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7章 别耍什么花样
    妙音虽然在纠缠皇兄,但也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一男一女,想必就是皇兄所的前辈了。男的长得比她哥哥还要好看,但是冷冰冰的太吓人,她不敢纠缠,只好把主意打到他身边的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她看起来有不好接近,但比起旁边的男子来,简直算的上是慈眉善目。妙音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,眨巴着可爱无辜地大眼睛,笑得一脸可爱,“漂亮姐姐,你就答应我嘛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一闪而过的狡黠并没有逃过慕容泠的眼睛,这位姑娘一看就是不服管教的主儿,带上去只是徒增麻烦。

    于是她非常不解风情地拒绝了,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!你修为不过是比我高一点点而已,凭什么不带我!”

    本来还笑眯眯地妙音立马变脸,她是云清国备受宠爱的公主,还是土系天灵根,从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鲜少有人敢拒绝她的请求,没想到她在千岚那儿碰钉子就算了,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,居然也嫌弃她。

    妙音控制不住公主脾气开始撒泼,突然感到一股冷冽的寒气,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后退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先是一愣,继而反应过来立马朝厉苍旻瞪过去,“卑鄙,居然暗算本公主。闪舞网w”

    “这是警告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根本就没看她,冷冷地瞥了铭岫一眼,带着慕容泠上了飞剑,“你们的私事自行解决,否则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寒风一过,两人便从空中飞去,只给他们留下宽衣博带的身影。妙音怔怔的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两人,才恍惚回神,喃喃道,“这是……筑元修士?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怕了吧,以后看你还敢不敢鲁莽,得罪了高阶修士,九条命都不够你填。”

    铭岫恨铁不成钢地教训了她一句,看她神色怔怔,顿时有心疼起来,毕竟是捧在手心里宠了十几年的妹妹,语气稍缓,“你好好呆在观里,实在无聊就回宫,不许再惹祸了。”

    妙音一脸委屈地低下头,铭岫知道她心中依旧不服,还欲再,那厢千岚开口道,“师弟,再不走就赶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铭岫只好住口,拿出一个纸鹤注入元力,然后就看纸鹤越来越大,他才松了口气,“师姐,请吧。”

    这种纸鹤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飞行符箓,只能使用五次,每次使用都极其耗费元力,速度又慢,还不能沾水,十分不便,但是炼元期不能御器飞行,只能依靠符箓了和飞行灵宠了。

    两人坐上纸鹤慢悠悠地飞走了,妙音才抬起头,掏出一个纸鹤,得意一笑,“哼,不让我跟,我偏要跟。”

    因为修为低,打开纸鹤就去掉了大半的元力,眼看着铭岫两人越走越远,妙音顿时急了,连忙跳上纸鹤,不甚熟练地控制着纸鹤,歪歪扭扭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云雾山入口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铭岫和千岚才姗姗来迟,他们从纸鹤上跳下来,连忙道歉,“对不起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看身后没人,就知道解决掉麻烦了,多少有些舒心,体谅地摇头,“无碍,我们进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云雾山是云清国一座著名的山林,丛林茂盛,野兽众多,许多猎户靠进山打猎过生活。但是他们只敢在外围打转,据传山林深处的野兽凶猛异常,有的甚至还能口吐风刃,至今误闯进去的人都不能活着出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幸存者,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,大家都不知道了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因此对深林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慕容泠等人要去的,就是云雾山深处。

    随着渐渐深入,森林树木愈发茂密,时常有猛兽出没,但这些只是普通的野兽,一行四人气息太甚,它们也不敢招惹,远远避开,因此飞禽走兽散尽,愈发安静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千岚都在偷看厉苍旻。

    他的飞剑已经收起来,此时两手空空,一点也不紧张,似乎进去的不是危险重重的云雾山,而是自家的后花园一般。他寸步不离地跟在慕容泠身边,看似漫步尽心地赶路,却总能在第一时间替慕容泠扫清路上的障碍,推开挡路的树枝,用元气震开树上掉下的虫子……

    这些细碎的事,似乎只是顺手而为,但是千岚知道从始至终,他的眼神都没有离开过慕容泠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厉苍旻一直都知道那个叫千岚的女修一直在打量他,眼神非常奇怪,像是在看一个熟悉的陌生人,带着探究和审视,他懒得计较。但是她看了一路都未曾收敛,在慕容泠到前边采一株据是罕见的毒花的时候,他终于开口质问了。

    千岚一愣,连忙收回视线,只是对面冰冷的目光未曾离去,她只好勉强一笑,“只是前辈有些像晚辈的一个故人,因此冒犯,还请前辈见谅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对她毫无印象,也没兴趣知道她的故人是什么人,看在慕容泠对她印象不错的份上,便不再计较,只是声音隐含着警告,“最好别耍什么花样,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他深邃狭长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的杀气,冷峻孤寒的五官突然危险起来,千岚心中一惊,额头顿时渗出了细汗,“晚辈不敢欺瞒前辈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冷冽的一瞥,就不再看她了,因为此时慕容泠已经摘了毒花归来,脸色带着愉悦的笑,“你们在什么?”

    他冷冰冰的脸顿时融和起来,眼中闪着明亮的光,伸手摘下它鬓发上的杂草,低沉的声音喑哑而磁性,“你采的是什么花,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慕容泠没注意他转移话题,闻言又眯起了双眼,“这是鬼王花,完全盛开时花瓣有毒,它的习性与迷心花相似,我想着能不能用来它来代替迷心花炼丹。”

    迷心花属于灵草,但是十分罕见,也是另一种毒丹所需的灵草,慕容泠刚刚看到鬼王花时灵光一闪想到,至于能不能实现取代,还得回去试验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