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章 名正言顺
    厉苍旻挑眉,“本王是名正言顺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慕容泠哑然,他是夫,她是妻,确实是名正言顺,只是想到不知被他吃了多少豆腐,总是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她又瞄了厉苍旻一眼,他的眼中含笑,一眨不眨地看着她,这样偶尔流露出宠溺和柔和的眼神一如既往,只有慕容泠知道,有什么东西变了。

    “还看什么,松开我,转过头,我要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娇嗔和柔和,厉苍旻却是眉梢一动,缓缓地松开她,视线不离她身上,“本王替你盯梢。”

    他这副流氓样惹得慕容泠好气又好笑,“不需要,监守自盗。”

    见他依旧不死心,慕容泠觉得应该给他一个下马威,十分帅气地打了一个响指,于是周围或是摇曳飘荡的草,或是攀爬而上的藤蔓,或是枝繁叶茂的树枝,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向她蔓延,不过是眨眼间就围城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,挡住了外边窥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地换了一身新衣服,慕容泠又大了一个响指,牢笼顿时消失无踪,像是从未存在似的,她出来之后,施了一个落雨术,包含着元力的灵雨倾洒而下,因为快速生长而萎靡不振的草木们重新焕发了活力,喜悦地伸展着腰肢,灵气十足。闪舞网w

    厉苍旻有些发愣,难道这也是木系法术?除了刚刚的落雨术,慕容泠根本就没过元力,这些草木难不成是自己长过来的?

    慕容泠假装没有看到他眼底的疑惑,拉着他的手,“走吧,走吧,时辰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下来跑了好几个地方,耽搁了不少时间,如今已经将近黄昏,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地采到轻雾草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去,发现铭岫和千岚已经收拾妥当了,被剥了皮的逐云兽也被铭岫收起来,一看到慕容泠,粗心大意的他没有发现慕容泠与之前的不同,爽朗地笑着,“慕容仙子,等下若是来不及出去,我给你们烤肉吃,在云清观师兄弟中,我的手艺若是第二,没人敢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有口福了。”慕容泠对这个没架子的皇子印象不错,看了旁边的厉苍旻,忍住笑,眉眼弯弯,“我家夫君,连只兔子都不会烤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的眼眸幽暗,高深莫测地看向她,慕容泠本能地觉得危险,轻咳一身避开他的视线,铭岫不知两人的暗潮涌动,心里有些得意,有些骄傲,厉前辈也不是那么无所不能嘛。w

    他忍不住看向坐着不发一言的千岚,她刚刚去找了厉前辈和慕容仙子,回来之后就变成这样,他走了过去,“师姐,怎么了,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千岚恍然惊醒,下意识地朝厉苍旻和慕容泠看去,只见慕容泠已经换了一身衣衫,注意到她的视线,冲她微微一笑,而厉苍旻根本就没看她,无论何时何地,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不清是羡慕还是其他什么,她勉强一笑,“无碍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铭岫本能的觉得千岚此时的情绪不对,但是他又找不出原因,不由烦闷,就在这时,一张传音符歪歪扭扭地飞过来,他认得出这是鸣音的传音符,心中一沉,元力一点,一个带着恐惧和哭音的女声顿时传出来,“皇兄,救我!”

    “是妙音,难道她也跟来了?”千岚认出了这个音色,也顾不上自己的心思,若是妙音出了事,连她也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遇到生命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铭岫了解自己妹妹的性子,如果不是山穷水复的地步,什么也不会向他低头的,肯定是她尾随着过来,结果遇到妖兽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,慕容仙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先去救你妹妹吧。”慕容泠知道他要什么,打断他的话,率先循着符箓飞来的方向追寻而去,到了分岔口,厉苍旻便自觉地开口提醒,“右边。”

    一直往下走,果然听到了妙音的哭喊声,急忙过去一看,发现她正紧紧地抱着一棵树,哭得脸色苍白,而她的下半身则是被一个巨大的食人花咬在嘴里,硕大的花冠不停地摇晃,要把人彻底地拉进嘴里,而妙音抱着树干的手指已经发白,开始慢慢松开。

    “妹妹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铭岫惊怒非常,妙音却是大喜过望,力道一松,顿时被食人花抢了先机,被食人花拖拽着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“心!”

    慕容泠刚要过去,厉苍旻按住她,寒霜剑飞过去,一剑斩断食人花的根枝,硕大的花冠连立马倾颓下来,妙音重重地跌在地上,被铭岫从花冠中拉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已经被食人花的毒液腐蚀掉,下半身像是被硫酸泼过似的血肉模糊,十分恐怖,厉苍旻眼前一黑,就被慕容泠遮住了眼睛,“别看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无奈地拉下她的手,“我没看。”

    那边妙音已经哭了起来,“呜呜呜,皇兄,我的腿没有知觉,是不是要残废了。我不要,我不要变残废。”

    铭岫眼睛红红的,他已经拿了衣服遮掩住妙音下半身,已经顾不上训她自作主张跑进林子,手忙脚乱地替她擦着眼泪,不停的哄着她,“没事的,没事的,别怕,你只是中毒了,等毒散了就可以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那什么时候毒才能散去?”妙音期待地看着他,铭岫顿时卡壳,想到慕容泠是炼丹师,应该对灵草习性比较了解,连忙求救,“慕容仙子,我妹妹的腿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妙音也眼巴巴地看来过,被两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,慕容泠头皮发麻,感觉如果出一个不字,就是罪大恶极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有解毒丹,可以解食人花之毒,但是她腿上的伤……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妙音顿时一副天崩地塌的表情,哭得更加厉害了,慕容泠看她可怜,又添了一句,“我的无能为力,是因为没有灵草,并不是没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