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章 我只是想帮忙
    但是冷秋不知原委,这才注意到自己居然是站在一把剑上飞翔,周边是流云白雾,远处是峭壁深山,像是传闻中的仙人凭虚御风,遨游天地般畅达宽阔,顿时大吃一惊,想到自己主子仙女下凡的传言,立马看向慕容泠,“主子,这是您使的仙法吗?”

    白穆也探过脑袋过来偷听,脚下的剑他非常眼熟,看着像是主子的寒霜剑,只是刚刚主子没回答他,心中犹自有疑惑,自家主子突然变神仙什么的太悚然听闻了,倒是王妃有异象在前,比较能接受一些。w

    三道灼灼的视线落在身上,慕容泠脸上发烧,朝厉苍旻看去,他似笑非笑,唇角微勾,似乎在看好戏,她有预感,如果她敢承认,这位主儿肯定会拆穿她的谎言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目前尚不能御剑,是王爷使的仙法。”承认技不如人,即便对象是厉苍旻,慕容泠还是有些不甘心,末了她斩钉截铁地添了一句,“不过我很快就能赶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冷秋瞪大了双眼,并没有因此失望,她心底早就相信自家主子是仙人,如今听她亲口承认,越发地惊叹和崇拜,好奇地问道,“听闻仙人有通天彻地,有移山倒海之能,主子您以后也能做吗?”

    慕容泠对自己的修炼道路十分自信,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会止步于此,闻言十分肯定地点头,“那是自然。闪舞网w”顿了顿,觉得冷秋对她和厉苍旻的身份有所误解,便解释了一遍,“我们并不是仙人,只是能修炼的凡人,称之为修士,这世上还存在许许多多的修士,手段非常,能驭使五行,法术离奇,日后碰着了千万不要招惹。”

    虽然外界的修士不能进入大周,但是有仙盟修士刺杀在前,恐怕叶振天秘密培养了一批修士,日后还会再犯,给他们提个醒比较好。

    冷秋郑重其事地点头,表示记下,白穆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,看来意识到了其中危险。再看他们身上有伤,慕容泠便给他们各自施展了一个回春诀,伤口瞬间愈合,冷秋和白穆对修士的能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知,心中愈发敬畏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会合,四人便开始启程回京。四天后就是皇后生辰,他们快马加鞭,还是能够及时赶回去。至于为什么不使用飞剑,实在是白穆和冷秋一路过来,被多方势力看在眼里,若是轻举妄动,容易惹来怀疑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,回京的路上颇不太平。

    一拨又一拨的刺客锲而不舍地对他们进行刺杀,日日夜夜,像是打定主意要把他们消灭在京城外似的。慕容泠一路上观察,发现一共有三拨刺客。

    仙盟不知道是放弃还是知道普通刺杀对他们无用,已经没有再派人来,如今对他们紧咬不放的是之前追杀白穆的那三拨刺客,一拨已经已经确认是违命侯府,另外两拨,尚且不明。

    除了已经明显结仇的违命侯之外,秦王府在京中结仇多也不多,少也不少,若是计较起来,明面上只有当初的锄奸之仇,但是私下里,秦王本身的存在,就阻碍了许多人的利益。

    那么剩下的两拨刺客,背后究竟有谁呢?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怀疑是镇国公府的人。”冷秋突然开口,打断慕容泠的沉思,“昨日的黑衣人当中,有一个人的身形非常熟悉,属下似乎在镇国公府见过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并不意外,毕竟慕容贲早年就对原主下药,如今她锋芒毕露,如今趁机解决她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但为了谨慎起见,她还是多问了一句,“哪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领头的刺客首领,后天十层巅峰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自然也注意到那个刺客首领,还用神识扫了一眼他被黑布遮盖的脸,有些印象,便从戒指中拿出纸笔,画了一张脸,“可是长这样?”

    画像中的男人长着一双细长眼,鹰钩鼻,看起来阴骘狠厉,但凡见过的人都很难忘记,冷秋一瞧就认出来了,非常肯定地点头,“是他,这个人地位似乎很高,国公爷对他很敬重。”她顿了顿,突然间灵光一闪,激动地看向慕容泠,“对了,主子,属下记起来了,属下在夫人身边见过他,他还称呼夫人为主子。”

    冷秋口中的夫人,自然是原主娘了。原主娘是世外天宫的圣女,难道这个男人是世外天宫的人?只是怎么会和慕容贲勾结在一起?

    慕容泠心中怀疑,却不得不设想另一种可能,“他若是慕容贲的下属,称我娘为主子,也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冷秋冷静下来,主子所并不无道理,就像她现在,秦王也是她名义上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罢了,此时暂且搁置,以后有机会再查探虚实。”

    最近事情太多,慕容泠时间没有心思去追查慕容贲的底细,反正债多了不愁,车到山前必有路,都慢慢来吧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正在郊外扎营,因为络绎不绝的刺客骚扰,他们终究还是不能按照预期达到京城,明日就是皇后寿辰,他们快马加鞭,还是被城门挡在京城外边。

    白穆从林子中捡来柴火搭起了篝火架,正要用火石生火,结果飞过来一道蓝色的火苗,轰的一下把柴火烧了起来,不过是眨眼间,四方形的架子,已经变成了黑黑的碳架。

    他摸着被烫卷的头发回首望去,只见罪魁祸首的指尖还萦绕着眼熟的火苗,正在扭着身子似乎在嘲讽,然后啪的一下子消失了,而火苗的主人,则是一脸尴尬,“我只是想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白穆嘴角抽了抽,终于知道王妃前阵子频繁换家具是怎么回事了,有这么霸道的火苗在手,没把王府烧光已经是奇迹。

    虽然辛辛苦苦捡回来的柴火作废,但是他只是被奴役被压迫的侍卫一枚,再看自家主子唇角压抑不住的笑,顿时认命了,得了,他还是继续去捡柴吧。

    谁让他是主子不疼没有人权的侍卫呢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