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章 想跑?太天真了
    “撤吧!”

    三个首领之一当机立断地提了建议,得到另外一个人的附和,他们统一看向阴骘男人,“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退路了,现在想撤,简直是太天真。w”

    像是为了应和男子的嘲讽,携裹着冰霜的剑气就劈了过来,一开始提议的首领顿时被剑气贯穿,轰然倒下,他眼睛睁大大大的,瞳孔还残留着临死前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那个持剑的男人,面若寒霜,气势惊人,不过是轻轻一挥剑,瞬间,颠倒了阴阳!

    另一个首领顿时大骇,知道逃跑已经来不及,但是此时已经被厉苍旻打击了士气,怎么也提不起胆来,抖着唇问身旁的人,“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阴骘男子,也就是杨烈,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“还犹豫什么,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都使出来。”

    对方才恍然大悟,从怀中掏出一个一颗圆溜溜的珠子,对着厉苍旻丢过去,嘭的一声爆炸,浓烟四起,“这是烈焰弹,堪比三十包炸药,对方不死也伤,还是我花了好大力气弄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得意洋洋地炫耀,却发现旁边的人迅速地闪开,心悸骤然传来,转眼便看到一道巨大的剑影,举重若轻,准确无误地从他脑袋劈下,所有的声音都远去,世界一片安静,最后一刻,他只看到了满世界的血红,紧接着,世界再无声息。w

    另一边,浓烟渐渐散去,厉苍旻有些狼狈的身形慢慢清晰,他的剑对上了杨烈。

    杨烈比他先出手,内力涌动,大喝:“五毒掌!”

    内力裹挟着攻势向厉苍旻扑过去,天空中出现了五个巨大的绿色手掌,厉苍旻无所畏惧,一剑破万法,寒霜剑劈斩,连《流霜飞沙剑诀》都无需用,仅凭筑元期元气和对剑道的感悟,就轻松地破掉对方的掌法。

    杨烈似乎毫不意外,突然丢出一个烟雾弹,转身就跑,结果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,柔韧坚硬的藤蔓缠绕在腰上,硬生生地把他拖回来。

    “慕容泠!”

    “想跑?太天真了。”慕容泠笑眯眯地把人拖过来,“镇国公把你派出来,不完成任务就跑,你怎么和他交代?”

    杨烈的瞳孔急剧地瑟缩了一下,显然没料到慕容泠会看穿他身份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呀,真是啊,我只是随便猜猜,你居然承认了。”慕容泠气死人不偿命,“你,镇国公为什么要杀我?毕竟我还是她女儿呢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杨烈笑得猖狂和讽刺,“贱人生的女儿,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脸色一变,鬼刺藤狠狠地抽了下去,“嘴巴这么臭,那么你也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杨烈用内力撑起护罩,却轻而易举地被打破,就在那一瞬间,他拍了拍腰间,一个毛茸茸的妖兽突然跳出来,轰地怒吼,不由分地朝着慕容泠扑过去。

    这只毛茸茸的妖兽并不高大,看起来就像一只白色的幼虎,然而它刚刚的吼叫却带着的音波攻击,慕容泠一时没有防备,神识剧荡,吐出来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泠儿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立马跑过来抱住她,扶她在一旁坐下,再次看向杨烈时已经带上了冷冽的杀意,“没想到你还深藏不露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杨烈低哑地笑了几声,“秦王你也不简单,在下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交锋,而被他召唤出来的白虎却不安分地动了动,疑惑地看向慕容泠,烦躁地咆哮起来,杨烈脸色一变,连忙拿出刚刚操纵噬元蚁的短笛开始吹奏,白虎渐渐地安分下来,刨着爪子,张嘴就向厉苍旻吐出一串风刃。

    厉苍旻御剑抵挡,只听铿铿铿几声,寒霜剑居然出现了几处缺口,这个白虎的风刃居然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一肃,终于认真起来,长剑起势,“流光醉梦!”

    数不清的剑影和白雪纷扬而下,白虎的身子灵活地闪避着,只是不知道为何,吹奏的笛子忽然停了一瞬,虽然过后又继续吹起,但是那一瞬已经足够让白虎产生了迟疑,被剑影刺中,身形一滞,眼神开始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虚空中似乎有一个女子向它走来,手中拿着梳子,仔仔细细地替它梳着浓密的毛发,轻嗔道,“白白,你今日又不听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虎突然有种要落泪的错觉,然而它只是在地上打了一个滚,露出柔软的肚皮,四只爪子抓住女子的手,喉咙里发出温顺的咕噜声。

    “你呀你呀,就会撒娇,一点也没有神兽的威风。”女子无奈地笑了,熟练地替它挠着下巴的毛发,还在肚子上撸了一边,它顿时舒服地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主人……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愤怒而悲伤的怒吼骤然响起,白虎的咆哮汇聚成一环又一环的光波,破掉剑招营造出来的幻境,它双眼赤红,爪下生风向厉苍旻挠去。

    厉苍旻被反噬吐了一口血,后退了好几步,他尚不及反应,白虎的利爪就已经来临,正想要硬挨上一记,慕容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过来挡在他跟前,一堵堵木系屏障拔地而起,然而在利爪之下,宛若豆腐般脆弱,轻易地被穿透,狠狠地落在她的心口,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爪印。

    “泠儿!”

    厉苍旻心神巨震,眼中燃烧了滔天的怒火,一直不能领悟的第二层剑式突然通达,“冰霜雪地!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天地颠倒了阴阳时令,从暖春三月一下子跳跃到寒冬腊月,所有的树都挂上了银白的冰霜,地上结着厚厚的冰层,在场除了被厉苍旻抱住的慕容泠和他自己,所有的人和动物都被冰封在厚厚的冰块里,成了一块冷硬、没有呼吸的雕像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是没有呼吸的雕像,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和反抗,任由自己的大脑和肌理陷入沉睡,这才是《流霜飞沙剑诀》第二剑式的狠辣之处。

    冰雪过处,万物寂灭。

    陡然放出大招,厉苍旻因为元力抽空而脸色煞白,全身虚弱无力,但是他依旧紧紧地抱着慕容泠,像是抱着什么易碎的娃娃一般,“傻泠儿,本王皮糙肉厚,何须你来救?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