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章 请王妃明察
    清秋院外。w

    厉苍旻刚进去不久,厉扶尘和承平公主就追着慕容泠赶过来了,看到清秋院异常的浓雾,顿时大吃一惊,连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慕容泠拧着眉没有回答他们,等到浓雾发生爆炸,厉苍旻的身影显露出来,她急匆匆地跑进去,“情况怎么样?除掉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她消失了。”厉苍旻摇头,视线依旧在四周逡巡,企图寻找出女鬼藏身的蛛丝马迹,结果发现慕容泠正盯着江云音看,不由一怔,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气息有些不对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蹲下去,掐了一个回春诀过去,依旧没有反应,心中那股诡异感愈发浓郁了,江云音身上的生机似乎变得微弱了,多了一丝阴冷,难道是被刚才的鬼气影响了?

    “她被我打晕了,身体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厉苍旻也发现了不对劲,他下手并不重,这时候应该醒来才是,他知道慕容泠对气息敏感,这个江云音不定是发生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们研究出什么,承平公主已经走了进来,她的视线在厉苍旻手中的剑和地上的江云音绕了几圈,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惊疑和怒火,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慕容泠,你的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地上躺的这个。w”慕容泠指着江云音,轻飘飘地把刚刚的异常揭过,“她想畏罪潜逃,被王爷制止了。”

    承平公主对江湖的路数并不熟悉,还以为刚才那诡异的浓雾是什么特殊的武功或者毒物,并没有深想,但是厉扶尘就不同了,他知道江云音的能耐,根本就不能制造出这种程度的浓雾。

    而且,厉苍旻怎么会在这里,他不是还在宴席上吗?刚才的院子里,肯定是出现了某种强大的存在,他发现后赶过来了,让江云音遭遇了池鱼之殃。

    当然,厉扶尘不会好心地把推测出来,而是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,“皇兄怎么会在这里?难道你早就知道江云音是凶手?”

    厉苍旻的在这里,可以解释为捉拿凶手,但也可以算做杀人灭口。从徐士龙死亡到发现他尚未僵硬的尸体,间隔的时间并不长,没人相信他会这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凶手,后者反而更加有可能。

    承平公主不自觉被厉扶尘牵着鼻子走,心中愈发怀疑,看着厉苍旻和慕容泠,好像在看着一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,“我看你们根本早就设计好了,一环扣一环,联合起来陷害我的驸马的。如今被我们撞破杀人灭口现场,便开始栽赃陷害,你以为我是傻子吗!”

    厉苍旻丝毫不理承平公主的悲愤,淡淡地回了一句,“本王要杀徐士龙,轻而易举,不必借他人之手。w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!厉苍旻,不要意思父皇宠你,就可以这么瞧不起人!”

    承平公主暴怒了,冲过来要打他,结果厉苍旻只是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,她就如坠冰窖,从心底升起了本能的畏惧和后怕,总觉得自己与死神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慌,连忙避开这个让人害怕的视线,把怒火集中到慕容泠的身上,“慕容泠,空口无凭,你凭什么她是凶手!她现在被大皇兄打晕了,不能话,随便你们怎么都成。”

    “本妃她是凶手,自然是有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泠刚刚不话,把院子里里外外都转了一圈,从花草口中打探了不少秘密,基本上已经把事情经过推演得**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秦王府中有内鬼,等本妃把内鬼查出来,驸马被害死的真相就水落石出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时候,她特地看向厉扶尘,见他只是微微皱眉,并没有出现担忧之色,忍不住冷笑,他以为的天衣无缝,到了她这里,一切阴谋都会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此时,花园宴会。

    秦王和秦王妃先后离开,连赵王和承平公主都不见了身影,在座宾客都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,直到王府的下人突然请他们提前离开时,所有的猜测都成了确认——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发问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冷秋的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,客气道,“请大人见谅,奴婢不过是下人,只负责传话,并不知道具体原因。”

    她的嘴比河蚌还严,根本撬不出什么消息来,众人只好带着好奇离开了。等到宾客都散尽,再无外人,冷秋脸上的和善客气都变成了冷然,对着满园子的下人冷冷地吩咐道,“王妃有令,王府所有下人去花厅集合。”

    欢欢喜喜的一场宴会,结果尴尬收场,府中的下人心中惴惴不安,与冷秋一同去了花厅,待看清里面的阵势,脸色更是浮现了震惊和仓皇之色。

    王爷与王妃一脸严肃地坐在上首,旁边是红着眼睛的承平公主和一脸平静的赵王,而花厅的中间,则是躺着一个已经僵硬掉的尸体,而这具尸体,却是承平公主的驸马——徐士龙。

    驸马居然在王府死了!

    此时绝对不能善了了,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。

    慕容泠的视线冷冷扫过,重点落在某几个人身上,直到气氛凝固到了极点,她才缓缓开口,“如你们所见,驸马被人害死了。害死驸马,并不是一人所为,而是团伙作案,而这些人,就藏在你们当中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众人惶然,生怕自己被指认成帮凶,命不保,纷纷开口,“请王妃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安静。”

    冷秋冷喝,众人连忙闭嘴,忐忑不安地看着慕容泠。慕容泠这才继续开口,问道,“负责宴会酒水的主管是谁?”

    人群中立马走出一个脸色发白的中年管事,“回王妃的话,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竹叶青是你挑选和看管的?”

    见他点头,慕容泠又问,“除了你,还有谁接触过宴会用酒?”

    中年管事知道此事关乎他的命,连忙回想,“人知道酒水重要,从酒窖拿出来之后就亲自看守,除了如厕,从未离开过视线。”他话音一顿,恍然大悟,往人群中一指,“是了,当时人离开,拜托了赵三帮我看着的。王妃,一定是赵三有问题,人与他本来就不熟,他突然来找人话,肯定有鬼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他的指向,落在名叫赵三的男仆身上,尖嘴猴腮,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傻王独宠:异能狂妃太嚣张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