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章 你高兴就好
    厉苍旻很快就回来了,脸上带着薄汗,一看就知道去练剑了,慕容泠好奇地问他,“你练剑不去演武场,去花园池塘做什么?”

    池塘的荷花每次都被他的剑气割得七零八落,实在可怜,慕容泠便让下人把荷花都捞起来另种,只剩下空荡荡的一塘水任由他折腾。w也亏他是冰灵根,这么些天下来,池塘的水还是满的,不然都不知道怎么瞒得住府中下人。

    “感悟水意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收回寒霜剑,回答得有鼻子有眼,“本王在修炼师祖的《流霜飞沙剑诀》。一共有四式,第一式是流光醉梦,有织造时光幻觉的效用,只是尚未熟悉,因此每日练习,感悟剑式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不明觉厉,但也看出来厉苍旻是打算当剑修了,同修之中,剑修最强攻击,甚至还能越级杀人,就是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有些疑惑,“你的第一剑式,和水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厉苍旻耐心地解释,“时光如水,流逝不返,感悟水意可以加深对第一式的感悟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顿时无语了,孔夫子是在奔流不息的河流边上感悟时间如水流逝,厉苍旻倒好,直接待在王府的一方池塘边了,最重要的是池塘的水还是死水,这要怎么悟道啊?

    “你能感悟的了?”她表示出十二分的怀疑。

    厉苍旻脸上的神色比刚刚的白穆还要正经,“一法通万法,自然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沉默地看着他,他也毫不避讳地看过来,两人大眼对眼,慕容泠能看到他线条勾勒的凤眼坚毅流畅,黑色的瞳孔中饱蘸着淡定和从容,一派高人模样,丝毫不像是胡八道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孤陋寡闻了?慕容泠开始怀疑人生,毕竟论起修仙之道,还是厉苍旻擅长一些。

    她最终还是相信了他的话,只是表情有些一言难尽,“你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唇角一抿,深邃的瞳孔中似乎闪过一抹飞快的笑意,目若朗星,鬓若刀裁,冷峻的气质上添上了一层淡淡的温和与宠溺,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白穆你有事找本王?”

    慕容泠连忙收回黏着的视线,平复了一下被美男勾引加速的心跳,缓缓开口,“近日我打算炼制雾云丹,所需的轻雾草在云清国,我想亲自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昨日才了那番话,今日就迫不及待地要去历练,可见她真是憋得很了,一日也待不下去。

    厉苍旻无奈,只好答应她,“若是御剑飞行,从大周打云清国只要两天,一个来回再加上采药,正好可以赶得上母后的寿辰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顿时大喜,像是第一次出去郊游的学生一样开始收拾东西,正要把丹炉塞进戒指中,突然想起还有一事未与他,“对了,我刚刚赏了一些丹药给白穆,让他带给葬花宫中人,你别罚他。”

    果然,厉苍旻不赞同地皱起了眉头,“宫中自有赏罚规矩,你给他们丹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泠就知道他会不同意,“没事,不过是几瓶丹药,羊毛出在羊身上,我不过是费点神罢了,反正都是自己人,给他们用也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她哪句话取悦了他,厉苍旻居然没再计较下去,皱起的眉头缓缓松开,脸上的冷锐之气稍减,学了她方才的话,“算了,你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没注意他的情绪变化,等把出行的东西都准备好了,才发现漏了一个人,她似乎好久没见自家的妖宠了。

    “鬼刺藤,你在哪里?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过眨眼间的功夫,鬼刺藤就出现在房间里,白白嫩嫩的脸上带着疑惑,“女娃娃,叫老夫做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泠上下打量着他,直接略过那张脸,看向他锦袍皮靴,都是上等的料子,应该没人敢虐待他,只是他浑身都脏兮兮的,腰以下的地方都沾着泥土,闻起来还是新鲜的,带着湿润的潮气。

    她嘴角一抽,“你最近都在干嘛,不会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,整日不是修炼就是炼丹,老夫无聊,只能挖坑睡觉了。”鬼刺藤抖了抖衣服上的泥土,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,“女娃娃,你这个主人当得太不合格了,居然不关心妖宠的心理健康,要是老夫郁闷着,有了心魔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自动回避他的无理取闹,“不是还有春熙和夏攘她们么,她们那么喜欢你,与她们玩何至于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与那些丫头哪有什么可以玩的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顿时气得跳脚,“那群丫头太无聊了,就会玩老鹰捉鸡,你,你话,老夫哪一点长得像鸡了!”

    一开始他还觉得挺好玩的,只是他想当老鹰,那些丫头们死活不愿意,还一个个争抢着要当老母鸡挡在他身前咯咯笑,差点没把他气得半死。

    他堂堂婴元期的大能,居然让几个凡人丫头瞧了,还被当成了需要保护的弱者,这群丫头根本就不能体会他的威武霸气,于是他非常有志气地与她们绝交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就喜欢看他气得跳脚的模样,暗自给春熙等人点了个赞,才把蹦跶的人按住,起把他叫过来的目的,“今日我要出门寻找灵草,你看好王府别出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老夫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早就憋得狠了,如今听慕容泠要出门,哪里肯依,吵着要去,“老夫是你的妖宠,哪有出去不带妖宠的道理。你若是遇到危险了,老夫还可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你给我一些种子和断藤防身就可以了。”慕容泠想都不想就拒绝,鬼刺藤是是婴元期,带上它就是开挂了的存在,还谈什么历练。“你就待在王府,若是遇到危险我在传召你,以你的速度,眨眼便至。”

    鬼刺藤已经摸清了慕容泠的性子,软硬不吃,继续闹腾下去反倒会惹她厌烦,只好妥协地交出种子和断藤,不过嘛……鬼刺藤看似垂头丧气地低着脑袋,只是谁也没看到,他胖乎乎的脸上,闪过一抹得意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