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章 食之可忘忧
    百姓的讨论并没有被厉苍旻和慕容泠放在心里,他们大摇大摆地进京回府,换了身衣衫就马不停蹄地进宫。闪舞网w千秋节的宴会设立在晚上,不过神武大街的宴席已经摆设上了,果真拥挤着一群百姓,若不是有金吾卫开道,他们恐怕连进入皇宫都困难。

    皇宫内此时也是热闹非凡,随处可见忙碌的宫女太监,宫殿楼宇之间张灯结彩,连一向清冷的凤鸣宫也是喜气洋洋,伺候的宫女们脸上多了喜悦与生气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你们总算来了,皇后娘娘等候你们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凤鸣宫正殿里,坐着一个身穿九彩华衣的美妆妇人,神采奕奕,容色倾城,宛若九天玄女出尘入世,瞬间多了满室的清辉。

    美妇人凤眸一抬,眼中绽放出绚烂的光彩,“旻儿,泠儿,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这就是暂时恢复健康的皇后,近距离观察,慕容泠发现厉苍旻的五官与皇后更相似一些,多了男子汉的气概和冷硬,同样高贵如仙人,却是截然不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皇后如今不过是虚有其表,看到她前所未有的鼎盛状态,厉苍旻也忍不住一愣,眼圈稍红,“母后。”

    皇后也红了眼,“好孩子,让母后好好看看你,怎么瘦了这么多?这十天你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看着母子情深的两人,慕容泠忍不住瞄了一眼厉苍旻,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变化,或许天底下的母亲都一样,看到自家孩子第一眼就觉得瘦了吧。

    估计是看到她打量的视线,皇后向她看过来,眼神慈善柔和,弯起了美丽的凤眼,“泠儿,母后得多谢你的丹药,能够健健康康地度过最后的一段时光,好好地陪伴旻儿,本宫已经了无遗憾。”

    想起在进城前听到的百姓交谈,慕容泠忍不住多了一句,“儿媳献药不过是本分,一开始还是父皇要求儿媳给您炼药的。”

    她总有预感,皇帝和皇后之间的感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皇后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之色,眼中情绪万千,就在这时,刚刚接他们进来的宫女进来请示,“皇后,圣上来了,是否让他进来?”

    奇了,皇帝在后宫中行走,还要请示人?皇后的寝宫,他应该是想来就来吧?不过,慕容泠想到宣武帝好几次的踌躇和迟疑,隐隐觉得圣上在凤鸣宫的态度上硬气不上来。

    殿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寂静而怪异,皇后的神色变了几遍,看了一眼厉苍旻,终究还是没有拒绝,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威严而坚毅的玄武帝龙行虎步地走进来,他的脸上隐隐带着激动,一看到容光焕发的皇后,眼中已经噙满了光亮的水泽,“澜儿,你终于肯见朕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没有与他煽情,起身与他行礼,客客气气地道,“往日臣妾重病沉珂,拒见圣上是怕伤害龙体,如今承蒙圣上庇佑,大病初愈,还请圣上不要怪罪昔日不敬之罪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番客套的辞,宣武帝滚烫的心像是被破了一盆凉水,立马就凉了下来,他想过无数种她的辞,唯独没有想到这种冷漠而客套。他脸上笑容顿敛,有沉郁的伤痛,直到看到一旁的厉苍旻和慕容泠,才勉强露出了点笑意,“你们两个出京准备你母后的寿辰礼物,带了了什么回来?”

    厉苍旻与慕容泠与皇帝报备是去准备寿辰礼物,皇帝索性便对外公布是替皇后寻找仙果治病了,到时候皇后恢复健康,好有些法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早有准备,让宫女把准备好的果子拿出来,“父皇,母后,这是儿臣在茂山城的忘忧果,食之可忘忧,希望父皇和母后用了之后,能心情和畅,仙福永享。”

    皇帝好奇的看着宫女们捧上来的一排排鲜嫩水灵的果子,“茂山城的忘忧果?朕怎么从未听过?”

    宣武帝自然没有听过,这些果子是厉苍旻在崖底摘的,若不是他今天拿出来,慕容泠也不知道,她在府中已经吃了一个,果然不愧忘忧之名,便开口道,“父皇,母后,这忘忧果是在深山中采摘,寻常人不易得到,故而您未曾听闻也是正常,这是王爷特地摘回来给你们的,你们尝尝看好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忘忧果长得像一只玉葫芦,个头不大,一口即食,灵粹剔透,让人一看就口舌生津,宣武帝终于忍耐不住诱惑,先是拿了一个递给皇后,“澜儿,你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皇后没有驳他面子,给面子地张口吃了下去,本来板着的脸突然柔和了起来,还破天荒地冲宣武帝笑了笑。

    宣武帝心尖一抖,觉得要是能经常看到皇后的笑容,这个忘忧果别提有多难采摘,他都要捧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宣武帝拿着忘忧果又要喂皇后,慕容泠连忙制止,“父皇,这个忘忧果一日只能吃一个,而且只能保留五日,这已经是最后一日了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闻言立马失望了,“是朕贪心了,能让人忘忧之物,岂能多贪。”

    这是厉苍旻默默地从袖子中拿出一颗苗递给宣武帝,“父皇,这是忘忧果树苗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立刻大喜,心翼翼地接过树苗,“好,只是这树苗长成结果,需要多少时日?”

    厉苍旻微微一顿,“一年。”

    喜色立马从宣武帝脸上褪去,看了一眼犹自带着愉悦笑意的皇后,心酸难忍,“一年,这么久啊,朕怕是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真正等不及的,是只有半年寿命的皇后吧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厉苍旻与宣武帝的神色出奇地一致,隐忍而悲痛,慕容泠心中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,钝钝地痛起来,“父皇,儿媳擅长种植,一月可以成树结果,彼时再移植到宫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?”

    宣武帝眼中绽放了璀璨的光芒,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,笑得比吃了忘忧果还要轻松愉悦,“好,好,太好了,秦王妃果然乃祥瑞之人,乃大周之福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