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章 云清观
    云清国边境是一座连绵的大山,山中有密林,两边都有伴林而生的村落,第二日,晨曦方起,两人从打坐中醒来,决定去村落里打探情况。w

    昨晚休息的地方在林间溪旁,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出去,一路上都可以看到隐蔽的捕兽夹,可见经常有猎人入林狩猎。慕容泠一路听着花草八卦,打探此处情况,才没走多久,厉苍旻就抓住了她的手,“有人。”

    展开神识一看,果然看到不远处有四个猎户正在与一头老虎搏斗。他们都是青壮年,带的只是农家的刀具,对上老虎根本没有用,不过是几招功夫,每个人身上都带上了伤,其中一个最为严重,被咬断了一只胳膊,踉跄着倒在了虎爪之下。

    “阿金,心!”

    猎户惊恐大叫,并没有乘机逃走,而是提着武器迎上去,一时阻止了老虎的攻势,把断了手臂的阿金救了出来。但是他们的攻击同时惹怒了老虎,呼啸再次传来,他们战力愈颓,根本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以为就此命丧黄泉的时候,一个长藤突然而至,唰的缠住了老虎脖子,接着便大力提起来甩出去,狠狠地砸在了大树之上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老虎震怒地咆哮,愤怒地看向来人,黄色瞳孔中倒映出一个颀长的身影,比刚刚那四个男子还要瘦,丝毫不觉得有威胁,立马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,心!”

    虎口逃生,猎户们以为得救了,大喜过完,结果发现来人只是一个年轻的妇人,心中失望溢于言表,怎么也不相信一个女流之辈能够打得过老虎。但是人家好心救他们,他们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命丧虎口,于是提起武器又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结果,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他们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妇人身后不知何时出来一个长眉俊目的男子,气势强横,威势逼人,他手中的长剑轻轻一挥,剑锋还未碰到老虎,那老虎就咆哮着顿住了爪子,滚烫的热血飞溅,尸首分离,骨碌碌地滚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猎户们艰难地吞了一口水,摸了摸脸上别溅出来的热血,齐齐看向震撼出场的男子,长眉入鬓,五官冷静,漆黑的瞳孔了带着冷漠与冰寒,只有看向被她护在怀中的妇人时,清冷的眼中才浸染了温度,“泠儿,没事吧。w”

    看来是夫妻了。

    那长得像仙女的妇人推开了男子,表情似乎有些无奈,“一头老虎而已,能耐我何?你莫不是忘了曾经答应过我的话了?”

    男子沉默了一下,许久才缓缓地开口,“抱歉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无奈地摇头,正要再,其中一个猎户就走了上来,对他们行礼,“在下上周村猎户崔平,多谢恩人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我们只是顺手之劳。”慕容泠多少感动于他们不离不弃的同伴情谊,觉得可以向他们打探消息,才多管闲事,“我们有些话要问你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完,就听旁边传来伤心地叫喊,“阿平大哥,阿金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断了手臂的阿金因为脱离了危险而晕了过去,他的手臂并不像是锐器斩断那么平直,因为被老虎咬断的,骨肉破碎模糊,十分恐怖,鲜血不停地流着,以他的伤势,怕是撑不出林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,对不起,阿金是我亲弟弟,我不能看着他死,您能不能稍后?”

    崔平连忙跑过去,焦急地要背人出去医治,根本没心思回答慕容泠的话,目露恳求,慕容泠索性好人做到底,“罢了,我是大夫,我先给他包扎一下伤口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没想到会有此意外之喜,连忙放下阿金,让慕容泠医治。虽然有疗伤丹药,慕容泠不想太显眼,拿出之前用王府库房药材制作的药给他喂下去,即便如此,阿金苍白的脸上也开始有了血色。崔平大喜,又随地找来了止血药草捣碎,糊在撕碎的衣服上,对着伤口包扎上去。

    因为地方条件限制,不能清洗消毒,慕容泠担心伤口感染,悄悄丢了一个回春诀,于是阿金肉眼可见地平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猎户们已经砍了树造了一个简易担架,心翼翼地把阿金抬上去,扛着人出林了,崔平跟的心也落回肚子里,立马跪地向厉苍旻和慕容泠磕了一个头,“夫人公子大恩,崔平没齿难忘。不知恩人有何要问,在下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报答两位大恩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摆手让他起来,随便扯了一个谎开始套话,“我们家中长辈生病,听云清有仙师,便出来求仙问药,希望能够就求得仙丹妙药,替长辈续命。你可知哪里有仙师?”

    崔平没想打问的是这个,顿时有些疑惑,“夫人是大夫,连你都治不好吗?”

    慕容泠点头,脸上神色不像是作假,崔平才相信她家长辈估计是病入膏肓了,不然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到寻仙问药上。

    “夫人,云清确实有仙师,但是仙师从未显露人前,也不替凡人看病,你的愿望恐怕是要落空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眼前一亮,没想到随便一问,居然给问了出来,“真的有仙师吗,仙师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崔平一看,才知道这两位居然不相信有仙师就跑出来,看来是记得死马当活马医了,对她的一片孝心十分赞赏,便开始爆料,“仙师都住在国都的云清观里。云清观自建朝便存在,是护国道观,被开国太祖赐予国号作为观名,可见地位之高。云清观的观主也是国师,每逢祭祀,圣上都会让国师主持,据闻国师十分厉害,有通天彻地之能。去岁云清大旱,云清观全体仙师开坛做法,立马就下了大雨,十分灵验呢。”

    他絮絮叨叨地了一大堆,想到什么就什么,没甚条理,但是慕容泠和厉苍旻却能听得明白,看来云清观中有修士存在。

    反正时间还富余,看来云清观必须得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