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章 秦王府的怒火
    江云音想给爷爷报仇却无能为力,只能求上厉扶尘,但是单单给徐士龙下毒陷害慕容泠是不够的,只有亲手血刃仇人,才是最解恨的方式。w这种情况下,女鬼锦屏和神通广大的厉苍旻出现了,他们的强大给她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   于是,在鬼刺藤幻境的催化下,她成了神通广大的仙人,前所未有的能量和自信充斥于心,她觉得,所有人都该匍匐在她的脚下顶礼膜拜,就算是慕容泠也不例外,更别被她迷得三荤五素又死去的徐士龙了。

    她一时不慎中了敌人的诡计被控制住,但是输人不输阵,对面责问依旧气势如虹,自然坦荡,“他亲口喜欢我,愿意为了我而死,如今成为我报仇路上的垫脚石,光荣牺牲,是他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抬眉,虽然一直到知道这位主儿的脑袋不清楚,但是能把这种无耻的话得如此坦荡的,估计也只有她了。

    承平公主已经气得满脸通红,若不是因为被点着穴,这会儿估计已经冲过来撕人了。而她一旁的厉扶尘从江云音冲进来那一刻就皱起了眉头,手中的杯子攥得紧紧的,敏感地发现了她的不对劲,这副状态,看起来和发疯的慕容华一模一样。闪舞网w

    “这个人你认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指向李铭,江云音循着看过去,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出了影像,“他是我安排在王府的死士,怎么会不认识!”完,她还安抚地看向李铭,信心百倍地鼓励他,“别怕,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李铭几乎要给猪队友给跪了,他已经干干净净地摘掉自己,结果她一来就把他身份捅出来,这女人的脑子是被猪啃了吗?就她一惊一乍地会坏事,果然一语成谶。

    他连忙跪了下来,“王妃容禀,人不认识这个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背叛我!”

    江云音像是受到了整个世界的背叛,对李铭咆哮,“你是不是被慕容泠给收买了,居然敢背叛旧主,等我出去,一定把你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“李铭是你的死士?”

    慕容泠实在不知道她脑补了什么剧场,李铭不是厉扶尘的人么,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人。她的视线在厉扶尘身上一转而过,问着江云音,“杀徐士龙的毒药,你是从哪里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毒药,自然是你给我爷爷喝剩下的,以彼之道还施彼之身,慕容泠,这就是你的报应!”江云音完全陷入了报复的快感中,神色猖狂。闪舞网w

    慕容泠眯了眯眼,还要再问,那厢厉扶尘突然站起来,专注地看向江云音,声音低沉有力,“江姐,你不是回家了吗,怎么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江云音有一瞬间的迷惑,回什么家?她杀了徐士龙之后回到清秋院,就得到仙人点拨,从此是通天彻地的仙人,自然是要手刃仇人了再回家的。她真诚地道了谢,“赵王,你的恩情我记下了,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赵王有什么恩情?”慕容泠冷不丁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赵王对我的恩情……”江云音觉得她问心无愧,根本无需向任何人遮掩,然而她的才了一半,厉扶尘突然开口打断了,他的眼神带着前所未有的柔和与安抚,像是母亲温暖的怀抱,又像恋人甜蜜的安抚,舒适而轻缓,“江姐,你累了,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江云音果然察觉到一股巨大的疲惫从身体里弥漫开来,脑袋混沌,眼睛一闭,立马就歪着脑袋睡了过去,再也没有刚才要猖狂嚣张,唯我独尊的气势,脸色苍白得像一个缠绵病榻的闺阁女子。

    就差一步就能让她亲口出阴谋,却被厉扶尘从中搅合,慕容泠隐忍着怒气,冷声质问,“赵王阻止江云音出真相,难道是心虚不成?本妃记得,驸马去茅房前是和你待在一起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秦王妃难不成还要陷害本王不成?”

    厉扶尘冷笑,愈发怀疑江云音和慕容华一样,被人控制了思想,“本王觉得江姐的状况不对劲,出的话实在可疑,根本不足为信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她亲口承认杀人,还指出内鬼,这还不可信,这案子也别审了。”慕容泠放下江云音,替承平公主解开穴道,“如今真相大白,承平公主还有什么话要的。”

    承平公主胸口剧烈起伏,恨不得把地上的江云音千刀万剐,她的驸马,居然中了对方的美人计,被设计陷害的,简直是在打她的脸。

    现在她对慕容泠的仇恨已经全部转移到江云音身上,“皇嫂,这个贱人和李铭,都给我带回去吧。”她的声音一顿,目光晦涩的看向厉扶尘,把他今日的反常都联系起来,自然而然拼凑出一个借刀杀人的猜测。

    赵王厉扶尘,与今日之事绝对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见她神色千变万化,慕容泠乐见其成,大方地答应把人给她。厉扶尘见此,脸色的不悦已经显露在了脸色,对着李铭使了一个眼色,跪在地上的立马就反应过来,拔出鞋子上的匕首,打算杀掉江云音灭口。

    不管是白穆还是冷秋,都在监视着他的举动,自然不会让他得逞,一人把他制服,另一个卸掉他的下巴,同样在里面看到了与赵三一模一样的毒药。

    慕容泠一番审问,只是为了给承平公主找证据,如今她相信了江云音是凶手,让她把人带回去折腾,至于能不能审问出赵王这一条线,就与她无关了。

    她十分贴心地拍了冷秋和白穆亲自押送犯人,对上厉扶尘阴沉如水的面容,嘲讽地下了战书,“赵王,赵三和李铭是谁的人咱们心知肚明,本妃只想让你知道,秦王府不是这么好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厉扶尘并没有矢口否认,而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“你是不是会控制人心的妖法。”

    “人心不可控,赵王未免太异想天开了。”慕容泠一眼就看穿了他眼底的隐藏的野望,嘲讽地看他,“赵王与其胡思乱想,还不如想想,怎么承受秦王府的怒火吧,相信我,这将是你这辈子都不愿回想的噩梦。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