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章 是你害的本王
    慕容泠与厉苍旻对视一眼,俱是从彼此眼中看到惊讶,原来她娘也是修士,而且也主修木系功法。

    只是修士体质不比凡人,她怎么会得产后病去世了呢?唯一的解释,就是她的死另有蹊跷。是谁害死了她?镇国公慕容贲吗?

    “别伤心,本王让葬花宫去查,一定能查明白你娘的死因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终究因为身体虚弱睡去了,慕容泠想到还要去与圣上汇报情况,便与厉苍旻转道去了御书房,一路上在想着原主娘的事,没想到被厉苍旻误会了,

    慕容泠也不解释,笑着点头,“好,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转眼间就到了御书房,还没进去,就听到一个女人在抽噎地着话,“皇上,咱们家尘儿好端端的怎么会中邪呢,现在外边什么流言都有,以后让他如何做人?一定是有人陷害他的,皇上您一定要给他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话的人是皇贵妃。她脸色苍白,哭得梨花带雨,一边抹泪一边心疼地看着已经瘦得不成人样的儿子,对幕后黑手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宣武帝打量着瘦了一圈的厉扶尘,眼底亲黑,神色憔悴,昔日丰润的脸颊瘦得吸腮,瘦骨嶙峋,像大病了一场,看起来着实可怜。闪舞网w

    到底是亲生儿子,他立马心疼了,“尘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厉扶尘清亮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层阴郁,听到宣武帝的问话,恍惚地看过去,入眼的不是皇帝威严祥和的面容,而是一张青面獠牙的鬼头,顿时心中一惊,不断心里暗示,才不至于做出弑父弑君之事。

    这些天以来,他眼前不断出现幻象,倾盆血口的蟒蛇、猛兽、鬼祟等等,接连上阵,身边的人全都变了一个样,似乎他活在一个吃人的地狱里,而不是人间。

    多日折磨下来,若不是他心志过人,恐怕早已经疯了,即便如此,他的精神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宣武帝看到了厉扶尘眼中的恐惧和退缩,眉头一皱,再问了一句,他才终于回答,“父皇,儿臣怀疑是被人下药了。那日吃了下人送上来的燕窝之后,眼前不断出现幻象,连梦中也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下药?”宣武帝皱眉反问了一句,“什么药这么厉害,居然能让人产生幻觉,朕从未听闻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人是做不到,但是秦王妃就不同了。”皇贵妃抹眼珠子一转,开始告状,“圣上不知,那日秦王宴会,镇国公姐就中了幻象,莫名其妙地闹了起来,后来驸马又在她府上死了,杀死他的神医孙女也像疯了一样。闪舞网w臣妾怀疑与秦王妃脱不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皱起了眉头,“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皇上,若是有证据,臣妾与尘儿何至于让罪人逍遥法外呢。但是除了秦王妃,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。而且她还对尘儿因爱生恨,不定是故意整治他呢。”皇贵妃哭得愈发伤心了,“我们尘儿一向以和为贵,从未与人结仇,从秦王府回来之后,就变成了这样,臣妾不得不怀疑秦王妃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也适时开口,“父皇,当日秦王府查出探子,秦王妃怀疑是儿臣的人,曾威胁不让儿臣好过,没过多久,儿臣就中邪了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的脸色开始沉了下来,这时候外边的太监进来禀告,“皇上,秦王和秦王妃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宣。”

    待两人行了礼,宣武帝没有质问刚才之事,反而目光灼灼看向慕容泠,“你们今日进宫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慕容泠看出了他眼底隐藏的期待,没有卖关子,非常上道地回答,“不负父皇所托,儿媳已经炼出药,送给母后服用,十日之后,母后就能恢复健康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太好了。”宣武帝刚才的沉郁一扫而空,喜出望外,激动地站起来,眼中闪耀着亮光,“如此来,皇后能够出席她的寿辰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已经不能用高兴来形容了,不停地转着圈,最后耐不住了,“朕去看看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母后已经休息了,你明日再去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也只有厉苍旻敢扫皇帝的兴,宣武帝被他一提醒,这才中大喜中回过神,勉强坐了下来,只是心情依旧激动,端着茶的手都在颤抖,喝了一口茶之后才重新恢复了镇定,“是朕考虑不周了,来人,吩咐下去,让御医从今天起在凤鸣宫随时待命,替皇后调理身子。”

    周公公领命下去了,皇贵妃才回过神来,掩住心中的不甘和惊骇,脸上立马挂上喜悦的笑容,“皇上,太好了,皇后卧病多年,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以后健健康康地长命百岁了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脸上的喜色一滞,突然想起当初慕容泠过,即便治好了,恐怕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,看两人脸上并不见多少喜色,怕是情况并不妙。

    皇后身上的毒,皇贵妃是最清楚不过了,早就知道她命不久矣,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治好,再看皇帝的脸色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皇后就算是治好了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到头来,那个女人还是都不过她!

    她心中冷笑,只要那个女人一死,她的皇后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?他的儿子,就是正经的嫡子了,太子之位更是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再看儿子憔悴的模样,她再次想起了先头之事,“圣上,既然秦王妃在了,正好可以与她对质,是不是她下药害的尘儿,若不是便罢了,免得一家子猜疑,坏了情分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番话明理识大体,十分对宣武帝胃口,暂且把对皇后的担忧放在一边,看向慕容泠,“秦王妃,赵王中邪之事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慕容泠一脸惊讶,似乎才看到瘦到变形的厉扶尘,“这是怎么回事?赵王怎么会中邪呢?这几日儿媳都在替母后炼药,不曾打探府外是非。”

    “你谎,就是你害的本王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忍耐的厉扶尘再也忍不住,反正他现在中邪,做什么荒唐事都情有可原,看着前面青面獠牙的一男一女,掌心运气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