后,实在是她的存在感太低了。大家都觉得,她离大限不远,因而才对她不甚在意,连带着对秦王也不太放在心上,但是现在一看,皇后似乎很健康?

    终于有一位老臣站了出来,这位顾太傅不仅是两朝元老,还是帝师,在朝中颇有重量,因此代表众臣提问并无不妥,“敢问圣上,皇后的身体可是大愈了?”

    宣武帝掩去眼中一闪而逝的黯色,愉悦地大笑,“如太傅所见,秦王和秦王妃替皇后寻访仙果炼药,终于把皇后治愈了。”

    顾太傅连连点头,“好,是在太好了,天佑我大周。”

    这位顾太傅是忠贞的嫡长子继承派,一直因嫡系颓弱而担忧,如今皇后痊愈,秦王的地位稳固,对大周和嫡系一派来,都是大好的事。

    宣武帝心中的些许郁结也被他诚挚的模样的打动,开怀大笑,“太傅所言甚是,来人,呈仙果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就见一个婢女端着木盘走出,木盘上放置着十几个的碟子,碟子里盛着几块剔透玲珑的果肉,看起来十分不凡。

    注意到臣子好奇的视线,宣武帝得意地炫耀道,“这是秦王进献忘忧果,食之可忘忧,太傅,你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一碟子忘忧果被端到太傅跟前,顾太傅看着仅有的两块果肉,就知道此果珍贵非常,连忙叉了一块放进嘴里,脸上立马绽放了巨大的笑容,击节高叹,“嗟尔昔人,何以忘忧……老臣多年郁结,今日尽解,满心欢唱,这忘忧果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