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章 母后还能活多久
    最近京城发生了两件大事,一是承平公主驸马死了,二是赵王中邪了。w

    承平公主驸马是在秦王府死的,个中缘由外人不知,勇毅候府也是三缄其口,不少人纷纷向那日参加了宴会的官员打听,依旧得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被秦王府下人送客,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,直到勇毅候府办了丧失,他们才明白那时候秦王等人离席,估计是因为驸马死了。但是驸马是怎么死的?凶手是何人?他们都不知道。不仅勇毅候府没传出消息,连秦王府也严实得宛若铁桶一般,根本打探不出丝毫消息。

    而那些被除去了探子的几方势力暗自心惊,根本不知道是如何暴露的,对慕容泠愈发地忌惮。

    与打探不出消息的秦王府和勇毅候府相比,中邪了的赵王更具有话题性。听闻他的情绪极其不稳定,时常一惊一乍,如惊弓之鸟,动不动就拔出佩剑砍人,赵王府已经有许多下人命丧黄泉,连不少属官都被他所伤,一时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听皇贵妃已经急出病来,还请了道士驱邪,结果赵王非但没驱邪,反而伤了道士,从此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,生怕遭了飞来横祸。

    那厢厉扶尘过得水深火热,而罪魁祸首慕容泠则是把他的八卦当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谈,炼心丹对修士只有一天的效果,没想到用在凡人身上,居然持续了三天还不见失效,看来厉扶尘还得遭几天罪。

    不过她怎么也想不到,厉扶尘居然怕蛇。

    厉苍旻从从外间回来,就看到慕容泠正在和春熙等人在话,眉开眼笑,双眼熠熠生辉,一看到他就笑了起来,“王爷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亲近而亲昵,丝毫不见之前的冷淡和疏离。

    厉苍旻抿了抿唇,其实他更喜欢她叫他名字,就像那一晚一样,亲密无间,但是看了看满屋子的奴婢,他终究还是咽下到口的要求,问起了另外一事,“听白穆你要进宫?”

    慕容泠知道他要问什么,收起了笑脸,挥退满屋子的奴婢,把事情原委与他一一道来,“前阵子我与江神医斗法,借故把你治好,父皇留我密谈,让我替母后炼药治病,这几日我已经把丹药炼制出来,打算今日把它送给母后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身体厉苍旻最清楚不过了,十几年下来,毒素已经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,就算是解了毒,恐怕也活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,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双眸,面容冷峻,只有稍微颤抖的声线泄露出他内心的不平静,“解毒之后,母后还能活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半年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迟疑地出了答案,就见厉苍旻脸色终于浮现出了哀色,却又因为极力压制着,青筋直冒,“本王明白了,现在就与你进宫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白他如今未曾断情,但是看他脸上压抑不住的悲恸,慕容泠的心也跟着难受起来,主动握住他的手,安慰道,“放心吧,一切都会好的,等治好皇后的病,我就给她炼制延寿丹,一定能让她长命百岁的。”

    延寿丹,别是凡人界,就是修仙界也是又是无价的丹药,并非是因为无人能炼制,而是其中一枚主药——寿元果实在稀有,但凡一出就会引起争夺,最后被大势力收入囊中,普通修士想得到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而在元气不丰的凡人界,别寿元果,恐怕连寿元树都不见得有。

    因此厉苍旻知道她不过是安慰之言,但心中依旧暖烘烘的,紧紧地反抓着她的手,与她一起踏上了进宫的马车,一路都未曾放下。

    凤鸣宫一如既往地安静沉寂,往日里都是闭门谢客,只有秦王来了,这座死寂的宫殿才稍微泛起了涟漪。往日皇后再怎么身体不适,都会起床迎接,只是这次却不行,前几日下了一场雨,皇后又病了,躺在床上起不来,脸色苍白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母后,你生病了怎么不让人告诉儿臣。”

    皇后本来想起身,却被厉苍旻按了下去,脸色沉得几乎能挤出水来,转身怒斥奴婢,“你们都是怎么照顾皇后的,来人,都拖出去打。”

    寝殿内的奴婢立马吓得跪地求饶,皇后不想他动怒,拍了拍他的手,叹息道,“母后的身子自己知道,怪不了她们。旻儿如今身体大好,与王妃好好过日子,母后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的语气,像是在交代后事了。

    “母后别灰心,您别灰心,我和王爷一定会治好您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看厉苍旻神色不对,连忙在皇后身上丢了一个回春诀,看到她神色开始红润,病色稍退,便知道她风寒已经痊愈了,于是便从须弥戒中取出丹药交给她,“母后,你身上的毒并非不能根除,这瓶丹药你每日服一颗,十日后就可以痊愈。只是……痊愈后,你只剩下半年的寿命了。”

    风寒瞬间抽离的感觉太过清晰,皇后一时难以回过神来,直到看到她手上的丹药瓶,才洒然一笑,“若是吃了药能换无病无痛,别是半年,就是一个月,本宫也吃。”

    她病歪歪地活了十几年,若不是挂心儿子,早就放弃治疗了,如今身体日渐沉珂,怕是离大限不远,能够在临死之前无病无痛,半年的寿命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瓶里装着十颗圆滚滚的黑色药丸,皇后倒了一颗送进嘴里,一股清凉从体内扫过,不久便吐出了一口黑血,约莫就是她体内淤积的毒素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许久未有的力气,皇后眼中突然增添神采,“刚刚你让我风寒骤除,与那日在郊外救人一样,用的同样的法子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心中诧异,没有隐瞒,“什么都瞒不过母后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果然没有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了,“并非本宫无所不知,而是你娘和你有一样的本领,她不通医术,却天生能治人病痛,本宫以前略有所闻,如今亲自体验,才知道其中神奇之处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