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红人的地位
    慕容泠开始炼制毒丹。闪舞网w

    丹简所载的丹方并不多,只是一些修仙界常见的丹药,毒丹更是寥寥无几。慕容泠仔细挑选,最后选择了雾云丹。雾云丹和烟雾弹差不多,不需元力催动,只要投掷出去就会产生烟雾效果,烟雾含有毒素,是一个大范围杀器。

    只是炼制雾云丹的轻雾草比较难找。丹简中有载,轻雾草生长环境比较特殊,在凡人界能否找到,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慕容泠直接把白穆抓过来打探消息,谁知道他连轻雾草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可有图画?”

    白穆谨慎地问道,如今葬花宫已经成了王妃专业采药分队,这么久下来积累了不少经验,王妃的草药名字不一定符合他们认知,但是有了图就可以认出来。以前画图工作是主子,如今主子不在,他便多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慕容泠恍然大悟,立马就想明白了其中关节,连山药都有好几个名字,各地叫法都不一样,更别隔了一个修仙界和凡人界的灵草了。葬花宫的下属们能够准确地找到她所需的灵草,想必是厉苍旻帮忙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暖,拿出《灵草分类》翻到轻雾草那一页,上面图文并茂,不仅清晰地画着轻雾草的样子,还介绍了生长习性,十分详尽。

    白穆略作思索就给出了答案,“王妃,这种药草属下正好认得,每当正午时分都会升起淡淡的烟雾,烟雾有毒,当地的人都它烟雾草,根据书中描述,应该是您要找的轻雾草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着,一边好奇地打量她手上的书,他长这么大,还没见过装订和图画这么精美的书本。书页不知道是用什么制作的,微黄柔韧,条纹清晰,像是兽皮又像是黄纸,十分有质感。书页上的字迹清晰工整,图画写实艳丽,与时下一概不同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总觉得这本书泛着一层灵光,像是仙书一样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注意到白穆的眼神,慕容泠没有读心术也知道他在想什么,她搜刮的这些书都是修仙界的启蒙书籍。因为尚未入门的修士尚未修炼神识,与凡人无异,不能神识看书,只能用传统的书籍记载传道。

    这些书与老者一同在寒潭地待了上千年,至今没有碎成粉末,是因为书上设置了禁制,才没有被时光损毁。也正是因为禁制的原因,书本中散发着灵光,看起来气派非凡。w

    这些都是不能与人言明的,慕容泠只当没看到他好奇地视线,阖上书本问他,“轻雾草长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轻雾草生长在云清国境内,来回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”白穆收回视线,老老实实地回答着问题,“葬花宫在云清国也有分部,属下这就吩咐下去,让他们着力收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缓缓收集,让宫中把轻雾草列为常收药草吧。”慕容泠打定主意第一批轻雾草亲自去采摘,作为历练的第一站,剩下的就交给葬花宫的部下了。

    借着宽大衣袖的遮掩,她从须弥戒中拿出一些丹药递给白穆,在他疑惑的视线中解释道,“这些日子劳烦你们替我寻找药材,这些丹药都是一些疗伤圣药,你给出去寻药的部下们都分配下去,只要有口气在,都能救活。”修士都能治疗的内伤,更别凡人了,接着她又拿出了几瓶递出去,“这几瓶可以提升内功修为,你留下一瓶,剩下的择功臣奖赏吧。”

    白穆捧着一手的瓶瓶罐罐,一下子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王妃医术高超,但没想到她炼制出的药效果会如此不凡,就算是当初的江神医,恐怕也不敢自己的药但凡有口气都能救活,更别能增加内力的稀有药了。这些若是放到江湖上,那可是掀起腥风血雨的存在,现在王妃居然随随便便地丢给了他一大堆。

    慕容泠岂会不知这些丹药的价值,这些日子以来她炼制的并也不多,分派下去之后她也没剩下几瓶。之所以会大方地拿出去给白穆,并不是为了收买人心,而是一种互利互赢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葬花宫名义上的女主人,但是在葬花宫中的存在恐怕只是一个空泛的称号罢了,这阵子又让他们满天下地寻找灵草,恐怕多有怨言,她自然得投桃报李,拿出点甜头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做事。

    即便厉苍旻不介意,她也不想让他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白穆好歹也是宫中左护法,虽然终日无所所事事,但心眼一点也不少,立马就知道慕容泠此举背后的意思。不得不,他很心动,但是如果被主子知晓他拿了王妃的东西,恐怕得被发配回宫中和白觞一起喂蚊子了。

    主子跟前第二红人的地位,他并不是很想让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成功地抵制了诱惑,非常正直地把药瓶都推回去,正气凛然,忠肝义胆地着,“被主子们差遣是属下们的本分,虽死不悔,属下不敢贪图王妃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白穆一本正经的模样让慕容泠有些好笑,不过是给他们几瓶丹药罢了,又不是逼良为娼,何至于这么害怕。

    “让你拿着就拿着,别那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知道他在担心厉苍旻,“放心吧,不过是几瓶药,我会与王爷明的。”

    白穆脸上一红,这时慕容泠又把手上的《灵草分类》丢给他,“这本书里面的药草你们对照着重新写出一本,若是名字不对就替换上,以后让宫中部下们按图索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慌慌张张地接过书,然而双手已经拿满了药瓶,书本被他托着在手上,眼看着要掉下去了,连忙用下巴按住,这副模样,活脱脱一只伸长了脖子的大白鸭,滑稽极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忍不住笑了,“行了,你没事你就下去吧,看到王爷与他一声,我有事找他,让他忙完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除了镇国公府那一次,白穆还没这么丢脸过,觉得自己作为左护法的威严都不在了,匆匆应了声是,落荒而逃了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