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章 你是在担心我吗
    雷霆手段解决了隐藏的奸细之后,并不代表府中已经全无问题,比如还有冷冬和张明德。

    冷秋和冷冬同样出自镇国公府,但忠心的对象却不一样,冷秋已经完全确认可靠,而冷冬一直保持着与镇国公府的联系,自以为神不住鬼不觉地透露了不少消息。慕容泠这次之所以没有处置他,是想把人留下来当作反监控的棋子,日后可以镇国公府有什么行动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。

    至于张明德……

    慕容泠发愁地皱起了眉头,这个人丝毫没有破绽,从未与任何人有过联系,连放在他屋内的花草也打探不出丁点儿有用的消息,似乎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王府总管。

    “张明德这个人,你们有没有查过?”她终于还是问了厉苍旻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厉苍旻居然也查不出他的底细有什么问题,“背景干干净净,十年以来矜矜业业,把府中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,未曾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”

    所谓出格的事,是指张明德没有和京中某一势力联系过,但是在府中积累势力,仆大欺主的毛病也是有的,这是普通下人都会犯的通病,前阵子经过慕容泠的整治,他已经收敛了许多,看起来就是一个安安分分的总管。

    当然,慕容泠依旧能感觉到他对她的不喜,不知是因为她夺了他的权还是其他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“十年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抓住了关键词,那时候秦王没出宫开府,还是一个傻子呢,秦王府也不是秦王府,只是被充公的前摄政王府邸,张明德想必也没有预知未来的本事,专门挑好了在这儿等秦王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我多疑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不得不得出这个结论,慕容泠便不再多想,让花草继续监控,又安抚了一番府中下人,每人发了一份赏银,继续投身修炼大业之中。

    失败了无数次的蕴脉丹终于被她炼了出来,有了丹药的修复,她的经脉慢慢恢复以往水平,接下来便钻研丹简上其他丹方,把她目前能炼的丹药都试了一遍,炼丹水平飞速提高。

    暮色西垂,厉苍旻回到正房,发现慕容泠还在炼丹,早已经见怪不怪,径直上了床打坐,反常的是,慕容泠居然走了过来,递给他一堆丹药。

    “蓝色的瓶子是辟谷丹,以后凡间烟火少吃为妙,红色是恢复内伤的紫灵丹,绿色的是修复神识的润神丹,你都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的视线从她手上的丹药移到她的脸上,她刚刚才炼完一炉丹,脸上带着疲惫的苍白,眼底泛青,眼神却很亮,显得精神十分亢奋。

    因为有净身诀的缘故,她的身上还算干净,但因为要经常处理灵草,她的指尖染着不知名的药渣残汁,隐约散发出药香。

    接过丹药,指尖不自觉从她的掌心划过,细腻柔嫩,厉苍旻有一瞬间的怔愣,却很快就回过神来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你多久没有休息了?”

    慕容泠愣了一下,自从处理完王府的奸细之后,她一直在房间里闭关修炼和炼丹,体内元力告罄或者神识疲惫之后就开始打坐,打坐完就钻研丹药,还真没有睡过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神色,厉苍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眼中不自觉染上了怒火,“你如今不过是炼元修为,根基尚浅,根本不宜过多损耗,若是再继续不知节制,本王便收回丹简和丹炉,免得你自毁前程。”

    他罕见的怒火让慕容泠感到了心虚,辩解了一句,“我心中有数,不会伤到根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心中有数?”厉苍旻步步紧逼,“你对修士了解有多深?如何知道经常透支元力和神识会不会造成损耗?如何知道你现在的修炼方法是对的?”

    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她的修炼都是独自摸索,厉苍旻所问的这些,她自然是无法回答的,她虽然资质和悟性都不错,但是也不敢妄自尊大地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。而厉苍旻,人家至少有师祖留了传承指点,并不是纸上谈兵的她能比的。

    慕容泠叹了口气,“我知道了,以后量力而行就是。”

    她如今炼丹的灵草都出自厉苍旻,想不节制也不行,他直接断了灵草的供给,她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想到这阵子以来用去的灵草,慕容泠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她似乎一直都在占厉苍旻便宜,凡人界元气不盛,灵草也难得,能够供得起她日夜炼丹,想必葬花宫废了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但是厉苍旻从未在她耳边过一句,无论她需要什么灵草,第二天都能准时送到,似乎灵草满大街都是,根本不费力气。但是她看过灵草图鉴,知道有些灵草生长在特殊地方,还有妖兽守候,普通的江湖高手难以为敌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注意到不少灵草都是新采摘回来的。

    心里渐渐浮现了一个最为可能的答案,她不由看向厉苍旻,“我炼丹的灵草,都是你采摘的?”

    厉苍旻冷峻的脸上一如往常,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,“大部分都是宫中属下采摘的,只有他们采摘不了的,本王才出手。”

    难怪经常看不见他的人影,原来是替她采灵草了。

    心里酸酸涨涨的不出是什么滋味,她以为他断情绝爱,她觉得两人有了隔阂,不过是她个人偏见罢了,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他已经默默地替她做了许多事,若不是她自己发现,估计他会一直瞒下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些事,告诉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感觉到她情绪有些不对劲,厉苍旻有些无措,摸不准她是不是生气了,“如果你介意了,以后本王的行踪,都可以向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觉得好气又好笑,“我要掌控你的行踪做什么,你独自一人去采药,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?早点告诉我,我也可以替你准备丹药,可以多一层保障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没有话,清幽而深邃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,眼中似乎有汹涌的情绪在翻涌,声音深沉而低哑,宛若低喃,“你是在担心我吗?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