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7章 归一剑阵
    归一剑阵,靠得是九九归一之法,元力相消相长,如今剑阵被破,循环断开,元力自然难以为继,甚至反噬自身,吞噬元力,最后连普通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噗通、噗通。

    十个修士接二连三地倒下,虽然他们被刺中了心口,但是毕竟是修士,生命力顽强,此时尚有余气,对着厉苍旻和慕容泠放狠话,“等师父出关,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师父是谁?”

    那位阵眼师兄嘎嘎地笑起来,俊脸扭曲,状若恶鬼,凶狠地看向慕容泠,“我师父是仙盟盟主叶振天,你们这些宵之辈,离死期不远了,他一定会替我们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仙盟的人。普通的武林高手杀不死他们,叶振天开始派修士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慕容泠还有一事不明,“你们仙盟,为什么要对秦王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阵眼师兄大笑起来,突然向慕容泠吐了一口血水,“你还不配知道!你们这对藏头露尾的狗男女,仙盟已经对你们下了必杀令,从今以后,日日夜夜,必是不得安生!”

    慕容泠避之不及,被鲜血溅了一脸,顿时厌恶地皱眉,突然一把剑锋飞来,嗤地插进阵眼师兄的胸口,他双眼一瞪,立马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长剑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拔起,粘稠的血液从剑身滑落,不留丝毫脏污,光可鉴人,映出厉苍旻冷峻铮然地俊脸,带着寒气与愠怒,生生地让慕容泠一抖,莫名地开始心虚起来。

    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忐忑地看着他,然而厉苍旻余光都未曾给过她一丝,对着地上躺着的其他九个修士补刀,很快就多了九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一下,慕容泠越发确定他此时的怒火,那几乎是发泄的补刀,以往的厉苍旻是不屑于做的,此时像是对着生死仇人似的,恨不得把这十人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出声,就收到他冷冷一瞥,眉宇的冷峻和怒火几乎要燃烧起来,但是他一句话也不,收起剑就往山下走,把她远远地丢在后面。

    慕容泠连忙跟上去,与他隔着两步距离,一边走一边思考他生气的原因,敌人出现之前情绪正常,后来还护着她让她躲开,只是她没有听他的话,似乎沿着悬崖爬过去偷袭了……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她不听劝告的原因?

    她思考得入神,突然撞进一个冷硬的怀抱,抬头一看,确实厉苍旻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,黑漆漆的眸子正盯着她,暗光涌动,恁的吓人。闪舞网w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虽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,但是这种情况下,开始认出是明智之选。

    厉苍旻盯着她看了许久,才冷冰冰地开口,“你错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该不听你的劝,私自动手。”慕容泠连忙把刚刚思考的结果出来,期待地看着他,“我才过的,要相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绝对是她刚刚的帮忙伤到他的大男子自尊了,慕容泠虽然没有谈恋爱的经历,但是也知道男人的面子伤不得的,特别是厉苍旻这种闷嘴葫芦,肯定把面子看得比天还要大。

    谁料到她的话刚完,厉苍旻脸色更加冷冽了,淡淡地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,很明显,她猜错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心烦意乱,顿时没有了和谈的心思,她自认自己做的没错,而且已经道歉了,如果他还不肯原谅,她又何必热脸贴他的冷屁股。

    她也是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两人开始冷战,长而狭窄的山道上一前一后地走着两个身影,直到到达了山底,两人都没有再一句话。

    此时是环抱在一起的山崖峭壁,下了山,就相当走出了山体外围,而白穆和冷秋疑似坠落的悬崖被包围在里面,想要进去,就必须翻越一处高达上千米悬岩峭壁,这一出山壁光溜溜的,只有稍许突起的山石,极难攀岩,一有不慎就会坠崖而亡,对于普通武功高手来讲,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番山势,慕容泠顿时皱起了眉头,这一座山太光滑了,藤蔓根本无处着力,想要上去,只能徒手攀岩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御剑飞上去的厉苍旻,慕容泠淡淡地收回了视线,把宽大的衣袖衣袍系好,轻功一跃,落在一米高岩痕上,双手着力,紧紧的扒住头顶的突起,然后用手用力,再起往上纵跳,几个起落间已经怕了十来米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去,山顶被白云笼罩,厉苍旻已经不见了踪影,以他的速读,此时想必已经到达另一边的崖底,而她攀爬的距离不过是这座山的百分之一而已。

    慕容泠并没有气馁,继续轻纵攀爬,慢慢往上,距离崖顶只剩下十来米,她此时已经是满脸是汗,汗水滴在睫毛之上模糊了视线,她顾不得擦拭,继续伸手抓住不远处的崖痕。

    崖痕很浅,指尖不过是堪堪攀住,然而变故就在此时发生,崖痕边缘的山石突然松动,慕容泠本来起身纵跃,支力不稳,顿时失手向崖底跌落。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慕容泠心跳如擂鼓,但是脑袋却无比清明,立马伸手扒住崖壁阻止坠落趋势,同时鬼刺藤从袖口飞出,一端绑住她的腰,一端飞绕住不远处一个突起的圆石上。

    坠势顿时收住,然而,还没等慕容泠松口气,那一块圆石再次松动,啪的与山壁分崩离析,措手不及的慕容泠以势不可挡地坠落。

    难道她今天真的要摔死在这里?

    前世看过不少极限攀岩的人丧命,慕容泠当时还对这些亡命之徒报以鄙夷,现在终于来报应了。

    下坠的那一瞬间,她的眼底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,前世的,今生的,纷杂涌动,最后居然定格在厉苍旻身上。

    她似乎还看到飞过来的厉苍旻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是临死前的错觉,然而,下一刻跌入一个冷硬的怀抱里,对上他惊怒地视线,慕容泠才知道,是厉苍旻折回来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面容,顿时失去了言语,最后才伸手触摸上他的脸,带着庆幸和余悸,“还好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