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章 一切有本王在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慕容冷似乎对李铭更加有兴趣一些,她继续追问,“今日你负责做什么?搭档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李铭顿了顿,十分详尽地回答了她的问题,“人手脚粗鄙,不能就近伺候。为了防止宾客喝多之后坠塘,冷秋总管便让人守在池塘旁,并无搭档。人上茅房的时候,宴会尚未开始。”

    驸马是在宴会开始的时候发现不见的,但是他和李铭到底谁早谁晚,就难以断定了。承平公主不知道她为什么抓着这个人不放,明明那个张总管更加有嫌疑。

    “慕容泠,你是什么意思,依本公主之间,你们王府的总管才是内鬼。”她拍着桌子,“还是,你是要护着他!”

    张明德谦卑地低着头,丝毫看不出被怀疑的惶恐和紧张,似乎承平公主的不是他一样,慕容泠心中也有些疑惑,不清楚他属于哪方势力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十分有争议,比如为什么要把徐士龙的尸体拖进灌木丛中,是帮江云音收尾?还是怕被更多的人看到,引起不必要的骚动?他藏了尸体之后,转头回去宴会告诉了她,看似忠心为主,但是又在承平公主和赵王刚过来的时候叫破瓶子的所属,坑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难道,他也是赵王的人?看来此事过后,她让王府下人种的花,该发挥作用了。

    慕容泠叹了一口气,张明德动机不明,暂且按下不谈,毕竟他并没有杀人,也不是帮凶,真正的帮凶是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李铭。

    “承平公主,你若是想抓到凶手,就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话的,现在你们秦王府杀人,还如此嚣张,真当本公主无人了!”正经历着丧夫之痛的承平公主顿时被她的语气的激怒了,若不是她身边的丫鬟被限制了行动,不能出去通报消息,她何至于孤军奋战,被慕容泠和厉苍旻压得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怒,驸马死了,她居然质问的权利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脸上毫不见悲色和惊慌的慕容泠无比刺眼,她的从容淡定,稳操胜券,是因为死得人与她无关吗?

    “慕容泠,你别欺人太甚!”她抓起桌子上的茶盏,里面装着滚烫的茶水,对着慕容泠的脸泼过去。

    慕容泠眉头一皱,忽然眼前一花,厉苍旻就挡在她面前,滚烫的茶水全部浇在他后背,晕染出一片深色。

    “我能躲过去,你挡上来做什么!有没有被烫到?”慕容泠看着他湿漉漉的后背,语气有些急,转而怒视布景板一样的侍卫,“白穆!你是怎么保护你家主子的!”

    “属下知错了。w”但是,这个错,下次还是回犯的。

    白穆默默地在心中念叨了一句,一脸无辜,他保护的是主子又不是王妃,谁知道主子会冲上去英雄救美。刚刚茶水泼过来的时候他也犹豫了下,要不要冲上去挡了,现在看来,他刚才的犹豫是对的,敢抢主子的风头,又不是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看看,被王妃关心的主子,眼神多温柔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白穆是怎么看出温柔来的,在慕容泠看来,此时的厉苍旻与往常无异,板着一张俊脸,不苟言笑,眼神深邃如潭,根本看不出丝毫特殊的情绪。

    唯一称得上逾越的,也只是抓住了她的手,沉稳地了一句,“我无事,不过是热茶水,还伤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一怔,心知是她关心则乱了。眼前这个不是痴傻的秦王,而是比她还厉害的筑元期高手,凡铁都不一样能破开他的防御,更别是普通的茶水了。

    关心则乱,真是一个让人复杂的词语。

    她不合时宜的愣神,惹得厉苍旻多看了一眼,但他很快就移开了视线,再看向承平公主时,视线已经冷得冻人。

    他放在桌子上的手轻轻地敲了一下,白穆立马就反应过来,在承平公主惊恐地视线中,伸手点了她的穴,“公主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承平公主的眼神几乎能喷火,厉扶尘眼皮子一抬,非常不赞同地道,“皇兄,承平的驸马横死,情绪激动些实属正常,你让属下点了她的穴就太过分了,她毕竟是我们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重新坐回位置上,握着慕容泠的手也松开,“本王若不是顾念血脉亲情,她早已经和她的驸马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承平公主的脸青白交错,厉扶尘却没有了声音,像是从未认识厉苍旻似的,盯着他怔怔出神,眸色黑沉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纷争过后,大厅重新恢复了安静,刚刚被承平公主打岔,慕容泠差点忘记了刚才的问题,好在她如今神识强大,记忆力更是过人,不过眨眼就想了起来,看向李铭,“你去茅房向谁请的假,什么时候销假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府的管理自有一套方法,下人不可随意走动,更别是在宴会上了,安排了岗位必须要有人守着,离开时必须要向上级管事请假。

    当然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从来不乏有偷奸耍滑之人,趁着管事不注意乱走动的大有人在,此时的李铭就扮演了一个心虚忐忑地下人,心翼翼地着,“王妃恕罪,人心想着上茅房要不了多长时间,心存侥幸,便没有请假。”

    这么来,根本就没人注意到他的行踪了,他到底离开了多长时间,也没有人清楚了。

    审判似乎进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李铭的行踪,慕容泠了如指掌,但是她了解的途径不能言明,根本无法作证,不然就不必要白费力气审问了。当然,她也可以不必审问,不管承平公主信不信,直接他是帮凶就是了,这世上从来都是靠拳头话的。

    但是,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赵王,她不得不考虑到这件事产生的连锁反应,若是不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地查出真凶,秦王府将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似是看出她的为难,厉苍旻看向她,眼中闪过一抹流动的暗色,“查不到没关系,一切有本王在,全杀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记起他的凶残,嘴角一抽,“别,我还有底牌没用呢。”着,她转向了主宠契约传音,“鬼刺藤,你那边怎么样了,到底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