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章 本王可以带你
    低沉的嗓音像塞壬的歌声一样迷人心神,慕容泠像是受到蛊惑,不受控制地看着他,目光逡巡着他冷峻立体的五官,最后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里,心跳顿时漏了半拍。闪舞网w

    她连忙移开视线,脑袋乱糟糟的,胡乱找着话题,“对了,听筑元期修士能御剑飞行,你会吗?”

    “会,你想飞吗?”

    厉苍旻并没有追问她的答案,配合地转移了话题,还未等到她回答,就取出了寒霜剑,“本王可以带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本来是随口一问,此时却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她以前没有御物飞行诀,即使筑元也不能飞行。当然,想飞行也是很简单的,坐飞机就是了,但是根本体会不到飞翔的感觉,如今有机会体验御剑飞行,似乎很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她久久没有动作,厉苍旻直接伸手揽住她的腰抱在怀中,念了一句口诀,寒霜剑立马就变大,直到可以容人站立的时候,他抱着人踏上了已经悬浮在半空的飞剑。

    修士筑元以后可以御物飞行,飞行法器各种各样,有飞剑、莲花、飞毯……等等应有尽有,大多数是飞剑占据主流,估计是因为飞剑符合仙人飘逸的气质。

    慕容泠被厉苍旻紧紧地抱在怀里,熟悉的冷香充盈入鼻,明明是清冷的味道,她却被熏得脸皮发烫,心中大乱。

    她轻轻地推着他,“松手,你抱着我,我怎么看夜景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果然松开了手,然而她刚转身又被揽住了腰,背靠在他怀里,没等她挣扎,温热的气息已经喷洒在她的耳边,“听话,本王学习御剑时间不长,从未带过人,别摔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放弃挣扎,不然从空中摔下成肉饼,那也太冤枉。她只好控制着身子与身后拉开些许距离,避免了身体贴近的尴尬。

    身后人不知道看没看出她的心思,飞剑突然加速,从王府上空飞了出去,慕容泠顿时因为惯性往后倾,严严实实地砸到宽阔厚实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她来不及抱怨就被冷冽的晚风刮得脸颊生疼,眼睛都睁不开了,更别看夜景了。好在厉苍旻很快就撑起了防护,急速冷冽的风变得轻缓和煦,衣袍飘飘,宛若仙人乘风而来,潇洒飘逸,颇有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的感慨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向夜幕下的京城。

    鳞次栉比的房屋排列得整整齐齐,在夜幕下安静而祥和,随着夜幕加深,万家灯火次第亮起,一盏又一盏,像升起的星辰,密密麻麻地点缀了黑夜下的大地,一片辉煌。闪舞网w随着飞剑越升越高,底下的房屋原来越,灯火如豆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慕容泠看着夜色,厉苍旻低头看她,她的眼眸中映着璀璨的灯火,闪烁着动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轻声回答,她见过无数的夜景,也曾站在第一高楼顶层见过霓虹闪烁的辉煌,那时只觉得高处不胜寒的孤寂与寒冷,如今却觉得这一片烛火温暖和煦,暖到了心底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有人陪伴她看着万家灯火吗?

    心中激荡着一股汹涌澎湃的情绪,她想大喊大叫,却不想破坏了此时难得的气氛,只好催促着,“厉苍旻,飞得快一些,再快一些,太慢了!”

    厉苍旻身体一顿,腰间的手揽得更紧,低低地应了一声好,念着法诀加速,地下的屋宇和灯火都变成了虚影,风声呼呼,却感觉不到一丝寒冷,他低头看着怀中眉眼生动的女人,心中的寒冰开始融化,暖暖融融。

    情丝刚起,胸口又开始痛起来,他恍若未觉,视线不离怀中人半刻,不愿意错过她每一刻生动的表情。

    若是能一世拥有,心魔反噬又如何?

    绕着京城飞了无数圈,慕容泠终于看腻了,想起还有一事没做,戳了戳厉苍旻,“去赵王府。”

    难得美人在怀,亲密无间,厉苍旻意犹未尽,只想飞行永远没有尽头,不过还是他知道这是不现实的,非常听话地转头向赵王府飞去,问了一句,“去赵王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记不记得宴会那次,我已经向他放了狠话,若不报复回来,会有损我的威严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煞有介事地着,唇角勾起狡黠的笑,从戒指里拿出一个瓶子,“这是炼心丹,服用之后可以看到生平恐惧之事,听有修士专门服用炼心丹锤炼心志,就是不知道凡人用了效果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眼中闪过宠溺,揉了揉她的脑袋,二话不带着她飞向赵王府厨房,此时厨房正在替厉扶尘准备宵夜,慕容泠掐了一个障眼法,大摇大摆地走进去,乘机把丹药投进燕窝当中,不久丹药慢慢化开,再也不见痕迹。

    下人毫无知觉,盛上燕窝就提着食笼向书房走去,此时书房灯火通明,厉扶尘正在和心腹密谈,听到脚步声立马停住了,发现是送宵夜的下人,等他呈上燕窝离去,才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勇毅候府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主子放心,李铭死了,江云音被救走,勇毅候什么也没审出来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这才松了口气,觉得腹中饥饿,吃了一口燕窝,发现味道有些不同,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好的缘故,似乎更加美味了一些,他忍不住吃了一口又一口,一碗燕窝很快就见了底。

    慢慢地,他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,两眼昏花,脑袋变得昏沉,第一反应是燕窝被下毒了,连忙大喊,“来人!”

    心腹看他神色不对,连忙关切地问道,“王爷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厉扶尘闻声抬头,发现心腹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巨大的蟒蛇,正吐着猩红的信子朝他扑来,顿时大惊失色,拔出墙上的剑大喊,“孽障!看剑!”

    削铁如泥的宝剑势不可挡地刺向蟒蛇七寸,温热的血喷洒而出,蟒蛇顿时悲鸣,翻滚着倒下去,最后再无动弹。

    厉扶尘心中一阵后怕,脸色苍白地扶着桌子,后知后觉地记起刚刚不见了心腹的身影,以为他躲了起来,心中有些不悦,然而一抬头,脸上就挂上了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蟒蛇尸体已经不见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胸口插着一把剑的心腹,一脸不干地看向他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刚刚他杀的,是人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