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章 泠儿嫌弃本王
    慕容泠与厉苍旻同床共枕的经历,还得追溯到他装傻那段时间,只是自从她洗筋伐髓开始修炼之后,就习惯在窗边的软塌上打坐修炼,除了那次中了春日绵延散外,就再也没有同一张床睡过。闪舞网w

    满打满算,两人同床共枕的经历,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。

    昨夜她与厉苍旻过夜,不过是随便挑个地方打坐而已,如今这个帐篷是铭岫提供的,因为只有四个,他们又是夫妻,理所当然地挤同一个了。只是这种规格的帐篷勉强能挤得下两个人,一番亲密接触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以前美男在侧,她只当是傻子,没什么感觉,现在两人正在暧昧,又要挤在狭窄的帐篷里,简直是要命。

    厉苍旻向她走来,慕容泠心跳如擂鼓,觉得而他的脚步像是催命符,等到他走近了,俊美的五官渐渐清晰,浸染在泠泠的月色之中,带着禁欲般的清冷和俊美,特别那双清幽的眼眸看过来时,更像是无声的诱惑。

    他用眼神捕了一张网,等着她横冲直撞地陷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站在这儿?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,在万籁寂静的山谷中格外清晰,慕容泠不知该如何回答,正乱七八糟地借口,突然福灵心至,“今晚还要守夜呢,你先去休息,上半夜我来,下半夜换你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这样就可以避免同床共枕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厉苍旻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许久才开口话,“泠儿嫌弃本王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

    慕容泠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,虽然她是不想和他同床共枕,但是产生误会就不好了,于是冠冕堂皇地解释着,“五人当中你我修为最高,自然要多看顾着点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不悦地皱起了眉头,这时梳洗回来的千岚走了过来,善解人意地问道,“师姐可是与厉前辈商量守夜之事?我今日未曾帮过什么忙,上半夜让我来,下半夜再换厉前辈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,师妹你是女孩子家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泠还想垂死挣扎一番,结果被厉苍旻二话不地拉进了帐篷,不悦地看着她,“你在躲本王?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。”慕容泠岂会认怂,连忙在毯子上坐下,一副要打坐修炼的架势,“此处元力丰沛,正好适合修炼,我先打坐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生怕又被质问,连忙闭上眼睛运行功法,一个大周天过去,她觉得厉苍旻应该死心了,悄悄睁开眼,结果正好对上厉苍旻深邃漆黑的眼。闪舞网w

    其实并不是正好,他的姿势就没有变过,慕容泠打坐前是怎么样,现在还是怎么样,估计就一直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慕容泠没辙了,无奈道,“下半夜你还要去守夜,怎么还不睡。”

    “你陪本王睡。”

    本来无比单纯的一个字眼,慕容泠忍不住想歪了,但是看清他眼底的坚持,她终究还是不忍心拒绝,反正上次中了春药,该看该摸都做过了,就差最后一步了,她现在再矫情似乎也晚了。

    上次他都能柳下惠地忍住了,总不能这一次就兽性大发吧。

    慕容泠做着心理建设,慢吞吞地脱掉外衫,和衣躺下,接着厉苍旻也躺了下来,狭窄的帐篷顿时变得拥挤,她只能僵硬地躺着,根本就无法翻身。

    厉苍旻从戒指里拿出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,伸出胳膊让她枕着,侧着身子把她抱在怀里,低声道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,觉得自己刚才的猜想简直是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不禁内疚,“再拿张毯子垫着就是,不然你的胳膊该麻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厉苍旻轻声回道,见她神色不赞同,又添了一句,“没有多余的毯子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不知道他话中真假,又打不开他的须弥戒,只好放弃游,累了一天,她本来想睡觉的,结果厉苍旻还在看她,给她再粗的神经也睡不着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让我陪你睡吗?还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放大的俊脸越接越近,忽而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,“等你睡了,本王再睡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觉得额头的皮肤在发烫,脸颊热烘烘的,把脑袋埋在他怀来,闷闷地应了一声,闭上眼睛装睡,本来以为睡不着的,结果在熟悉的冷香中,她的思绪渐渐悠然,慢慢地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厉苍旻看着她睡梦香甜的姿态,唇角微勾,也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下半夜,厉苍旻准时醒过来,慕容泠依旧睡得香甜,姿势都没变过,他心翼翼地把胳膊抽出来,又从须弥戒中取出一个毯子垫在她的脑袋地下,动了动发麻的胳膊,才走出帐篷。

    帐篷外边守夜的有两个人,铭岫陪着千岚一起坐着,正困得打瞌睡,厉苍旻并无意外地神色,“你们去休息,下半夜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厉前辈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铭岫闻声睁开眼,连忙看向旁边的千岚,“师姐,可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千岚正在打坐,脸上丝毫没困倦之色,“不用了,我就在外边修炼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厉苍旻,见他已经抱着剑靠在一颗树上,根本就不搭理他们,心中失落,垂下眼睑掩去所有的情绪,继续吐纳元气。

    铭岫愣住了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最终还是待在身边陪着她。被这么一打岔,他困意全消,开始左顾右盼,有心想和厉苍旻话,但是看他生人勿进的架势,生生地把话给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上半夜还安静的营地,这会儿突然不太平起来,偶尔有些许一级后期的妖兽闯进来,还未等发出兽吼,就被厉苍旻一剑击杀,那副轻松写意的姿态,似乎面对的不是凶残的妖兽,而是一只纸老虎似的。

    铭岫心中大为震动,他不是没见过筑元期修士,但是像厉前辈这般厉害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这就是剑修的恐怖战力么?

    千岚不知何时也睁开了眼,看着黑暗处持剑而立的挺拔声影,倏然无语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武力震慑,死了几头妖兽之后就再也没有闯进来的了,如此喧闹顿消,一直到天明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