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9章 对我图谋不轨
    厉苍旻已经是重度面瘫患者,唯一能泄露情绪的只有眼睛了。w此时他幽深的黑眸异常清亮,并不是夜空星辰那样的亮,更像是她曾经在密林中见过的孤狼,看到猎物时散发着幽绿的光芒。

    再看他视线落点,正是她已经破破烂烂不能遮蔽肌肤的手臂,慕容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微微一笑,狭长的丹凤眼清润了瑰丽的水色,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厉苍旻眼眸一深,突然眉头一蹙,像是被什么拉出回了情绪似的,眼中的异芒消失了,从容自若地移开眼,好像刚刚盯着人家胳膊看的登徒子不是他似的。

    他恢复了冷静肃容,板着脸教训她,“你可知你刚刚犯了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慕容泠一懵,尚且不能适应他比翻书还快的变化,愣愣地问道,“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“在任何时候,都不能把丹田内的元力耗空。”他开始点评她刚刚的战斗,“你的补元丹应在发动鬼刺藤之前就吃下去,不然你困住逐云兽,元力一尽,若是周围还伺伏着其他妖兽,你根本毫无还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闻言,慕容泠蹙起了眉头,眼神复杂地看着他,厉苍旻看不穿她在想什么,难道是生气了?她不至于如此气才是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再低下头,靠近着揣摩她眼底的情绪,直到彼此之间呼吸可闻,才意识到此时两人的距离有些暧昧。闪舞网w

    她殷红的薄唇近在咫尺,只需再靠近一分,就可以碰到印象中的柔润和甜美,呼吸一乱,胸口骤然传来的剧痛让他瞬间清明,声音低哑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慕容泠抬起头,嘴唇不经意擦过他的鼻尖,顿时眸色一凝,低声道,“因为有你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,你在身边。”慕容泠何尝不知道要心存警惕,但是这次敢倾尽丹田之力,归根结底是因为厉苍旻在身边,她相信他不会让她受到伤害,这种莫名的信任来得理所当然和毫不犹豫,生平第一次,她居然有了可以托付生命之人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还未等她想明白,厉苍旻已经低下头,抬起头含住了她的唇,灼热的气息在呼吸之间纠缠,慕容泠只觉浑身一麻,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,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唇齿碰撞,呼吸交缠,厉苍旻冰霜白玉的脸颊上浮上一层淡淡的潮红,瞳孔中倒映着她迷离艳丽的脸庞,呼吸愈发急促,“泠儿。”

    他又叫着她的名,低沉沙哑,带着倾诉不尽的**,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,慕容泠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的僵硬和变化,但是他依旧控制着,没有再进一步,看向她的眸子带着渴望和灼热,像是火山的熔岩,把她所有的思绪都烧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泠脑袋里乱成一团浆糊,丧失了思考的能力,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脖子,茫然地叫着,嘴唇却被带有薄茧的手指按住了,低沉的男声低低地诱哄着,带着宠溺和缠绵,“泠儿,乖,再叫本王一声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慕容泠此时哪里还有理智可言,只是茫然地被操纵的神智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她并不知道这一声软软糯糯、宛若撒娇的低唤,让厉苍旻瞬间眸色深沉,再次抬起她的下巴攫取着她口中的香甜。

    他此时心跳如擂鼓,一直被压抑的爱意像决堤的河水在胸腔里蔓延,心魔的反噬和巨大的满足成了一对势均力敌的拉锯,他在痛苦着,快乐着,像是在刀尖行走,却从来都不后悔。

    “慕容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突兀又瞬间戛然而止的女声打断了两人的缠绵,厉苍旻抬起头,看到了从外边走来的千岚。

    千岚已经被眼的景象惊呆了,铭岫已经收拾好了所需的兽血和兽皮,厉苍旻和慕容泠离开久久没有回来,她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思,主动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结果,看到忘情接吻的两人。

    她又羞又窘,却又忍不住再次看去,对面的男人眼中带着杀气,却前所未有地英俊和迷人。

    他的身材挺拔而高大,轻而易举地把人揽在怀里,如玉如冰的脸上染上动情的薄红,狭长的眼睛中着尚未褪去的**和邪气,强势而危险,即便此时正一脸杀气地看着她,她也忍不住心中一跳,浑身一麻,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疯了!这一刻,她居然希望他怀中抱着的是她!

    千岚狼狈而慌张,像是被揭穿了面具的丑,连忙低下头,硬着头皮道,“厉前辈,我们是不是该走了?”

    慕容泠缓缓清醒过来,发现了千岚,心中一窘,推了推厉苍旻,结果没推开,她的手软绵绵的像面条,根本就提不起力气。

    她愈发地羞愤难当,水润润的眸子瞪着罪魁祸首,“松开我。”

    清亮的凤眸中像是被泼染了春日万紫千红的色彩,鲜艳而瑰丽,收纳了所有的光彩,夺取了世间所有的光辉,美得惊人。

    厉苍旻喉咙一动,非但没有松开,反而把她抱得更紧,他的怀抱像是天生为她而生,无比契合。

    他揉着她的脑袋,按下她所有的挣扎,才看向还没有离开的不速之客,“麻烦避一避,我们夫妻还要处理一些私事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千岚的脸色瞬间涨红,薄薄的脸皮几乎能滴出血,她心中又羞又难看,不停地道歉,“抱歉,抱歉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她同手同脚地跑了,留下慕容泠与厉苍旻大眼瞪眼。

    “你还抱着我做什么?”慕容泠的理智回笼,想起了刚刚丢脸的行为,立马恼羞成怒,“快松开我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丝毫不顾她的挣扎,低低一笑,“换衣衫,难道你想这样出去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换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立马戒备地看着他,她刚刚就打算换衣衫了,如果不是他打算,何至于此。

    厉苍旻又笑了,意味深长地看着她,“自然是你换,难道泠儿要本王替你换?”他顿了顿,不知道想到什么,视线顿时柔和了起来,“起来,本王已经许久没有替你穿衣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一顿,也想起了他还在装傻的那段时光,每日早晨都非得抢婢女的活儿,替她洗脸穿衣,顿时脸色一黑,“原来你早就对我图谋不轨!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