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章 打肿脸充胖子
    厉苍旻紧紧地抿着唇,狠狠地盯着她,带着滔天的怒火,“为了和本王赌气,你连命都不要了吗?”

    慕容泠垂下手,别开眼,闷闷地回答,“是你生我的气的。w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本王为何生气?”厉苍旻掰正她的脸,见她一脸茫然,心中更气,“你三番四次不顾安危冒险,若是发生了意外,可曾想过本王的感受?”

    慕容泠愣住了,没想到他生气的理由是这个,她爬悬崖偷袭并不是伤了他所谓的自尊心,而是怕她出现意外吗?

    前世她枪林弹雨,与天争,与人斗,危险如影随形,冒险不过是家常便饭,根本不觉得有什么。长老们对她满意,族人对她信任,她从始至终都是悍不畏险,才能符合他们对她的期待。

    如今换了时空,居然有人因她的冒险而担心她。

    慕容泠觉得新奇又暖心,还有一股不出来的感觉,像是冒泡的雪碧,膨胀得几乎要溢出来,千言万语横亘于心间,她不知该什么,最后只是郑重地给出了承诺,“我下次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直截了当地来了一句,脸上犹自带着怒气,“若是本王不折回来,你此时已经命丧黄泉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低头自我检讨,心有余悸,厉苍旻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,平息看到她坠崖那一瞬间的惊怒,他的眉宇微皱,目光沉沉,任谁也看不出他此刻正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的冷战就此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御剑飞行,不过是眨眼间就飞跃了千米高的山崖,降落在另一端的崖底。崖底是一片密林,两人只找到了马车的残片,并未见到白穆和冷秋的身影。

    难道两人并没有坠崖?

    慕容泠用神识把崖底都搜查了一遍,确认没有人也没有尸体,再看厉苍旻,他正对着一处崖壁眺望,正是白穆和冷秋疑似坠落的那一面山崖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他们还挂在上面?”知道他还未彻底原谅她,慕容泠的声音带着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心和讨好。

    厉苍旻看了她一眼,没有揭露她的心思,点头要上去查看,刚起剑就看到慕容泠眼巴巴地看着他,身形一滞,伸手把人捞进怀里,开始往上飞。

    慕容泠心里有些不自在,看来提升修为势在必行,不然多有掣肘,总不能以后总是徒手爬山吧。

    危险,经历一次就够了。

    飞剑缓缓上飞,慕容泠压住心潮起伏,开始在崖壁上找人,崖壁上长满了爬山藤,偶尔还会有崖树冒出,她不由信心大振,以白穆和冷秋的功夫,但凡抓住一颗崖树,都能逢凶化吉。崖底找不到人,他们不定正攀在哪棵树上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应和她的猜测似的,再飞了一刻钟,果然发现了正挂在树上的白穆和冷秋。只是两人的处境并不妙,此时树根已经开始松动,根本就支撑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白穆和冷秋两人身上都有伤,浑身狼狈,忧心忡忡地看着树根,这时冷秋突然了一句,“这棵树已经支撑不住我们两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白穆一愣,还没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,就见冷秋看了他一眼,就站起来往下跳。

    “冷秋!”

    “冷秋!”

    两道惊慌的声音同时响起,在空荡荡的悬崖间回荡,慕容泠心脏骤歇,发现白穆眼疾手快地拉住冷秋时,才终于松了口气,催促着厉苍旻,“快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白穆刚刚就听到一道女声,只是忙于救人顾及不上,等终于抓到冷秋了,才抬眼一看,结果就发现驾着剑飞过来的主子和王妃,顿时惊讶地张大嘴巴,差点没把手中的冷秋丢下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?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是因为过度疲劳出现幻觉了,主子怎么可能踏在剑上飞呢,这不是传中的仙人才会的本领吗?

    “上来!”

    冷秋已经被慕容泠接过放在剑上,而白穆依旧呆呆愣愣地看着,毫无动作,厉苍旻不悦地皱眉,立马就把白穆呵醒了,再也不敢耽搁,哪怕是梦境,主子的命令死了也得上啊。

    白穆心翼翼地踩了上去,发现是实心的,并没有梦中那样一踩就坠下千里这种事发生,他使劲地掐了自己一把,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做梦。

    跌下山崖是真,挂在树上是真,主子踩着飞剑踏着祥云来救他也是真的。此时此刻,他已经不知道该震惊还是感动,瞪大了双眼,常年板着的棺材脸一寸寸皲裂,表情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憋了许久,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冒死询问,“主子,这几日,您和王妃是去寻仙问道了吗?”不然怎么会消失几天,回来就变仙人了呢。

    厉苍旻没有回答,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白穆立马惊若寒噤,所有的好奇和疑惑都憋回肚子里,重新恢复了的棺材脸,眼观鼻鼻观心,严肃正经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没注意旁边一对主仆的交锋,看着惊魂未定的冷秋,感同身受,毕竟她也才经历了生死一刻,柔声安慰她,“别担心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?”听到她的声音,冷秋才回过神来,“您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听你和白穆遇袭,我与王爷来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慕容泠的解释,冷秋顿时感动了,主子的贴身侍卫这个名头虽然好听,但是命是不值钱的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身首异处,她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,根本不期望能够善终。

    这一次坠崖虽然意外,但也是情理之中,她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没想到主子居然还会找她,救她于危难。

    她热泪盈眶,却依旧惦记着慕容泠的安危,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属下不过是贱命一条,值不得主子您冒险。”

    闻言,慕容泠既是感动又是好笑,冷秋这会儿还没搞清楚状况呢,“你看看,这会儿哪里还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瞥了她一眼,慕容泠居然看清了他眼底要表达的意思,不由心虚,她刚刚差点就坠崖,如今在属下面前逞他人之威,确实有打肿脸充胖子的嫌疑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