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5章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
    一夜好眠,慕容泠醒来时已经是大白天,她收拾好出去,发现大家都醒了,妙音正活力十足地与铭岫话,铭岫的精神似乎不是很好,怏怏地应着。千岚正在率先看到她,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厉苍旻看到她就走过来,“这么早就醒了?”

    其实已经不算早了,慕容泠许久没有好好地睡过觉,难免贪眠。不过,想到醒来时发现的枕头,顿时有些无奈,“你不是只有一张毯子了吗?”

    厉苍旻顾左右而言他,“时辰不早了,回去吧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转移得实在不精明,慕容泠瞪了他一眼,懒得与他计较,等铭岫收拾好帐篷等物件,才问他,“铭岫师弟,你可还要收集制符材料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多谢慕容师姐好意。”

    铭岫瞥了一眼厉苍旻,他昨夜把那几头闯进来的妖兽血和兽皮都收集了,收获超出预期,就不急着去伐木制作符纸了,目前还是妙音的伤比较要紧,“慕容师姐,昨日我已经传音给父皇准备生肌丹所需的灵药,还请麻烦您和厉前辈到皇宫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回程的时间还宽裕,而且昨日也答应了下来,慕容泠没有反对,出了云雾山,与千岚道别之后,就与兄妹俩一同前往云清国皇宫。

    经过十几代皇帝的修缮和增建,云清国皇宫比大周更加的富丽堂皇和威武霸气,宫殿楼宇,气派非凡。

    云清国康平皇帝亲自接待了厉苍旻和慕容泠,他是个高瘦精明的中年人,精光内敛,非常客气地朝他们拱手,“事情原委犬子已经与朕讲明,多谢两位仙师对爱女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只是举手之劳。”慕容泠还了一礼,“不知圣上可否准备齐了灵药?”

    “已经齐了,仙子请。”

    凡人和修士有着天然的等级差别,就算是皇帝对上仙师也是客客气气的,不过因为背后有大势力支持,康平皇帝多了几分底气,把慕容泠带去寝殿,“仙子,里面已经准备了二十份灵药,如若不够,请再让宫人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灵药,就算是成丹率再低,也能炼出一炉生肌丹了,更别慕容泠的成丹率只高不低。书中有载,修仙界的炼丹师有五层成丹率已经是天才,而慕容泠,她的成丹率有八层!

   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如今实力低微,不宜锋芒毕露,因此慕容泠练出四炉生肌丹,把剩下的四份灵药收回须弥戒,把剩下的十分灵药和四瓶生肌丹都交给了康平皇帝。

    “不负所托,生肌丹炼成了。”

    康平皇帝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出来了,成丹率高居四层,顿时对她刮目相看,他虽然是凡人,但是对修士的常识了解的还是不差的,云清国背后的家族,恐怕也没有这么好的炼丹师。

    于是他对慕容泠的态度愈发恭敬,暗自让人把准备的谢仪加厚一层,才对着慕容泠拱手道谢,“多谢仙子相助,礼物,不成敬意,还请仙子收下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答应炼丹并不是为了什么谢仪,但是对方准备也不拒绝,大方地收了下来,康平皇帝见她收了,松了口气,“朕已经吩咐宫人准备宴会,不知两位仙师是否有空赏脸与宴?”

    “多谢圣上好意,我与夫君尚有急事,不能参加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康平皇帝看向一直坐着不话的男子,听这位已经是筑元期,心中大叹,知道不好勉强,以免结仇,因此客气的笑道,“如此朕便不多加挽留了,两位仙师若有空常来云清游历,朕定当热情招待。”

    拒绝了妙音和铭岫兄妹俩的挽留,慕容泠与厉苍旻踏上了返程,再次穿过熟悉的阵法,两人心情复杂,绕着周围研究了许久,却看不出什么名堂,最后只能放弃,前往与白穆冷秋会合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约定的地点,却没有见到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慕容泠惊讶地在宅子里转了一圈,没有发现什么有用信息,“难道是遇到危险了?”

    这里是葬花宫私宅,平日里没有人住,只是买了当任务落脚,出发之前就与白穆商量好了要在此会合,按照他们的脚程,这会儿应该到了才是。

    厉苍旻也不知原因,发了信号弹,不久就有葬花宫的驻守部下赶了过来,“属下见过宫主。”

    “左护法呢?”

    部下连忙回答,“前日左护法受到刺客伏击失去了踪迹,宫中正到处寻人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皱眉,看来是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了,“刺客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有两拨人,其中一拨是仙盟的人,另一拨尚不确定,右护法怀疑是违命侯吴桂芳的暗卫。”部下心翼翼地看着自家主子,“其实自打宫主您出了京城,前前后后一共有四批刺客跟了上来,那两批被左护法甩掉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嘴角一抽,这得多招人恨呐,刚出京城,刺客就前赴后继地冲上来了,仙盟和违命侯府的刺客并不意外,只是不知道另外两拨是什么人,藏得倒是挺深的。

    “白侍卫在哪里失踪的?”

    冷秋与白穆同行,白穆失踪了,想必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“可有找到他的同行之人”

    那部下看了慕容泠一眼,约莫猜到她的身份,叫了声夫人,见宫主没有反对,才心中定,继续回禀道,“回夫人的话,都在城外的山崖边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城外,山崖。

    山岩耸立,只剩下一条只通一辆马车行驶的窄道,白穆和冷秋失踪的地方还残留着打斗的痕迹,车轱辘在崖边留下了清晰的痕迹,却不见车架子,再仔细一看车辙走向,分明是一起掉下山崖了。

    “可有派人到崖底寻找?”

    那部下为难地点头又摇头,“已经派人去了,只是四面环山,找不到入口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了解地点头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总需要亲自下去一趟的,厉苍旻与她想法一样,把部下打发走,刚要下去,异变突生,一只弩箭破空而来,直至厉苍旻后心!

    “心!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